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追寻李叔同足迹系列之七: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业

2003-12-16 13:37:52
华夏经纬网

泉州市裴巷深处一个老户人家的宅第如今已翻盖成闽南地区典型的二层小楼。房屋虽已翻新,但从室内摆设的灵芝太师椅、雕花红木架子床和悬挂的锦裱金地大字屏条来看,仍不失往日的气派。宅院的主人是对弘一法师怀着深深敬意的陈珍珍老太太。

 

“我在中学时代有幸两次谒见过弘一大师,承不以稚鲁见弃,谆谆以勤奋、习劳、好学三者勖勉,六十多年来,不敢一日或忘,常自厕于私淑弟子之列。”

 

年过八旬的陈珍珍是老一辈教育工作者,现在是泉州市弘一大师学术研究会理事长。她终身从事教育工作和慈善事业。跨进她居室的大门,迎面墙上挂着的各级政府颁发给她的奖状和荣誉证书立即映入眼帘。陈珍珍老人向我们讲起当年弘一大师对她的激励:

 

“我出生在闽南一大户人家,少年时代在教会办的学校上学,原来信奉天主教。我第一次拜见弘一大师是在1934年,当时我只有十四五岁,大师正在承天寺讲经,讲的是《普贤行愿品》。到承天寺的时候,看到大师慈悲的德相,让人一见就肃然起敬。讲的内容虽然不大懂,但大师是天津人,讲的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同时大师也是音乐家,注重讲经的声调,阴阳顿挫,就像上诗歌朗诵课、音乐课。当时听讲的有三十来人,大家都很专心,连一支笔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我第二次拜见大师是在1939年,弘一大师正在永春普济寺闭关,不能见人。听说来的是一群青年学生,大师破例与我们交谈。普济寺在深山中,记得那是端午节的第二天,大师身穿麻布长褂,为白色染成的灰色,颜色不匀,脚穿罗汉鞋、布袜子。他吃饭用的碗筷干干净净。大师见人面带微笑,说话温和而缓慢。有的电视剧把大师表现得很悲观,这是对大师没有做过深入的研究,是不符合实际的。那天大师对我们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任务,就是要勤奋,要惜福,要习劳。现在正是抗日战争最激烈的阶段,作为一个青年人,应该懂得爱惜国家的物资,’因为那时物资比较缺乏,他是要我们懂得惜福,要习劳,要勤奋,要热爱祖国。我对大师的这番话一直铭记在心。六十多年来,我始终遵循大师的教诲,为国家的教育和文化事业贡献我绵薄的力量,无论遇到任何困难也没有动摇我教书育人的志愿。”

 

在泉州,听弘一大师讲经而如今健在的,还有一位叫陈祥耀的先生。陈老也已80高龄,退休前是福建大学中文系教授。六十年前在大师的一次演讲中,他曾担任记录。我们在采访陈珍珍的那天下午又拜访了陈老。老先生回忆起当时的情况:“那是一个春天,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天下着细雨,弘一法师在梅石书院的图书楼上讲演,听众大约有一百多人,大部分是学校的师生,当时我正是青年学生。那天讲演虽然只有两三个钟头,但讲的内容很全面,概括得很深刻,而且有他独到的见解,跟一般佛学概论的书、哲学史的书,介绍佛教的源流宗派还是有所不同的。”几十年来,陈老对弘一大师一直很崇拜,他也是一位弘一大师研究者,写过《艺事全能书独圣》、《重谈我对弘一法师的认识》等多篇论文。“弘一大师在俗时,积极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出家后仍很关心教育事业。”泉州市90高龄的老教育工作者廖博原老人回忆1940年的往事说:“大师在南安灵应寺时,我们县立小学的几位校长拜见他,向他说起教师生活清苦,是否可以改业。大师听了直摇头,说这个不可以的。他说小学是栽培人才的基础,关系国家民族至重且大,小学教师目下虽清苦,但人格实为高尚,劝我们不要轻易改业。听了大师的话,我们深为敬重,打消了改业的念头。”

 

当代美学家朱光潜曾说:弘一大师是“以出世的精神,做着入世的事业”。“抱热心救世之弘愿,不唯非消极,乃是积极中之积极者”,岂不正是出家后弘一大师的行事之本?

 

题图为在陈珍珍居室前合影留念,左起第三人为陈珍珍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