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石家大院访民居艺术

2003-07-07 00:00:00
华夏经纬网

旧天津,对于当时有财有势的人家,论为大家。杨柳青石家,是当时天津八大家之一。清雍正年间,石氏先人从鲁来津至今已有 270 多年历史了。以航运起家,家道从容,骥子龙文,号称津西首富。原石家大院分居立门建有四堂: 福善堂、正廉堂、天锡堂、尊美堂,可谓“福正天尊”。“福、正、天”三堂荡然无存,如今慕名去访石家大院,实则仅仅是尊美堂一处了。走进津门的杨柳青镇,很远的地方就令人嗅到古朴典雅气势恢宏的石家大院古香古色的清馨气息。徐步跨入石宅大门犹如进入一座光彩夺目的民居博物馆中。杨柳青石家尊美堂的宅第占地面积约6080平方米,以纵向胡同式南道为中轴线 ,10个院落平分左右。鳞次栉比的房屋278 间均为砖木结构。它沿袭和博采江南庭院与京城四合院的风采,形成内外有别、独居一方的幽静深宅大院。旧日统治者对民居建筑有严格规定:“庶民庐舍不过三间五架,不许用斗拱、饰彩色。”石家大院的着色为青砖、青灰、黛瓦,形成深沉端庄的气韵。天津卫民间工艺艺术在全国叫绝,象“泥人张”、“风筝魏”和“刻砖刘”。特别是刻砖艺术,在澄砂泥的青砖上,鬼斧神工雕刻出纹理细腻的图案来是一门绝妙无伦的艺术。石家大院的砖刻艺术无处不生花。仔细观察可发现精巧的工匠在建筑物上雕有猗柅晶莹神采奕然的砖刻艺术。山尖花配的是“丹凤朝阳”、“福寿绵长”;博凤头上刻的“凤戏牡丹”、“莲年有余”、惹草上的“鹤衔灵芝”天上降样;门楼上配饰的代代“富贵平安”;檐口上的“松鼠葡萄”; 沟筒上的“芙蓉戏水”……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处处砖刻犹如一幅幅中国水墨画,恰到好处投放在墙体上,同时寓意深长,象征着给主人带来的吉祥如意日升月恒的祝愿。每行一步犹如一首首清越悠扬的乐曲飘来入思。石家尊美堂的建筑除了角道中西式的石门基本上是砖木结构。在建筑中梁、枋、斗、博风、门簪、天花及藻井等都是木结构中的精品。木雕也堪称石府一绝。材料均为楠、樟、揪、柏名木上品,做工精细。木帛格门窗各院有别,图案多变,与回廊栅栏的图案相映成趣。迎送高官显贵的垂花门镌刻着含苞待放的莲花等吉祥图案。石宅可供二百人听戏饮宴的戏楼,借南来薰风修得处处溶有苏杭之貌。选用云南、贵州的佳木精工细做,花棂格扇别具一格,特别戏楼垂花门镂花细腻,垂花含苞欲开令人拍案叫绝。花厅中透雕垂吊隔栅,造型秀美,工艺精致。又如内宅角道的侧门,仅是一个旁门,工匠不惜笔墨,也在横过木下加饰了木雕的云头,除了减少过梁的跨度, 也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石家设有家祠,其中用黄杨木雕刻的家庙,是一座玲珑剔透形象逼真的工艺品。它完全按实比例和风格全溶在模型之中。石宅号称豪宅,就要配上豪华的家俱摆设。红木的条案、八仙桌椅、太师椅、博古架、屏风及帷幔等,都是紫檀、花梨等高级木料榫卯连结制成。以木之原色加核桃油保养显示了华贵。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石之仕着办“支应局”有功,清政府赐赏予四品卿衔。石府大门特殊在旁框突出着红色格图案,以示身份。为石宅增添光彩的石刻更是令人拍案叫绝。九狮图的石鼓、八仙人的门蹲、镇宅山石的石尊和一对汉白玉的卧狮纹理清晰形象逼真,石雕建筑当属角道中西式石门,它是受座落在宫北大街大狮子胡同的志成银行董事长杨俊元的家宅“倒挂金钟”的影壁墙的影响修建的。石柱券拱、菱花眉簷,显得十分凝重。石府石雕、砖雕、木刻相映成辉,在民间艺术百花园中竞相媲美争奇斗艳。走出回廊曲径,便来到豪华气派的石府戏楼。南派风格的装修,又令人欣赏到宫廷工匠的手笔,北方的石家戏楼内,设有取暖的设施且效仿宫廷的取暖方式,青砖铺地的下面,还有地道与木炭炉相通,因此冬暖夏凉四季如春。若不是有人指点磨砖对缝的青砖墁地,真看不出地下的机关和设计的匠心。石家大院是天津历史悠久的民居文化的缩影,也是我国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