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追寻李叔同足迹系列之八: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2003-12-24 15:27:22
华夏经纬网

 

温陵养老院是1942年弘一法师圆寂的地方。它最早是唐代闽贤首科进士欧阳詹的家庙“不二祠”。宋代理学家朱熹任同安主簿时,常到这儿讲学,建亭种竹,书“小山丛竹”。清康熙年间通判徐之霖建“小山丛竹书院”。1925年,泉州佛教会就此办起了老龄僧人安养院。弘一法师晚年便住在这里。

 

由泉州市弘一大师学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林长弘先生带路,我们来至市区东北部桂香境巷子内的第三医院,这儿正是昔日之温陵养老院。“小山丛竹”石牌坊犹自屹立,三开间五进深的旧房屋,东边的那间是大师圆寂的晚晴室。晚晴室木门紧锁,室内阴暗潮湿,墙皮脱落,屋顶漏痕累累。室内的陈设按原样已移至开元寺的弘一法师纪念馆。在纪念馆,我们已经见到室内的原物:一张破书桌、旧椅子和木凳,一个挂着旧蚊帐的木板床,木架上支着一个生了锈的破搪瓷洗脸盆,极其简陋的文具和一只破钟表,床下有几双旧鞋。还有一节小而短的树枝,枝端有分叉,是大师用来刷牙的;有一薄薄的像网兜一样的布袋子,原不知为何物,听人介绍才知这是虫网。原来大师打生水洗脸担心水中有小虫子,他怕伤害小虫的性命,那虫网是用来过滤小虫的。这就是大师留给人们的全部“家当”。

 

林长弘先生向我们谈起大师圆寂的前前后后:那年旧历八月十五、十六日,连续两天,法师在开元寺尊胜院宣讲《八大人觉经》,十六日这天,还在温陵养老院讲了一课,题为《净土法要》。听众们明显地感到,法师讲演已不如先前那般声洪力足了。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应请为转逢、转道书写大柱联,因劳累过度,下午开始发烧。第二天,食量减少。后三四天,力疾为晋江中学学生书写中堂百余幅,病情进一步加剧。八月二十七日,整天断食。只饮开水,药品一律拒绝。二十八日,叫妙莲法师到卧室,口授遗嘱,由妙莲书写。二十九日,嘱咐临终时助念等事。三十日,整天默念佛号。九月初一,上午为黄福海写座右铭一幅,下午写“悲欣交集”4字交妙莲。初二,命妙莲书写回向偈。初三,命妙莲代书写遗嘱交给院中,其中有“过化亭有一部分已经破损,请董事会加以修葺”等总共4条。初四日,晚八时整,作吉祥卧,安详圆寂,年63岁。

 

法师有遗偈一式两份,一寄夏丏尊,一寄刘质平。偈云:“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术,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亡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现今仍健在的老画家林应怡当时曾为大师涅槃画像。林老先生回忆当时情景说:“他右手靠在枕头上,静静地躺在那里,升西的时候,姿态很安详,像睡觉一样,跟平时一样的深沉而且面带笑容。”

 

弘一法师灵龛于九月十一日晚在承天寺化身窑荼毗。承天寺主持观严法师当年曾为弘一大师挑经送饭。老法师带我们来至寺院东北隅,那里有“弘一法师焚化处”,在一块空地上竖有石碑以做标记,往东是大师当年所居一尘不染堂。82岁的观严法师说:“弘一大师焚化的第二天早晨,捡拾灵骨,得坚固的舍利大小一千八百余颗。”说罢,老法师又把我请进他的禅房,取出当年他与大师的合影并深情地回忆说:“我19岁那年出家,弘一法师替我皈依三宝,晚上在草庵拜佛到10点钟。他吃饭很简单,在檀林他吃的全是地瓜……”

 

弘一法师舍利塔建在泉州著名的名景名胜之地清源山上。塔为花岗岩条石仿木结构,四方八角攒尖式建筑,穹窿顶藻井式石拱斗,塔内有大师弟子丰子恺所作弘一大师遗像。舍利塔边上还有赵朴初、虞愚等名人题刻。

 

与我们一同前来的林长弘先生说:“半个多世纪过去,大师风范犹存。在泉州,他始终受到人们的尊崇与怀念。在我们闽南一带,建有多处弘一大师纪念馆。为更好地研究大师一生的经历与贡献,泉州的圆拙法师与陈珍珍老师发起编辑了《弘一大师全集》共8类10大册。1994年11月,江泽民在视察泉州时特意前往开元寺参观弘一法师纪念馆,他称赞《弘一大师全集》的出版为研究大师思想、言行提供了全面系统的材料,是出版界的一件大事。赵朴初对弘一大师评价说:‘他是近代一位了不起的高僧,他的一生可以说是立德、立公、立言的一生。’”弘一大师在“华枝春满,天心月圆”时安详西去,身后他留给人们一笔丰厚的宗教与文化的遗产。(章用秀)

 

题图为弘一大师舍利塔之全景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