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追寻李叔同足迹系列之一:刘质平两代报师恩

2003-11-12 00:38:01
华夏经纬网

金秋时节,上海街头,凉爽宜人。刚刚探访过李叔同青年时代就读过的南洋公学旧址,又匆匆赶往金陵东路刘质平之子刘雪阳先生的居处。   

 

走进阁楼栉比的狭窄弄堂,登上陡峭的楼梯,跨入约二十多平方米的“死里外”住房,这儿便是刘质平、刘雪阳父子两代人数十年居住的地方。天津知音的登门造访令年逾花甲的刘雪阳兴奋不已。“当年,大师与父亲,名虽师生,情深父子。”接着,他讲起其父刘质平与李叔同之间那传奇性的往事:   

 

1912年冬,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生刘质平写下了平生第一首歌曲。这天,适逢天下大雪,刘质平兴奋地将作品拿给李叔同老师。李叔同细细品读,若有所思。刘质平以为老师怪罪自己急于求成,正在羞愧之中,忽听李叔同说道:“今晚8时35分,赴音乐教室,有话讲。”晚上,雪越下越大,刘质平准时赴约,走到走廊时,看见地上已有足迹,而室内一片漆黑。刘质平便一个人站在门外廊前等候。3分钟、5分钟、10分钟,忽然,教室内灯光亮了,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正是早已到来的李叔同。李叔同手持一表,说相约无误,告诉刘质平可以回去了。刘质平没有想到,这是老师在考验自己。李叔同认为刘质平是个诚实守信而又肯于吃苦的学生,十分满意,师生从此结下难解之缘。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人生一乐也。”诚如大师所言,大师对学生所倾注的爱心和希望是无限的。刘雪阳说:“大师对我父亲格外器重,常为他单独辅导。1916年夏,家父将要毕业,对先生说:‘毕业后想当教师。’李先生很是赞许,说最好去日本深造。家父说自己家境贫寒,自幼丧父,经济上不允许。李先生表示他可以去教育厅申请,帮助父亲以公费留学。后来家父以公费去了日本。但第二年公费申请不到,家庭又无力供给,便写信给李先生,打算辍学回国。李先生立即回信告诫。‘学而无成,反致恶果。’一定要父亲继续学业,并且多方奔走借款,毫无着落之后,便从自己每月的薪金中省下一部分寄给父亲,助其完成学业。我父亲常因师恩无以为报而耿耿于怀。李先生出家后答应接受家父供养,才觉得稍稍安心。”

 

刘雪阳又说起他父亲当年收藏弘一大师墨宝的事:“家父与大师书信往来长达27年之久。大师来信多达上百封,信中常寄墨宝两束,一束赠学生收藏,一束命他送人结缘。早在1915年,我父亲就开始保存大师给他的墨宝,直至1942年大师圆寂止,积品盈千。父亲将所有书件均交苏州装裱名家张云伯装裱,并特制樟木箱12只,在家独辟一室保存。半个多世纪以来,历经战乱,屡遭艰险,终获幸存。”  

 

刘先生特别讲到2000年大师圆寂120周年之际在天津展出的《佛说阿弥经》16屏条的保存经过:“抗日战争胜利后,我父亲在上海举办弘一大师遗墨展,曾经担任国民党财政部长的孔祥熙起初出价360两黄金,通过中间人跟我父亲谈,我父亲没有答应。他以为我父亲嫌价格太低,又加到500两黄金。我父亲还是笑着婉言谢绝。当时我们全家6口人,住在上海一间租来的旧房子的阁楼里,经济比较困难。父亲以师恩为重,再穷也不愿将大师呕心沥血的墨宝卖掉。另一方面,当时家父打听到,孔祥熙出高价买下这部经文,是想把它献送美国博物馆。我父亲认为弘一大师的这一墨宝是大乘佛教的重要文献,怎么能让它流落到外国去呢?”为纪念李叔同这位杰出的文学艺术大师、佛门爱国高僧,浙江省平湖市于2000年筹建弘一法师纪念馆。得知这一消息,刘雪阳将家藏的一批大师遗墨慷慨捐献给了平湖。(章用秀)

 

图为李叔同青年时代就读过的南洋公学(今上海交大)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