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追寻李叔同足迹系列之六:组织战时救护队

2003-12-05 00:42:44
华夏经纬网

福建泉州的大开元寺,曾是弘一法师驻锡地。福建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泉州市佛教协会会长、泉州大开元寺方丈道元法师接待了我们。他带我们来到位于寺院西侧的尊胜院。尊胜院五开间,朝南,中隔园庭,又有五开间回向,环境幽静。道元法师指着尊胜院西侧的禅房说:“弘一法师曾五到开元寺,每次都住在这里。法师在这儿除了开办南山律学苑及讲经外,潜心著述,完成了《行事钞》、《拾毗尼义钞》的校点。”

 

“抗战时期,弘一法师感时伤乱,忧国忧民。他讲经弘法,座后壁上常悬挂一幅他手书的中堂:‘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道元法师向我们讲述了弘一法师在泉州及开元寺的一些事情:有一天吃午饭时,他对僧众说:“吾人吃的是中华之粟,饮的是温陵(泉州古称)之水,身为佛子,于此时不能共纾国难于万一,自揣不如一只狗子。狗子尚能为主守门,吾人一无所用,而犹腼颜受食,能无愧于心乎?”说罢凄然泪下。1938年,法师的学生丰子恺想接他到桂林避难,法师回信说:“朽人年来老态日增,不久即往生极乐。故于今春在泉州及惠安尽力弘法……犹如夕阳,殷红绚彩,瞬即西沉。吾生亦尔,世寿将尽,聊作最后之纪念耳。”体现出一股忧国忧民的浩然正气。1941年,弟子传贯来看望弘一法师,送法师一束红菊花,法师托菊述怀,作《红菊花偈》,表达自己殉教流血的爱国感情和保持晚节的操守:“亭亭菊一枝,高标矗晚节。云何色殷红?殉教应流血!”此时,晋江永宁一带常有日军骚扰,弘一法师招集弟子组织晋江县佛教徒战时救护队,对弟子们说:“我们佛教徒亦国民一分子,爱国之心当无后人,捍卫国家乃国民天职。”可贵的民族气节和爱国情操溢于言表。这一年冬天,弘一法师自晋江檀林福林寺入泉,住开元寺,上海刘传声居士担心法师因为战乱而影响律学研究,给他寄来一千元的供养,法师把这一千元连同夏尊送给他的白金水晶眼镜一并送给开元寺作为斋粮,而自己则节衣缩食,严持戒律。

 

道元法师说:弘一大师在俗时才华横溢,诗词、书法、篆刻、绘画、音乐、戏剧等无所不精,出家后其他的艺术都放弃了,只有书法仍作为他广结善缘、弘扬佛学的方式留了下来。如今在开元寺以及民间仍保留着大师赠送的字幅,字幅的内容有“不为众生求安乐,但愿世人得离苦”;“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最后之胜利”等。从中足以看出大师独树一帜的书法艺术、高尚的人格和他的一腔爱国情怀。84岁的李鸣群老人说起60年前弘一大师为他书写“最后之胜利”的情景:“那年我去拜访弘一大师,他知道我在学校里喜欢美术,对我特别亲切,我拿出一本纪念册请他写字给我,他就在纪念册的前面盖了一个佛祖释迦牟尼的印,在最后一页写了‘最后之胜利’,这是抗战时的宣传口号,他对我说:‘一定要争取最后的胜利。’”这珍贵的墨迹,李鸣群仍视若拱璧,大师那坚定的声音至今在老人耳边回响。

 

题图为弘一大师生前住于开元寺尊胜院之寮房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