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南时讯
云南个旧原副市长沦为阶下囚 1700余字忏悔堕落
2008-11-20 08:11:11     华夏经纬网
   核心提示:云南个旧原副市长王建国因涉嫌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今年4月,他在检查院写下1700多字的《悔过书》,称自己交友不慎,“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08年10月30日,对于云南省个旧市原常务副市长王建国来说,绝对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这天,玉溪中级人民法院对他涉嫌受贿117万元人民币和1万欧元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有期徒刑 13年,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

王建国简历

曾经的辉煌

今年42岁的王建国,曾经有着令人羡慕的人生轨迹:毕业于云南工学院,担任过建水县烟叶复烤厂生产科长、建水县临安镇镇长、建水县建设局局长、建水县县长助理等职。2002年3月,被调到个旧市委,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06年6月,担任个旧市委常委、副市长;今年3月,成为个旧市常务副市长。

堕落

懂事“朋友”功不可没

王建国的堕落,建水县某建筑公司经理施某某可谓“功不可没”。

现年43岁的施某某系云南泸西人,初中毕业后一直在临沧、丘北等地打工。1987年组建了一个施工队,在个旧、建水承包土石方等建筑工程,因没有取得施工资质,加上人生地不熟,工程做得异常艰难,而与王建国的认识给他带来了“转机”。

1995年底,通过朋友介绍,施某某认识了时任建水烟叶复烤厂生产科科长(负责烟叶复烤技术和基建工作)的王建国,当时,为人温和谦逊的王建国给施某某留下了深刻印象,王也对这名“出身贫寒但勤奋努力的同龄人”比较同情。多次来往后,两人成了“朋友”。交往中,施某某希望王关照,王当即表示“一定帮忙”。

1996年,王建国任建水烟草公司副经理,负责公司各个乡镇烟站烟点的建设工程。期间,烟草公司与红河州某建筑安装公司签订了施工合同,在王的“协调”下,没有建筑资质的施某某通过挂靠红河州某建筑安装公司的方式,承包到了建水县烟草公司官厅烟站、庄子烟点的建设工程。为感谢王建国“帮忙”,1996年的一天晚上,施某某将王约到建水县城的一条路边,在自己的面包车上,将用塑料袋装着的5万元人民币送给了王。

这次工程,施某某捞到了第一桶金,而王建国也第一次尝到了权力带来的甜头。后来,王建国无论碰到什么工程,都不忘照顾这位“懂事”的朋友,两人的“友情”也日渐密切。

“朋友”

权力“市场”最大“买主”

1997年至2000年6月,王建国先后担任建水县烟草公司副经理、建水县临安镇镇长、建水县城乡建设保护局局长及建水县县长助理,期间帮施某某搞到三个工程,让施赚得盆满钵满,公司也不断壮大,而作为回报,施某某分四次送给了王建国55万元。

致富之后的施某某不忘“感恩”,直到王建国调到个旧市工作,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市政府副市长之后,还不断追随王建国并适时给予“资助”:2002年底,王建国在吃饭时对施某某说自己最近手头有些紧,几天后施某某将10万元奉上;2003年5月,施某某在自己的丰田车上把事先准备好的8万元送给了王建国,同年8月又送给王建国15万元;2007年8月,王建国在广州市黄埔区挂职经贸局副局长,施某某专程乘飞机到广州看望,并将一个装有1万元的大信封送给了王建国。在王的仕途升迁过程中,施某某成为其权力的最大买主:两人9次权钱交易的金额高达94万元。

另据查明,王建国在调任个旧市组织部长之前,除收受施某某的贿赂之外,还利用职务之便,于1996年至2001年春节期间,7次收受红河州某建筑安装工程公司顾某某送的16万元。

贪婪

挂职锻炼也不忘捞钱

2006年6月,王建国从个旧市组织部长升任市委常委,任市政府副市长,分管城建工作,今年年3月,任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随着权力的增大,他的贪欲也进一步膨胀。

2007年,个旧某房地产公司经理杨某某与红河州某房地产公司合作开发个旧市金湖尚城项目,在工程报批过程中认识了王建国。因该工程涉及到三家寨村民的拆迁问题,杨某某多次找到王建国,请求王亲自出面协调。为尽快让工程启动,杨某某不忘适时地给王建国送“好处费”,分别于2007年8月、2008年春节前,在广州黄埔区王挂职的宿舍和昆明市区送给王1万欧元和1万人民币。期间,王建国多次主持相关部门负责人参加协调会,要求并签批了锡城镇向个旧市政府请示的三家寨村开发改造项目拆迁安置意见,杨某某得以顺利施工。

2007年8月,云南某房地产公司总经理许某,为能在个旧市阳关小镇房地产项目的规划、开发上得到王建国的支持和帮忙,借出差的机会找到了当时在广州挂职锻炼的王,将一个装有5万元人民币的大信封放在王建国的床上,王建国毫不客气地“笑纳”了。此外,王建国还于2008年春节,在个旧市一个茶室里收到了许某的1万元“过年费”。

伏法

常务副市长沦为阶下囚

今年4月,省检察院在办理其他案件中发现了王建国涉嫌受贿的线索,4月7日,省检察院指定管辖,将案件交由玉溪市检察院办理。

经过玉溪市检察院反贪局近2个月的艰苦侦查,终于查清了王建国的全部受贿事实:王建国从1996年至2008年案发前,先后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建设及房地产开发过程中,多次收受钱财共计117万元人民币和1万欧元。在侦查过程中,反贪局共追缴赃款1273245元人民币,挽回了全部经济损失。

8月14日,玉溪市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向玉溪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玉溪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后犯有受贿罪,依法判处王建国有期徒刑13年。

《悔过书》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交友不慎”

王建国在前途最辉煌的时期跌进了犯罪的陷阱,面对自己曾经的荣耀和沦为阶下囚的反差,4月14日下午,他在玉溪市检察院写下了一篇长达1700多字的《悔过书》。

对于自己的犯罪原因,王建国说:“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交友不慎。我发生错误就是从施某某身上开始的,我和他是同龄人,容易沟通,加之我对他出身贫寒但勤奋努力的精神比较欣赏,在不违规的前提下为他提供了一些帮助。他一次次地送钱给我,我一次次地收下,让我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检察官

贪官都爱“傍大款”

前面的独白道出了王建国受贿的心路历程。办案检察官分析说:“喜交朋友”并不是贪官王建国的专利,在近几年查办的职务犯罪案件中,这一现象带有普遍性,“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这是一些贪官扭曲心理的真实写照,贪官都爱“傍大款”,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从“大款”那里捞到更多的“好处”,当然“大款”也能借贪官之手打通各种关节,给自己带来可观的利润。事实上,王建国与施某某并非纯粹的朋友关系,而是建立在互相利用基础上的庸俗关系,也即“大款”傍大官、大官傍“大款”,实质上是赤裸裸的官商结合,权钱交易关系。这种用金钱和权力堆积起来的“友谊”注定是难以长久的。(记者周定兵 通讯员肖凤珍 雷红)

《悔过书》:

“我此时此刻的心情,被悔恨、内疚、痛苦所包围……我内疚自己的错误行为给自己年迈的父亲,在他们平安地走了一生,安享晚年时,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让他们辛苦一生对儿子的培养,化为乌有;给自己的妻儿带来无法形容的伤害,让妻子在今后的岁月里要独自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承担起对一双儿女的抚养,让一对没有成年的儿女,今后要在父亲给他们带来的耻辱中生活一生。”(来源:云南信息报 )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