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高原风情 繁体   简体  

 


缘 分

2006-09-29 14:14:26
华夏经纬网

前不久,接到中央电视台《缘分》专栏记者的电话,说看到了我的文章《情为所系 情浓我心》,说很想再收集一些这样的故事。作为对台工作基层单位,每一位做对台工作的同志,心里都有太多这样的故事,自己身边的人和事,一桩桩、一件件,怎能割舍得下,又怎能忍心离开,这也许就是缘分吧。

    我是幸运的,一参加工作就遇到了一个孜孜以求,忘我工作的领导,就是我文章中提到的护送李岳西老人的区台办主任方宏年。他做了近二十年的对台工作,我敬佩他的业务知识丰富、业务水平之高,敬佩他的敬业精神,他是一位胃病患者,十几年前就做了胃切除手术,只剩下近一半的胃,可还是常常为了工作废寝忘食,胃难受了才想起吃药来缓解。更敬佩他的清正廉洁,他谢绝过相关单位以住房为条件协助招商,谢绝了台商的酬谢金三万余元,驻区的台商称呼他主任的很少,更多的是叫他大哥。只要是台商遇到问题,遇到困难,他有求必应,维护台商的合法权益,他也得罪了不少人,但是,他履行的是他的职责。对待台商他的原则是高看一眼,厚爱一层,排忧解难促发展,对待同志,更是不是兄长胜似兄长,我走出校门,进到机关,对这份工作只是有一份“祖国统一,人人有责”的使命感,机关工作、对台工作对自己来说都是陌生的。感谢方宏年主任,当时他是我的科长,他是一位老师,是他一点一滴、按部就班地将一个对台干部应该掌握的知识,从台湾问题的历史沿革,到两岸关系与台湾形势,从对台工作的大政方针,到台办的各项工作职能毫无保留地教授给我,我写的小到信息、动态、通知,大到计划、总结、领导讲话、调研论文等,他都要帮我进行认真的修改,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和我交换,在研讨中提高我的写作水平,工作思路和处理协调事情的能力。我对工作的了解从陌生到了解到熟悉,我对工作的态度从向往到投入到热爱,如果说有一半是个人的努力,那么另一半就是组织的关心,领导的培养。他又是一位兄长,把我们当成弟、妹关心照顾。记得,我刚参加工作那年,一次,不小心,骑车摔了一脚,门牙磕折了,第二天,嘴都肿起来了,我躲在办公室里不敢出去见人,我家离单位很远,这个样子中午真没有勇气去食堂打饭,嘴痛的难受,干脆不吃饭了。那天中午,正当我在办公室无所事事的时候,方科长进来了,原来,他看出我今天牙痛,肯定吃不了食堂的饭,就早早地打电话告诉了在家的妻子给我做好了饭,中午,他顶着烈日(那是七月的中午)回家,为我取来了饭菜,打开饭盒是软软的米饭和嫩嫩的蛋羹,想饿一次肚子的计划失败了。现在,科长变成了我的主任,但依旧是兄长,能遇上这样一位领导,是不是难能可贵。他总说,我们能够走到一起来就是缘分,每个人除了睡觉,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岗位上度过,所以,有缘在一起,我们就要象兄弟姐妹一样互相关心,这样大家才能心情舒畅,只要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我们的工作成绩也会更上一层楼的。

太多的台湾朋友永远是我们的牵挂。十几年间,我们接待了众多的台湾团组,我也曾两次赴台参访,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台湾的秀美,也不是台湾的富饶,而是两岸人民骨肉相连难以割舍的亲情,我文中提到的我区曾经接待过台湾朋友的那几个普通家庭,至今他们还是电话联络,互相关心、互相牵挂。今年五月,在台湾访问期间,我们的一位团员病倒了,在台湾求医问药,我又一次体会了什么是血浓于水。

由于两岸间没有实现“三通”,出访台湾必须经香港转机,劳师费力十分不便,几乎一整天的时间都在路上,年轻人无所谓,稍微年长些就会感觉旅途劳顿。抵达台湾的第二天一早,我们就遇到了以前不曾遇到过的问题,团员刘大姐身体出现了状况,头晕目眩,呕吐不止。我受领导派遣随团出访,既要圆满完成交流任务,又要照顾好一行人员,不能出任何闪失。看着刘大姐痛苦的表情,我心急如焚,因为她有高血压,加上飞机一路颠簸,我真担心她的脑血管会不会出问题。由于对台湾的医院不熟悉,我的求救电话拨给了我们的老朋友,也是这次交流活动的邀请方——台北县文化教育学会执行长刘志旋先生。先生在电话里安慰我不要着急,说马上与医院联系,并派车过来送刘大姐去医院。十分钟后,先生亲自带着两位工作人员赶到我们下榻的饭店,他一再坚持要我随团队活动,他负责护送刘大姐到医院就医,但是考虑到刘大姐与台湾的朋友昨天刚刚认识,如果有什么不舒服会不好意思开口,我还是说服了先生,和台湾朋友一起陪同刘大姐去就医。

在医院就诊期间,无论是病人还是我自己,心里装着是感动。既有医生的尽职尽责,更有台湾朋友的一片真情。由于医院里冷气开着,室内外温差很大,担心刘大姐不适应,一进诊室先生就把外套脱下来披到刘大姐的身上。打点滴的时候,工作人员佳柔小妹妹更是不离左右,时不时地为刘大姐送上一杯温水,时不时地过来掖掖被角,关怀照顾,无微不至。

 

就诊后,护送刘大姐回饭店静养已是中午,为了让我能随团队进行下午的交流活动,细心的先生委派工作人员佳柔给刘大姐做陪护,千叮咛万嘱托,并让佳柔随时汇报刘大姐的病情。那天,佳柔小妹妹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我们回到饭店,向我们汇报了刘大姐一下午的情况,并一再嘱咐刘大姐按时吃药后才骑着摩托车从我们下榻的台北市返回其台北县的家。事后,我才知道,由于陪刘大姐就医,耽误了刘志旋先生一上午的公务时间,由于好多要务需要他亲自处理,那天晚上他加班到了半夜,感激之情让我无以言表。如果没有人为地阻隔,两岸该是一个多么和谐的家啊!

    文章中提到的李岳西、梅青夫妇,这对老夫妻的坎坷经历也着实让我感动,二老新婚不久就天各一方,各有各的辛酸,开放后,李岳西老人奔赴大陆,因梅青老人几异住所,李岳西老人从老家一路寻找,最终寻到了失散四十多年的夫人,二老着实地抱头痛哭了。白发老人重新登记结婚,从此后,每年李岳西老人往返于台湾、大陆,因为,在台湾他孤身一人,只有回到大陆,回到亲人身边才是个家。送李岳西老人回台湾那天,老人高兴得不得了,他以为回到台湾领了薪俸,变卖了房产马上就可以回来,再也不走了,那天他向小孩学话一样跟着我们数数,一、二、三,一字一句地学着我—叫—李—岳—西,听着老人的笑声,我难受的几乎要流出泪来,在机场,看着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我知道,这一别,两位老人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在彼此都需要扶持的时候又要天各一方,而今非昔比,李岳西老人肢体障碍、语言障碍,连打个电话都成为不可能,牵挂只能埋在心里,那一刻,任何话语都显得苍白,只能在心里祝福老人早日康复,盼着早日铲除两岸间人为的藩篱。

    台胞台属需要我们。他们既是我的工作对象,又是我的亲人,因为他们把台办当成了自己的家,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想到的是台办,遇到高兴的事情,他们也要和台办的同志们一起分享,闲来没事,他们也会时不时地到台办来坐坐,说,只想看看大家。

    有一位台属,叫李万年,他的父亲在台湾,因为年岁大了,几年前就不到大陆了,李大爷遇到了企业倒闭,他本人要到六十岁才能拿到退休金,孩子正上大学,家里就指着其爱人的退休金维持生活,生活相当拮据,冬天靠拾劈柴点火取暖,全家陷入困境的时候,他没有让台湾的父亲知道,他说,老人家年岁大了,企业倒闭,告诉他他会不理解。李大爷找到了我们,我们核实情况后,帮助他办理了最低生活保障金,使其窘迫的生活得到一些缓解。后来,李大爷遇到了平房改造,对于别人,这是改善居住条件的大好事,可对于李大爷一家,无易于雪上加霜。就在他一家人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们得知了这一情况,立即向其伸出援手。多次与拆迁单位协调,在充分考虑李大爷一家人的具体困难后,为其争取到了困难户补助。帮助台属是我们的职责,李大爷对政府、对台办充满了感激之情。他是一个憨厚的人,不善言辞,但是,老人那份感激之情我体会的到。因为,从那之后,他总是每个一个多月就到台办来坐坐,和我们说说话,只是唠家常,生活上的困难从没有再提,但我们了解他的处境,每当逢年过节,困难户救助时,我们都会想到他,尽我们所能地给予帮助。前年夏天,连着好几个月没见李大爷,我想天太热了,他身体不好,可能不出来了。有一天,他又来了,依旧是每次那样穿着干净的退了色的旧衣服,提着菜篮子。我说,李大爷,怎么这么久没见。他憨笑着,说:“你们的门卫换新人了,不认识我,看我这身打扮以为是上访群众了,连着两次都没让我进来,让我去信访办。”“没事,就是想看看你们。”老人憨笑着,我的心里酸酸的。“我还想告诉大家,我六十岁了,领到退休金了,我到街道把低保给退了,让政府给更困难的人吧。”后来,听街道的干部说,老人领到退休金的当天就到街道退了低保补助,他们生活贫困,可思想境界却那么高尚,我的周围有太多这样的人,他们需要我,我也需要他们,我们彼此都离不开。遗憾的是,前年冬天李大爷突发心脏病去世了,去世的当天中午,我还接到了他的电话,让我帮助咨询医保的事情,没想到,这竟是我为老人做的最后一件事。他有一个梦,说等两岸三通了,去台湾不这么烦琐了,一定攒足了路费,到台湾看看自己的父亲,但未能如愿。

   我们的台商是可爱的,之所以可爱,是因为他们发展壮大了不忘回馈社会,作为天津市台资企业协会河东组的台商们,始终把使其发展壮大的这片土地视为家乡,纷纷捐资助学助困,热心社会福利事业,积极捐助慈善组织,天津上岛咖啡的董事长林金星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他长期资助十名品学兼优的特困学生,每逢春节还要拿出资金救助困难家庭,他说,谁都有身处困境的时候,伸出援手帮一把,尽己所能地给社会做些贡献,是自己的义务。

 

   正是这些台胞台属、领导、同志,组成了一个和谐的家,彼此关心、彼此牵挂、彼此帮助、彼此亲如兄妹,彼此都不愿离开。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