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南时讯
直击“追象”现场
2020-08-13 11:22:45     华夏经纬网
  

  新华社昆明8月12日电(记者姚兵 严勇 孙敏)8月8日晚上9点20分,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勐阿镇嘎赛村的一条水泥路上,“老大”突然现身。

  普宗信一个人拿着手电筒往前走,快到拐弯处时发现了它,直线距离仅20米。他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往回撤。脚步声不大,目的是为了不惊动这头成年亚洲象。撤到安全距离后,老普松了口气。

  “目前县里有两头野象在活动。‘老大’就是其中之一。找到它了,我们心里才踏实。”普宗信掏出手机,在无人机拍到的照片下附上一段大象活动位置的文字信息,将其一并上传至亚洲象预警平台。随后,他复制好文字,粘贴到朋友圈和周边村寨微信群,让他们及时做好防范。

  普宗信名字不好记,外人都喊他“老普”。

  老普动作很熟练,整个过程不到3分钟。作为当地的一名亚洲象监测员,类似于这样的预警信息,他每天至少要发布一到两条。遇到亚洲象活动频繁时,老普在野外待的时间更长,发布的次数更多。

  野生亚洲象是中国一级保护动物,境内主要分布在西双版纳州、普洱市等地,数量在300头左右。8月12日“世界大象日”前夕,记者与老普等亚洲象监测员一路同行,直击“追象”现场。

  “我们及时发出一条预警,就有可能避免一次人与象的正面冲突。”老普说。

  话音刚落,“老大”身后闪过一道亮光,紧接着发出一个急刹车的声音。随行的无人机飞手向志杰说,幸亏司机发现及时,没有往前继续开,要不然会惊扰到野象。晚上最担心的就是发生人象冲突,需要锁定大象活动区域,并及时通知村民不要外出。

  结束监测,老普看了下表,已是晚上11点半。四处无人,只剩下虫鸣和蛙叫。确定没人再过来,他和同事才着手收拾设备回去休息。“有象活动的地方,就得守着。谈不上有多苦多累,慢慢已经习惯了。”

  第二天早上6点钟,他们又准时出现在“老大”的活动区域。

  “天一亮就有农户外出劳作,我们得赶在他们下地前找到大象。”老普边说边往前走,顺手捡起路边散落的甘蔗和玉米。“这家伙聪明得很,只吃中间嫩的部分,鼻子动起来比我们吃东西还灵活。”

  这时,向志杰升起了无人机,配合着老普继续搜索“目标”。

  老普个高,走起路来很快。发现几个大象脚印后,他顺手找来一截树枝。“直径快30厘米了,就是‘老大’!”说完,老普继续往前走,发现了大象粪便。他往上面踩了几脚,蹲下身,直接拿手扒开找线索。

  “看上去有些新鲜,说明它离开时间并不长。你们看,这些残渣里有包谷和甘蔗,都是昨晚吃的。”老普说,干这份工作首先就得把脚练好,遇到野象攻击随时准备逃跑;其次就是不怕脏不怕苦,还得耐得住寂寞。

  正准备起身,向志杰打来电话:“老普,无人机拍到象了,你们撤回来!”

  在无人机拍摄的画面上,记者看到一头亚洲象正在茶地里“晃悠”,时不时还拿鼻子卷土往后背上甩。老普第一时间拍图发了预警信息,转身扛起一块写着“野象出没,禁止通行”的标牌竖在路口。

  这天,村民王光新骑着摩托正准备外出干活,刚到路口就被老普拦了下来。“多亏了这些监测员,要不然上山就遇着象了。我们现在防范意识也好了。”他说。

  做完这些工作,老普和同事才开始吃早饭。“若是监测象群,我们就会一天忙到晚,直到它们上山。这还得看它们心情。”老普说,上个月,他花两个多月工资买了台新手机,想拿它拍出更好的照片。

  那台旧手机里,除了几张家人照片,全部都是关于亚洲象的“日常”,多达上千张。(完)

来源: 新华社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