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追寻李叔同足迹系列之二:丰子恺之女话当年

2003-11-18 14:06:11
华夏经纬网

丰一吟,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译审、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上海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她是位作家、翻译家,也是弘一大师及丰子恺的继承者和研究者。她和她弟弟一家住在徐汇区斜土路的一座公寓楼内,单元房里面的小套间便是她的书房。我们拜访她时,她正在作画。其护生画新作尚未完成,令人惊叹的是,她的画和字竟与丰子恺的作品难分轩轾,足见丰老先生生前对她的启迪和影响。   

“弘一大师是我父亲的恩师”,丰老太太以其特有的认真与温和讲起了丰子恺与弘一的因缘:“我父亲是1914年秋天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由于他在绘画方面的天赋,很快引起李叔同先生的注意。一天晚上,我父亲到李叔同先生的房间报告学习情况后,正要退出,李先生叫住了他,用很轻但极认真的声音,和气地对他说:‘你的图画进步快!我在南京和杭州两处教课,没有见过像你这样进步快速的人。’我父亲理解了老师的意图,很快确定了自己的方向。”   

 

“弘一大师影响我父亲的一生”,丰一吟说,“我是1929年出生的。听父亲说,弘一大师生活极其简朴,一举一动都很端庄。他出家后,于1927年秋来上海,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月。我父亲请他坐藤椅,每次坐下之前,他都要提起椅子轻轻摇动,生怕压死小虫子。就是在这一年,弘一大师为我父亲的书斋取名‘缘缘堂’。事先由我父亲在一方纸上写许多他所喜欢而又可以互相搭配的文字,团成许多小纸球,撒在释迦牟尼画像前的供桌上,拿两次阄,都是‘缘’字,于是大师命名并写一横额———缘缘堂。后来‘缘缘堂’与我父亲形影相随。1942年10月18日早晨,我父亲在贵州遵义的寓所,正在整理行装,准备把家迁往重庆,接到泉州开元寺性常法师报告弘一法师生西的电报。我父亲坐在窗下愣了好一会儿,发誓要为恩师画像一百尊,分寄各省信仰大师的人。10年后,他又与叶圣陶、马一浮、广洽法师等集资在杭州建成一座骨灰塔。”   

 

接着,丰一吟又向我们谈起有关《护生画集》的事:“这件事起于弘一大师1927年的上海之行。一天,我父亲告诉大师,他画了两张戒杀漫画,李圆净居士看了,鼓励他多画些,说以后可以拿去出版。大师很高兴,说:‘这设想不错,是一件很有功德的事,请他来商量如何?’我父亲见恩师首肯,便请李居士到家,三人研究后分工,我父亲画画,法师写字,李居士负责印刷、出版和发行。大师回温州了。我父亲画好画寄往温州征求意见,有时法师写好文字寄给我父亲作画。第二年,大师还到上海来过一次,与我父亲、李居士具体商编《护生画集》。弘一法师50寿辰将到,我父亲和李圆净居士想:护生画多得弘一法师关心和指导,何不画成50幅出版,以祝贺法师生日?他们把这个建议写信告诉法师,法师甚为赞成,马上补写了所需要的文字,并请马一浮居士作序。《护生画集》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后,弘一法师来信,希望我父亲能将此举继续下去,后来,我父亲经历了许多动乱和磨难,终于在他有生之年,提前完成了6集护生画,不负恩师重托。” (章用秀)

 

图为本文作者与丰子恺之女丰一吟合影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