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戴相龙天津力铸"中国北方金融中心"

2003-11-26 10:34:22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1126日讯:据中国宁波网报道,上个世纪初,本土和外资金融机构的云集,曾铸造了天津作为“中国北方金融中心”的辉煌。

 

今年年初,戴相龙微笑着来到天津出任市长,担负起复兴天津金融、振兴天津经济的重任。

 

近一段时间,随着对渤海银行和东北亚银行的热烈炒作,天津,这个北方的沿海城市再次成为中外金融业关注的焦点。实际上,渤海银行和东北亚银行这两个看似新鲜的话题也已经酝酿了较长时间,只是各种消息称,这两个正在筹备或者研讨中的金融机构要把总部设在中国的天津才格外引人注目———因为这个城市的市长曾经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这位上任近一年的“金融市长”正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着人们对天津的印象。

 

戴在今年年初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要“加快发展金融、物流、商贸会展、房地产四个主导产业”,金融被列在了第一位;同时他又明确提出要“推进北方重要金融中心建设”。

 

上任伊始,把天津建成“北方重要金融中心”就成了戴相龙心底的梦想。在这里,戴使用了“重要”二字,而没有使用“国际”二字,戴的务实作风可见一斑。

 

先不说天津今后发展战略是“三步走”还是“五步走”,只是不管怎么走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公开的数字是这样的:2003年,天津市的固定资产投资将超过千亿元,预计今后每年固定资产投资将增长20%左右,5年后总投资将超过7000亿元。

 

当过央行行长的戴相龙当然知道7000亿的份量,没有这7000亿,经济增长就会受影响。引进来,走出去,成为市长戴相龙以金融业带动天津发展的重要战略。

 

“戴市长是带着钱来天津的。”———天津老百姓中有此说法。实际情况是,戴相龙今年1月份就任天津市长,2月中国建设银行就伸出援手———双方签订金融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中国建设银行将向天津市一批重点建设项目提供长期、稳定、优质的金融服务和信贷支持。随后,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民生银行等金融机构不断向天津提供信贷支持。能带来发展急需资金,有具体贷款项目作基础,但人们更喜欢想象的是戴相龙在金融系统多年积淀的人脉资源起着作用。据说,戴本人也承认有这种因素。

 

向银行“借钱”只是小试牛刀。戴的雄心不仅如此。也是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戴相龙还提出天津要“积极发展各类金融机构,引进外资金融机构,争取开办离岸银行业务,筹建滨海发展银行,组建一些非银行金融机构,拓展金融市场,善于资本运作,创新服务手段”。筹建一家滨海发展银行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可见戴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滨海发展银行就是如今“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渤海银行。目前,这家银行的发起股东尚未公开,但不管这家股份制银行中有无“国有”股份,天津这个直辖城市总算拥有了“自己”的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天津发展所需要的资金也就多了一个来源渠道。

 

而关于由中、日、韩三方共同组建东北亚银行,服务地区发展的探讨已经持续了至少4年时间。关于这家银行的话题贯穿了最近几年召开的东北亚经济论坛。这个论坛是一个地区性的非政府组织,建于1988年。它致力于东北亚地区的经济合作与发展。这个论坛的秘书处设在美国夏威夷的东西方中心。

 

包括韩国、日本等国诸多专家在内的人士在东北亚银行的选址问题上都看好天津,认为在地理位置、交通条件以及经济发展和贸易往来方面,天津有相当实力。

 

不管东北亚银行的成立是否会遇到政策法规方面的限制,以戴相龙为市长的天津已经开始向有关方面“抛出橄榄枝”,扩大天津的影响———今年915日,戴相龙率团对日本、韩国和美国进行了为期12天的工作访问,沿途举办了四场“天津投资环境介绍会”,戴相龙还会见了包括日本银行前行长、韩国银行前行长、美国前财政部部长鲁宾等金融巨头。应戴相龙的邀请,这些人士同意担任天津市市长顾问或提供咨询。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戴相龙在此次出访中专门在夏威夷听取了东北亚论坛主席赵利济关于推动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的介绍,并就下一步双方合作深入交换了意见。赵利济本人就是组建东北亚银行的主要推动者之一,这不得不让人增加了对东北亚银行可能落户天津的遐想。

 

金融中心必须得有“金融街”,这在国际上已成惯例。目前,同时在建的天津友谊路金融街和滨海金融街承载着戴相龙“北方重要金融中心”的梦想。天津人给友谊路金融街起了个名字叫“天津的华尔街”;给滨海金融街起个名字叫“天津的曼哈顿”。金融街的建设吸引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等金融机构纷至沓来,数量已经相当可观,“扎堆”效应开始显现。

 

戴相龙算是一个学者型的官员,他对金融研究的重视从不久前在南开大学挂牌的“泽尔腾实验室”就可以看出。把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泽尔腾请过来不是徒为虚名,渤海银行成为“泽尔腾实验室”首个公司法人治理实验项目充分表明,作为市长的戴相龙对金融理论服务天津改革实践的重视。

 

从戴相龙近一年来匆匆的脚步中,我们看到了他的激情和自信,他的专业学识和他的宏观思维。然而,“北方重要金融中心”的建设任重道远,从激情到理性,再到政策或制度的形成,还需要走过一段艰苦的改革之路。

 

    无论如何,从行长到市长的戴相龙正以他独特的方式影响着天津的发展。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