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文章中的链接 繁体   简体  

 


可可西里:美丽与苍凉交织

2004-10-15 15:02:57
华夏经纬网

     7月,我随一个生态旅游考察团进入可可西里,感触颇深。该如何介绍这个地区?是欣赏那片奇美广袤的高原湖盆,还是痛惜那片高原上正在死亡的生态和生灵?我想说在世界上最年青的高原上,沿世界上最高的公路穿越中国最广大的无人区,观看那些跃动在这片高原上的美丽生灵,追逐藏羚羊的美丽身姿,感受6月飞雪、冰川雪峰……但是,当我想到藏羚羊,想起那些在稀薄的氧气、残酷的自然环境中得以留存的生灵,正面对日益毁坏的生存环境,我的笔下就无法流畅。我想,或者在那片美丽的土地上有很多遗憾,但我们真的应该去看看那一片广袤奇美的大地,用我们发自内心的热爱去保护那里的生态和生灵。

    ———题记

    越过昆仑山口,海拔已经升到4700米以上,雪山在远方招引,身边是一片宽广的高原湖盆,以我们的车为圆心,天地浑然一体。6月雪随时降临,高山雨不断倾泻,大地明显开始湿润。高原上大小湖泊、断续的河流在强烈的阳光下泛着银色的光,碎石砂土上长了稀薄的草,极目所见,只有荒原和雪山,这就是可可西里。高原荒漠、冰原冻土地带及湖泊沼泽组成的可可西里以她最原始的美丽袒露在所有到来者的面前。

    在广东省中旅的组织下,记者随来自广东的环保人士以及一些新闻同行来到可可西里地区。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来描述我们的观感,在那里,奔跑在那片高原上美丽的野生动物和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浇灌大地的雨水和熄灭生命的盐湖,生命和死亡,美丽同苍凉,在交织拉锯,令人心动和心悸。

    青藏线就穿可可西里而过。可可西里蒙语意为“美丽的少女”,是长江的主要源区之一。位于青藏高原西北部,夹在唐古拉山和昆仑山之间,尽是些“不毛之地”,只有针茅草、苔藓和地衣之类的低等植物在这里生长。而野牦牛、藏羚羊、野驴、白唇鹿、棕熊……青藏高原上特有的野生动物使这位“少女”更加妩媚动人。

    南距昆仑山口20公里的不冻泉保护站是可可西里的北门,从这里驱车向南,早晨我们看到藏羚羊在大雪初霁的地平线上涌出,精灵一般的身材,以优美得飞翔一样的跑姿给寂静荒原带来生命的活力。据说,经历了各种毁灭性的猎杀之后,这种青藏高原独有的美丽动物目前只剩下了5万只,但按照印度加工藏羚绒的数量估计,每年至少有2万只以上的藏羚羊被猎杀取绒。如果盗猎者以这样的规模进行下去,20年内藏羚羊将可能永远从地球上消失!而正是由于建在青藏公路沿途的自然保护区保护站,使得近两年青藏公路沿途开始成为安全区,藏羚羊等野生动物开始在周围悠游、驻留。

    我们发现,或者是由于人类对藏羚羊的猎杀,藏羚羊对人类有着高度的警惕。穿行可可西里几天,虽然我们一次又一次遇到成群结队的藏羚羊,但却没有办法靠近它们。幸亏高原透明的空气,即使我们远隔一、两公里之外也能够清晰看见它们。而野马(学名藏野驴)却似乎对人类没有丝毫恐惧,我们甚至可以接近到看到它们棕色的毛皮下面,紧绷的肌肉如何随着它们的呼吸在起伏。更有意思的是,当我们想拍一些奔马的镜头时,无论如何就是撵不走它们,我们的向导甚至跑到了它们驻留的半山上大喊大叫它们却纹丝不动。荒原上,黄羊、灰兔也会不时掠过我们的身边。

    然而,另一件事也让人不由得为这些自由自在的生灵担忧。就在沿途,我们看到,可可西里地区自然环境的严酷现状令人担忧。风势催动沙土在掩住山体,青藏公路在沙尘之中倔强延伸。青藏公路昆仑山口、不冻泉和索南达杰保护站的近百千米地段内,即将退化为沙漠的大荒原悲哀地面对苍天,地表龟裂的大口子在狂风中呻吟,枯黄而稀疏的草底下是白茫茫的盐碱花,青藏公路线109国道是青海与西藏两省间的唯一交通大动脉,但是就在昆仑山脚下的柏油路边巨大的沙丘已经逼近,沙漠化已经对可可西里地区的江河源头构成巨大威胁。冰川融化、河流干涸、草场退化,生态环境变迁与恶化对藏羚羊们构成深层影响,加上人类肆虐的捕杀,使这一特殊动物陷入灭绝的边缘。

    我不由得想起1个多世纪以前,一位印地安酋长的一段话:“我们懂得,地球不属于人类而人类属于地球。我们懂得,世间万事都紧密相联,就像血缘将一个家庭联在一起。降临到大地上的一切,同样也降临到它的儿女身上。生命之网并非由人类编结,他不过是这网中的一个结。”

     《人民日报 . 华南新闻》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