当前位置:旅游特色
触摸丽江古城
2008-07-28 13:59:51     华夏经纬网
  

    “城市是本打开的书”。一座城市,总以一种特有的语言,在向我们展现和表述着它独有的特征。我也习惯用瞬间印象去阅读一座城市的人文景观,于是,怀着一颗敬仰的心,走进了丽江,试图去触摸她跳动的脉搏。

  丽江古城是世界上惟一一座没有城墙和城门的小城,两个巨大的转动的水轮算是城池的起点标志。玉龙雪山奔驰而下的清泉,在水轮下汩汩流淌,将一大一小的两个水轮冲撞得如日月一样不停地转动。它似乎在向人们昭示,水是古城的动力,是古城的血液和灵魂,没有水,古城就失去了活力,就缺少生命的灵气。

  是的,丽江是水筑的古城。“城依水存,水随城至”。从城头出发的水,明淌暗流都潜入城池,形成纵横交错的水网。聪明的纳西人,沿水造屋,逢河架桥,水边铺起石板路,沿路摆开店市。河边路旁,遍植柳树,柳丝轻摆,遮屋拂水,把水与屋牵到一起。水傍街,街依水,家家流泉,户户垂柳,形成了“小桥、流水、人家”的建筑架构,故有“高原姑苏”的美称。穿流于古朴轻盈的木屋之间的水,无拘无束,活蹦乱跳,轻歌曼舞。清澈见底的活水把条条水草梳洗得如刚洗过的秀发般蓬蓬松松,清清爽爽,成为水中的一道风景。临街上桥,与流水对视,心头犹如清泉流淌,古乐吟唱,久久不想离去。

  古城的水是流动的,然它似乎是有形的。四方街是古城街巷的心脏,它成矩形,并不四方,却通向八方。四大主街和两条侧街均从它的四角和腰部左右辐射开去。每条主街又分出诸多小街窄巷,形成逐层外扩的格局。顺着这个格局,散布全城的河、渠、井、塘的水,也就有长,有圆,有方。四方街地势稍高,从这里放闸流出的水,漫坡过市,像一泼涨潮的先行水波一样,卷走污尘弃物,使玉花石条铺就的古城街巷光滑洁净,光亮如初。人们可以从那凹凸斑驳的石板上读出这条滇藏茶马古道的历史沧桑,读出古城的文明习俗。

  有水必有桥。桥是丽江古城的腰脊,连接着四通八达的小巷,牵动着小城交流的脚步,擎起马帮车辙的声响。廊桥、木板桥、石板桥、石拱桥,样式多彩不一,而大石桥在三百多座石桥中脱颖而出,成为众桥之首,那桥下玉龙雪山的倒影,清晰可鉴,便有“映雪桥”之别称。双石桥,则成为城内桥之鼻祖,担负起四条主要街道汇聚与分支的重要任务,那几百年不弯的脊梁,驮起古城昨天的喧嚣与今天的文明。旁边的水车,被风雨剥蚀的斑驳面孔,如同一双含情脉脉的眸子,注视并记录着古城的故事。历经多少年的沧桑岁月,她仍在忠贞不渝地守护着双石桥,与如梭的日月一同不知疲倦地转动着。那扬起的水声,似歌,似乐,似天籁之音,余韵袅袅。那小桥流水的世外桃源,仿佛绝代名姝,洗尽铅华,那般风情,令人难以抵挡。

  古城瓦屋,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充分体现出纳西文化的特色。亲近小屋,凝视那琉璃彩瓦,仿佛走进了历史的迷宫。只有细细品味与构思,方可想像出昨日的风华正茂。那早已飘摇的镂花古窗,仿佛一双深邃的眼睛,向人们传诉着这屋内屋外曾经的喜怒哀乐,曾经的时尚与年轻。抚摸着早已褪色的门楣,模糊的画笔,粗朴的质感,是曾经的精致。推开门的吱呀声,仿佛苍凉的记忆从沉睡中醒来,慵懒地打了个哈欠。迈进去,如同穿越了时空的隧道,那一脚踏空的晕眩,悄然若失而不知今夕何年。穿过窄窄的小石弄,顺木制的台阶拾级而上,一望无际的脊形屋瓦中木府巍巍,鹤立鸡群,气势恢弘,如同到了“紫禁城”。难怪徐霞客云:“宫室之丽,拟于王者”,成为当代的创世史诗。民宅建筑群体均为“走马转角楼”式,外拙内秀、玲珑轻巧,不愧为“民居博物馆”。还有那院落,皆是“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形式,加之南国各类翠竹及四时花木点缀期间,形成人与自然的美好和谐。屋檐上的不会飘摇的茸茸鲜藓,依椽而附,那是一位有生命的老者,是百看不厌的竹笺,是朝代更替的印记,仿佛越是苍老,越发厚重,越显生机。而屋顶的片片灰瓦,则接受着几百年的日月精华,镌刻着风描雨绘的流年。

  这里的人们尊重知识,石坊古门上的“天雨流芳”,译成汉语是“去读书吧”!你不得不佩服这里的人们崇尚生活的雅兴,那“含烟翠莜共诗瘦,啄麦鸡黄佐酒肥”的诗句,就是最好的见证。你也不能不被“有九座大楼房,可是夜眠不过一张床”的谚语所折服。平和的心态让他们淡泊名利,宁静致远。所以才有这里的男人一生只有七事可为:“琴、棋、书、画、诗、酒、茶”。

  古城的东巴文字是目前世界上保存下来的惟一的活的象形文字,这1400个单字及丰富的词语,不仅存于2000多册的经文里,涉含了哲学、历史、天文、宗教、巫医、民俗、文学艺术的各方面,还体现在手工作坊的艺术装饰上。

  商家的店门敞开着,浓浓的艺术味道在古城的上空蔓延。玉器银器精巧别致;各色图案的羊毛披肩高贵典雅;蜡染扎染的壁画尽展民族风情,木刻木雕浑朴苍健,小手工艺品新颖独特。各种式样的木铃铜铃叮叮咚咚的脆响,就连百岁的老太也坐在小板凳上摆出了自制的土烟、香包等一些小物件。而这些大大小小的物件上都或雕或刻,或织或绣的嵌着东巴象形文字,平添了许多风趣。

  触摸丽江的脉搏,她在温温地跳动着。

来源:云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