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追寻李叔同足迹系列之五:"敝国虽穷爱之弥笃"

2003-11-26 14:30:25
华夏经纬网

弘一法师在厦门期间,除了居住在南普陀寺以外,还曾在妙释寺、万寿岩、日光岩、万石岩等寺院应化。现今妙释寺已不存在,万寿岩仅有遗迹,我们只探访了日光岩和万石岩。

 

日光岩寺,坐落在厦门市西鼓浪屿中部,始建于明代,初名莲花庵。山上巨石嵯峨,垒叠而成洞壑,绝顶一巨岩耸峙云端。入山门,有瞰青别墅、大雄殿、弥陀殿等,寺内辟有弘一法师纪念室。寺主黎华姑(闽南称寺院女住持为姑,且可蓄发)接待了我们。

 

黎华姑年已八旬,年轻时皈依佛门,曾见过弘一法师,对法师怀有深深的敬意。她先是带我们参观大雄殿西侧的弘一法师纪念室,然后带我们登上弥陀殿旁边的一座小楼。她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对我们说:“1936年5月弘一法师由南普陀移居日光岩时就住在这座楼上。住寺期间,他撰写了许多佛学著作,并向日本请得大小乘经万余卷,亲自整理,编成《佛学丛刊》第一辑交上海世界书局出版,自写序言。又致书仁开法师,声明取消‘老法师、法师、大师、律师’等尊号。”

 

在日光岩,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弘一法师自出家后,对世事已不甚了了。鲁迅、郭沫若、郁达夫,这些当年先后东渡日本留学的青年,他似乎都已淡忘。1936年春,郁达夫到福建任省政府参议,与友人到南普陀寺游览,提出希望见见仰慕已久的留日前辈弘一法师。第二天上午,广洽法师陪郁达夫渡海到鼓浪屿日光岩,拜访法师。其时郁达夫已蜚声文坛,但法师对他却一无所知,只是拱手致意,合十问讯而已。事后郁达夫回忆说,法师清瘦如鹤,语音如银铃,举止安详,仪容恬静,虽只谈一二句,却殷勤之极,使人入目难忘。郁达夫对这次会晤十分珍视,归后即赋诗抒怀,诗中有“远公说法无多语,六祖传真只一灯”一联,颇能写出其神韵。

 

万石岩寺又名万石莲寺,位于厦门东郊狮山,在现今的万石植物园内。始建于明代,清康熙年间重建。殿堂精巧,亭台错落,处于万石丛中,故此得名。岩下幽壑流泉,别有洞天。岩颠石刻,蔚成奇观。我们来到这里,已近黄昏,山门两侧,弘一大师题写的柱联“万中参一法,石上悟三生”隐隐可见。接待我们的是青年时代出家的开因姑,她也有幸见过弘一法师。

 

    “弘一法师是1937年3月11日由中岩移居到万石岩的”,开因姑说,“法师住到这儿不久,厦门市准备召开第一届运动会,有人建议请弘一法师为大会创作会歌,许多人都以为这位一心弘法不问俗事的法师,是不会答应的。谁知出乎大家意料,法师竟慨然应允,撰写了一首充满爱国激情的运动会歌。歌词是:‘禾山苍苍,鹭水荡荡,国旗遍飘扬!健儿身手,各献所长,大家图自强。你看那,外来敌,多么披猖!请大家想想,请大家想想,切勿再彷徨。请大家,在领袖领导之下,把国事担当。到那时,饮黄龙,为民族争光!到那时,饮黄龙,为民族争光!’”

弘一法师在万石岩期间,“七七事变”发生。在万石岩,陪同我们前来的厦门市佛教协会理事、太平岩寺住持释世澄,进明寺监院释普端等说起当时发生的事:日本侵华的消息令法师无限愤慨。一天大师外出,在马路上听到有人吹口琴,曲子是日本国歌,回来后,大师写道:“归途凄风寒雨。”这年农历九月,弘一法师在青岛讲经返回厦门时,厦门风云甚紧,敌机敌舰常来骚扰,弟子们为了他的安全,求他转入内地。法师说:“为护法故,不怕炮弹,倘值变乱,愿以身殉。”并自题居室“殉教堂”。日本某舰队司令造访法师,要求法师用日语对话,法师坚持“在华言华”,拒绝说日语。又邀法师赴日弘法,法师回答:“出家人宠辱俱忘,敝国虽穷,爱之弥笃,尤不愿在板荡时离去,纵以身殉,在所不惜。”他到处书写“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有时还加跋语:“佛者,觉也。觉了真理,乃能誓舍身命,牺牲一切,勇猛精进,救国护家,是故救国必须念佛。”这是在民族危亡的特殊时期对佛教宗旨的深密、高远的概括和弘扬。

 

    图为弘一法师驻锡过的厦门日光岩寺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