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旅游特色
艳遇丽江:沉醉梦里温柔乡
2008-07-28 13:54:26     华夏经纬网
    

  十年前去过一次丽江,至今怀念它的闲适和安逸。那时候游客不多,古城尚且空旷,房屋清雅秀丽,溪水活泼欢畅,商户中时常有令人惊喜的工艺品。那时候对它相见恨晚,更恨相聚太短,从此心心念念的要回来。

  这一次阴错阳差,丽江从旅途的收梢变做起点,大年夜从昆明坐上夜车,新年凌晨睁眼,便来到丽江地界。

  丽江其实不独丽江,还有大研和束河两座古镇,这一次,终于都去遍。只是现在,古镇都落进同一个套路里去了,不过是人多人少,店密店疏的区别。

  大年初一,在纳西族是上坟的日子,原本还担心他们都出门去了,却发现,在四方街,没有一家临街的铺面不在营业。牛肉干藏药到茶叶,从民族服装到银饰和披肩,没有什么是不能贩卖。而束河的红灯笼,也未必就比四方街上少一点,饭店酒馆,到处是温柔的招唤。

  我想这已经完全是外乡人的丽江了,是用小桥流水和自然风光,用少数民族历史和现代人愿望拼凑出的大杂烩了,它是那样美,美的不知所谓,除了灵魂,什么都不缺。

  在那个慵懒的午后,我也想找个阳光洒落的酒店,浮生偷得半日闲,然后春风沉醉,不需归去,不问今夕是何年。我想这是大多数人的向往,到丽江后要追求的境界。我们都愿意把它当做温柔乡,销金库,在这里消磨意志,浑噩度日。我们都爱它,所以要把它变成我们想要的样子。

    当我穿过许多人潮汹涌的街道,也找不到一个清静的角落,我终于想逃回去了,它只是个失乐园,剩下一个美丽的躯壳,延续游客对于浪漫的向往。

  有许多店铺,都挂着转租的招牌。也有朋友曾在丽江开过小店,每天看雪山,晒太阳,让我们这些朝九晚五上班的人,恨到牙根痒。然而他终于还是回去了,所以我想那些转租的招牌,是不是代表了一个个破灭的梦想呢。逃出一个桎梏,又奋然跳进另一个,如今的丽江,不就是城市的缩影吗?不要说你是为了做闲云野鹤,你肯象纳西族人一样,年里休息,放弃黄金周的商机吗。你肯不趁机提价,涨个几倍房钱吗。你不用辩解,我也可以谅解,我们都是从商业社会走出来的人,贴着急功近利的标签,终身不能洗净。

  在被外乡人占据的丽江,已经很难辨认出真正的纳西族人了。显而易见的,只有那些老太太。她们都有被岁月侵蚀的不成样子的脸,对于外乡人的侵掠,我想她们一定茫然不解,幸好她们还能结伴聊天跳舞,保持那种旁若无人的欢快姿态。她们穿的衣服,在人群中也很好分辨,象征披星戴月。她们恐怕是中国最勤劳的女子,包揽了内外一切活计,据说只有在年初一,才有让丈夫煮一只鸡蛋的权利。可是辛苦,并没有妨碍她们的幸福,大概我们都错了,我们爱去丽江,是因为一直以为,只有无所事事的懒散,才等同于幸福。

  朋友发来的短信,都是提醒我在丽江要抓紧艳遇。艳遇是什么呢,是欣喜若狂的相遇,和依依不舍的别离,然后从此,不必出现在彼此的生命里。我想我是没有艳遇的体质,从来没有期待过,萍水相逢的感情,总觉得回客栈泡杯奶茶,和在酒吧喝咖啡一样实际。可偏在昆明回上海的飞机上,遇到了`艳遇`的前辈,这么巧,在丽江的时候,朋友还念叨她的事迹。

  她在丽江的酒吧里,遇见一个唱歌的男孩,缠绵到一发不可收拾。现在她们结婚了,男的在上海学了音乐,却受不了上海昏暗的天气,还是要回去。我们遇到她的时候,她刚去过男孩的老家,他送她到丽江,然后她独自回去。

  我那样崇敬的看她,听她讲他的家乡。那是金沙江边的一个小村落,没有自来水,在露天洗澡,需要有人放哨。太阳出来的很早,落下去很慢,没有钟,不看表,时间是用来浪费的,日子漫长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里实在太偏僻,太遥远,她去结婚,却没有伴娘肯跟去,连我都快替她委屈了,然而她说着就笑了,全是不以为意。

  我想艳遇的最高境界,大概就是平淡生活,就象绚烂过后,终究归零。


 来源:云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