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高原风情 繁体   简体  

 


轻松中的不轻松--全国台联台胞青年夏令营

2004-09-29 13:16:04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929日讯:今年夏天我有幸参加了由全国台联组织的台胞青年夏令营,使我的大学生活凭添了意义深远的经历。说起来,这也是我成年后第一次没有父母随行的旅游。在没有老师“监管”,没有父母“呵护”的情况下,和一群陌生的伙伴共同生活游乐在轻松的气氛中,感觉格外美妙。而这次的旅游行程也十分充实,天津的鼓楼、文庙、广东会馆、西开教堂,北京的故宫、颐和园、天坛,承德的避暑山庄,赛罕坝草原……

 

“在这一处处风景如画的地方,我们自由放飞,用青春谱写了一曲时而清幽,时而激扬,时而平淡,时而灿烂的华彩乐章。这是久久回味在我心中的幸福感觉。”

 

让我们从轻松的开始说起吧!

 

713号是夏令营正式活动的第一天,无论是台湾岛内的学生、在大陆学习的台湾学生还是本地的台藉学生都是刚到驻地,彼此很陌生。开营式时,我身边坐着一个岛内的女生,在相互简单地自我介绍一番后,算是认识了。她叫陈珈合。

 

由于白天没有过多的交流,回到驻地看节目时我们又坐到了一起。珈合还向我介绍了她的同学——朱纯慧,我坐在她们两个中间,一边看节目一边有说有笑。

 

虽然节目主持人是专业的,但节目实在不怎么精彩,气氛也是不伦不类得让我不知所措。既不是联欢,也不是茶话会,灯火通明下一排排整齐的座椅,四周围没有吃的没有水,让人不知道应该聊天还是应该专心看节目。特别有件事让我觉得更是尴尬——舞蹈演员的服装太暴露了!珈合和纯慧也不时酸溜溜地用“辣”来形容她们的装束,台下更传出了阵阵口哨声,不知这算不算是“晚会”的“高潮”。

 

我原先认为这样的装束,在性观念比较开放的台湾应该不以为然,但珈合的反应却让我意外。我问她是不是台湾女生也会穿这么“辣”。她们迅速而坚决地给了我否定答案。

 

而后,主持人为了活跃现场气氛询问台湾学生对天津哪方面印象深刻,他问到了纯慧。纯慧正不知如何回答,珈合表情怪异而兴奋地提醒了她。于是,纯慧委婉地说道:“贩售机很特别。”不知是口齿含糊,还是用词不同,或者是主持人压根没想到会有人这么答,重复多遍他才听明白。主持人没有继续问为什么就又去采访别人,我止不住好奇地追问她们,她们解释再三我终于明白了:她们发现自动售货机居然代售安全套!这在台湾是没有的。

 

这事我倒觉得很平常,在我经过国内的很多城市,自动售套屡见不鲜,包括我就读的学校,周围就有三个。反倒是让我奇怪,在综艺节目里都百无禁忌地谈论男女话题的台湾,居然没有自动售套?简直不可想象。

 

在大陆随随便便就可以买到一打的安全套——不知道这会给她们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第二天早上,我和几个台湾学生搭桌吃的早餐。我们边吃边聊,很开心,其中有个叫王佳涵的女生很健谈,她说到了郑成功。她问我大陆是不是也拜郑成功,我想了想回答有,毕竟他是一个于历史有进步意义的人,维护了中华民族国土的统一。王佳涵说到这觉得很有趣,说大陆拜郑成功因为他收复台湾;台湾拜郑成功因为它反攻大陆;日本人也觉得这个人很了不起也拜。她说得很简单,好像在开着玩笑,但从她的话中我们可以体会到台湾在教学上的断章取义,之所以郑成功成为一个为后人铭记的英雄人物主要是因为他抵御外敌维护了中华民族的统一,关于他拥兵台湾反抗清政府都是后话,当时有当时的历史情况,这些也属于历史上客观存在的民族矛盾的具体体现,所以郑成功的“反清复明”并不值得后人褒奖。

 

后来我知道她是学历史的。如果一个学历史的大学生都认为郑成功的伟大在于他“反攻大陆”的话,如何能确立一个正确的历史观?没有正确的历史观又如何作学问?难怪在后来的日子里,也是学历史的王定一感慨地说道,他觉得大陆的大学生更像大学生,而台湾的大学生更像是高中生甚至国中生。我补充问他指的是哪方面,学识或外表。他的回答很讨巧:都有吧。

 

的确,大陆的大学生看起来会成熟一些,我们大部分时候的含蓄和内敛让我们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活泼,尤其是在拍照方面,我们总是没有台湾学生那么放得开,他们可以想象出那么多的pose,并把他们一一呈现出来,而我们只知道站在那里,傻傻地对着镜头微笑。从青春活力上比,我们的确逊色太多。而台湾学生的优势正在于此。

 

但是我觉得我们更加博学广识,由于台湾的文字沿用的是繁体字,繁体字结构复杂,笔画较多,加大了识字的负担,大大限制了识字量,进而限制了文化的普及,导致词汇语言的匮乏,词汇的匮乏也致使台湾学生经常使用一些不规范的日语单词或英语单词。炎黄子孙向来以自身历史文化的博大精深而骄傲不已,泛化的外文单词虽然成为了台湾特殊的文化现象,却也是民族传统文化没落的表现。如果一个连自身都不甚了解的民族,又如何会有广阔胸襟与长远目光呢?

 

而我们在反复学习辩证唯物主义后,至少对世界有了一个客观的宏观认识,懂得如何的实事求是,如何辩证看待问题。据我所知,台湾的学生只学习了所谓的“三民主义”显然不如我们所学深刻。更何况在他们的教科书上俨然将“毛主席”称为“X匪”,称“长征”为“流窜”,称“解放”为“沦陷”,对待历史使用如此有失公正的说法,如何不让他们的目光狭隘?

 

由此观之,这种狭隘的教育方式必将人教育得狭隘,使受教育者更认为“中华民国”是名正言顺。

 

台湾学生对“中华民国”的观念根深蒂固是毋庸置疑。在谈论出生年份时,他们最先想到的是“民国”多少年,而不是我们采用的“公元”。他们将这种纪年方法广泛地应用在铸币及日历上。就这种纪年方法而言,本身就不甚科学,没有与世界接轨。而另一方面它又是向台湾民众强调“中华民国”的存在,这无论对于希望两岸和平统一的我们,还是希望建立“台湾共和国”的台湾民进党“台独”分子,都是巨大的障碍。出于不同的目的两岸都开始淡化“中华民国”的称呼。然而,有些台湾学生很自然地认为大陆与台湾是两个“国家”,提到从台湾来大陆说的不是“出来”或“来大陆”,而是“出国”。这不禁让我们悲哀。前段时间,我与一个出国多年的朋友再次相聚,喜见我问他海外是如何看待台海关系时,他的回答很淡漠,甚至说出“统一”只是大陆的一厢情愿,他所认识的台湾人没有一个说希望两岸统一。他说的话真实程度有多少我无从考证,但我们不得不正视自建国后两岸仍未解除敌对状态这一现实。台湾当局与祖国大陆一再的僵持使台湾人民忘记了历史,这无疑就成了“两个中国”与“一边一国”的土壤。

 

尤记得,党中央在台湾问题上曾提出“两个寄希望于”的方针:寄希望于台湾当局,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如果台湾人民与台湾当局的认识如此统一地背离我们花费几十年才达成的“九二共识”,那海峡两岸的统一是否唯有靠武力解决?不久前,台湾的一次民意调查更加印证了这个无奈的结论。王佳涵曾问我大陆的学生是如何看待统一问题的,我说统一是迟早的事。她表示了赞同。这赞同中实际上表达了我们对不可避免的战争无奈的认同。

 

我相信虽然战争是残酷的,但如果只有一条途径时,我们就必须使用非常手段去维护祖国的主权与领土完整。(尤祖丹)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