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高原风情 繁体   简体  

 


天津妈祖文化交流访问手记之九--阿平印象

2004-06-17 00:59:52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6月17日讯:阿平是我们此次赴台交流访问全程陪同我们的司机兼导游,为一路上都呼他阿平,所以我始终没能记住他的姓氏虽然在台湾只有10天时间,在人生的整旅程中不过一个瞬间,但对于我和我的同伴而言,阿平确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阿平个子不算太高,不过1.70米左右,身材虽说算不上健壮,但看上去还算结实。皮肤黝黑,头发理的很短,一张很有棱角的脸,眼睛不大,却很有神,嘴里总是不断地嚼着槟梆,也许是吃槟缘故,牙齿成了黑色。别看言语不多,但出口很风趣。阿平大概得有50岁了,一直还没有结婚,但一路上常有女孩子约他,这让阿平在我们面前感到很骄傲,总是洋洋得意。

 

初识阿平是从香港到高雄下飞机后,一出海关,阿平和北港朝天宫的总干事吴祥先生就在那里等候,还没来得及相互介绍,阿平就抢着并很麻利地把我们的行李一一搬到了他的车子上,然后又招呼着大家赶紧上车。

 

阿平开的是北港朝天宫的专车,因为车子上印有北港朝天宫的字样,所以一路上非常顺畅,让我们感觉似乎在享受着一种特殊的礼遇。

 

阿平是个热心肠的人。我们在台湾的10天中一直都是坐着阿平开的车子,沿着台湾海峡从南向北一路走来,除了早就安排好的行程路线外,一路上阿平每开到一处他认为值得看的景观时都要停下来,要我们拍照留念,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海边公园,他都要叫我们下车然后不厌其烦地把车子开到停车场。有时溜达一圈的时间还赶不上他去停车场存放车辆的时间,我们曾经为此开过玩笑,说如果回去拿张在北戴河或是其他背景是大海的照片说是在这里照的,也会有人相信。尽管我们这些走过南闯过北的对有的景观不是感到特别惊奇,但因为有阿平那般热情好客,真挚耐心而又倾力推介,使我们对所到之处都怀有一种深深的眷恋。

 

进一步了解阿平是在垦丁,我们下榻的饭店。

 

那是由一幢幢小巧雅致的别墅组成的渡假村,庭院中间是一个游泳池,两边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有用碎石装饰砌成的墙上青苔斑驳,显得分外幽深。弯弯曲曲的小路铺着五颜六色的鹅卵石,宽绰的地方还摆放着欧洲古典风格的白色休闲桌椅。

 

      我们住在靠里面的一幢别墅中.别墅分3,最底层是客厅,二三楼分别是3间客房,别墅的整个布局温馨、舒适,给人一种家的感觉。因为整个访问团只有我一个女性,所以大家照顾我,安排我住在三楼的一间日式装饰的房间里。

 

置身于这样的居住环境,加上连日来的一路奔波,于是我们突然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个新的动意,就是要在今晚上好好吃个宵夜,好好聊一聊我们的团长更是一个性情中人,率先拿出一瓶准备送台北工商界人士的极品二锅头酒。阿平也不晓得从哪里买来几筒鱼、肉罐头。我和树田、树志也忙不迭地赶紧在小卖部买了些花生、瓜子、膨化虾片、土豆片等小食品。饭店的服务员又给我们拿来几个咸鸭蛋,帮我们摆上了桌子,一会儿的工夫,一桌丰盛宴席摆在我们面前。台湾人喝酒的习惯有些特别,他们大多喝不惯我们北方的烈性酒,所以以往他们喝白酒总是要加上一点矿泉水,将酒精浓度稀释。可我不喜欢,我劝他们一定要尝一尝原汁原味二锅头酒的滋味,那才叫剌激,才叫爽。

 

阿平不太胜酒力,酒过数巡,黝黑的脸就变成了紫红色,话也多了起来,大有酒逢知己千杯少之感阿平说今天他很高兴,他觉得能认识我们是件很快乐的事,说明我们之间有缘分。他说有一件事,这些年来从未提起过,连同和他一起的老吴也不曾知晓那是很久以前,差不多有10年了,阿平当时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一位朋友约他帮忙,将一批货物运往菲律宾,阿平没有一丝犹豫,很快地和朋友一同上了船。经过艰辛的奔波,终于将货物送至目的地。这天晚上,老板为他们设宴庆功,席间不知喝的是什么酒,阿平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凉的礁石上。站起来左右寻视,一个人影,一条船,一间房屋都没有,阿平意识到狠心的老板违背了诺言,被扔在了一个叫不出名字的孤岛上了又饿又怕的阿平绝望的躺在礁石上,仰望天空,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但心里仍存有生的希望,默默地祈祷着。此时,生存下来的希望几乎是零。不知过了多少时光,阿平似乎听到有马达的声音,起来一看,远方隐隐约约有条大船向这边驶来。阿平脱下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不停地挥舞着,高呼着。手臂酸了,嗓子哑了,终于船上的人发现了他。救他的那条船是福建的一家私营企业的商船,老板现在成了他的好朋友,而且自从那时候起,老板的生意日益红火,干什么,成什么,冥冥之中总会得到一种神的佑护和帮助,那真叫善有善报。这次惊险遭遇,阿平懂得了许多哲理,对于生命有了比常人更深刻的理解。

 

阿平还告诉我们,他曾经来过大陆不下5,但都是“偷过来的他说的偷渡,实际上就是在大陆海边兜几个圈儿。那时他很年轻,常和朋友一起打赌,所以每次他都是打赌才到大陆这边的,只不过是年轻人之间的一种游戏和对大陆的好奇而己。

 

这一晚的神侃,让我及我的同伴们更深层次地了解了阿平,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听说在非典时期,阿平还给我们的团长打了电话询问我们这些人的情况,并祝福我们,这让我很感动阿平不仅是个热心人,还是一个细心人。

 

我真心地希望阿平能真正地踏上大陆这块土地观光,也让我们极尽地主之宜,再叙友情。也真诚地祝愿阿平早日喜结良缘,找到自己的真爱。(尚洁)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