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旅游特色
香格里拉:尘世外的净土
2008-07-28 13:57:15     华夏经纬网
  


香格里拉

那一片高原的月色

  从成都到达新都桥的那个晚上,一弯新月悬挂在高原深蓝色的夜空中。清冷的月色,淡淡地照在四周苍翠的的群山上。

  高原反映如期袭来。头疼的要炸开来。同伴们都已经早早躺下。谁也没吃晚饭。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力气从旅馆的三楼走下去再走上来了。

  站在旅馆露台上,风吹过。穿着厚厚的冲锋衣,依然是刺骨的冷。空气中弥漫着酥油茶的香味。这一刻,我终于明确地知道,我已经不在江南,不在有着漫长夏天的杭州了。这里是高原的秋天。这里是藏区。

  风中隐约传来优美而深情的旋律:

  “骑着马我本想走天涯,却发现这里就是我的家。

  草原上绽放着七彩花,悠悠传来馨香土泥巴。

  哦,香格里拉,美丽的香格里拉 ……”

  藏族歌手在歌唱着自己的家乡,歌声传到远方,吸引着无数远方的客人来探访美丽的香巴拉。川滇交界区域的大香格里拉圈,成为这几年背包客的旅行热线。下一站,我们将进入世界高城理塘,然后去巴塘的措普沟,再然后去稻城亚丁。一路沿川藏线转道滇藏线,到云南的德钦、去梅里雪山转山,最后到中甸。


香格里拉

  月色清冷,照出我孤独的身影。

  走这条线,是因为一个叫拉姆的朋友。拉姆是她的网名。因为喜欢西藏,深爱着那块土地,给自己起了个藏族名字。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进藏了。

  她在前面,提前一星期出发,也是川藏线。一路发来短信,告诉我有哪些地方值得去一看。她说,去措普沟看看吧,那里有你向往的纯净。

  她是要去走墨脱的。那条朝圣之路。

  墨脱是隐秘的莲花。

  在某种意义上,墨脱作为一种象征而存在,在世界第一的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深处,是全中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的县城。徒步进出,要翻越两座五千多米的雪山,需要整整9天的时间。走墨脱的意义,也就在这抵达的险途中。

  这也是我一直想走的一条线。出发前,她对我说,一起去走墨脱吧。

  要不是一早约定了游伴去香格里拉,也许就和她一起走了。她说,那我先去,替你探好路,你下次去就方便了。

  离开理塘,她们就进藏了。而我们,是要从理塘去稻城。这个时候,她们应该已经在前往墨脱的路上了吧。打过她的手机,一直联系不上。我知道,那段路上没有信号。

  我想,她们一定也能看见这一片高原的月色。我们共享着同一轮明月。

  月光如水。


香格里拉

  措普沟,远离尘世的净土

  措普沟就是这样捡来的。原本的计划里没有它。因为“纯净”这两个字,行程中临时增加了它。回来后想起来,这是拉姆送给我最后的最好的礼物。

  关于措普沟,我的文字太匮乏了。我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它。我无法想象,世界上真的会有那么宁静安详超凡脱俗的地方存在。

  那个晚上,到达沟内唯一可住宿的地方措普寺时,已经是快10点了。周围没有任何灯光。抬头看见漫天的繁星。那么浓密。铺天盖地。感觉一伸手就可以抓到一大把。站在旁边的同伴晓汐,都不敢大声说话,怕惊动了整个世界的宁静。压低了声音惊叹道:天哪。怎么会有那么多那么亮的星星啊!

  不说话。静静地站在星空下的措普沟,呼吸着高原的深秋带着寒意的清新空气,听见风吹动树林发出的哗哗声。脚下已经及膝高的小草在风中摇曳。

  寺里那个只有八岁的小僧人,看见有客人到,很高兴。到草地上来和我们玩。跑到前面几步远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然后又作猛虎状突然跳出来,继而高兴得在地上打滚。

  那晚,我们住在寺内25元钱一晚的大通铺上,吃的是酥油茶和糌粑,在远离尘世的宁静中安然入眠。那晚,摄影师大胡子在外面拍星星,很迟很迟都没有回来。他说,一生都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夜空。

  早晨起来,看见草原上水草金黄,群山层林尽染,就连沟谷内的灌木也红了。神山扎金甲博峰,积雪反射太阳时金光沐顶,溢彩流霞。山林间云飘雾绕。

  躺在草坡上,静静享受和煦的清风以及懒洋洋的阳光,呆望远方的雪峰峭壁翠林,闲视眼前流动的牛羊牧童,聆听溪流低吟雀鸟浅唱花落无声,这样的时候,突然觉得,生命最美好的享受莫过于此了。很多时候,我们苦苦追求的,却是与生命美好无关的东西。都市拥挤的人流里,我们追逐着生命的价值,拷问着生命的意义。却始终不明白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措普寺有两个研究生,在那里一住就是半年。两个人住大通铺隔壁的小房间,楼板上堆着他们的铺盖,吃的是酥油茶方便面。为了记录研究高原岩羊的生存和繁衍。我问,研究这些的意义是什么?回答说,生命的存在就是生命存在的意义。

  草地上有牛羊在悠闲地散步,藏族小姑娘欢快地向着我们的北京吉普跑过来,脸上有灿烂的笑容。在她那欢快的脚步上,我看到了生命的美丽。

  神峰下是被森林环抱的碧翠如玉的措普湖、姊妹湖、许愿湖,清晨有轻烟白雾飘于湖上,胜似“西天瑶池”。湖中生长许多高原裸鲤鱼和细鳞花鱼,听到喇嘛和尼姑在湖边发出“呜呜……”的喂食声,便会成群结队蜂拥而来。当你把手放入水中时,就会有许多鱼来“亲吻”你的手,或跃出水面向人行“见面礼”。

  离开措普沟的时候有些伤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藏族小姑娘恋恋不舍的眼神,眼泪就无法控制地流下来。内心里有祝福送给她,希望她能永远那么快乐。傍晚的阳光很柔和,斜斜地照在草原上。金色的草地散发出清香。北京吉普渐行渐远,小姑娘挥手告别身影越来越小,最后和那片秋日斜阳下的草地一起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


 来源:云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