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追寻李叔同足迹系列之九:再传弟子说《送别》

2003-12-31 10:01:44
华夏经纬网

钱仁康是刘质平先生的弟子,我国现代著名音乐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研究李叔同歌曲创作的专家。钱先生编著的《弘一大师歌曲集》精辟严谨,深受学界推崇。笔者在杭州时,年逾八旬的钱老先生正在这儿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抓住这个机会,我来到他下榻的玉泉宾馆。老先生向我谈起李叔同编创的那首千古名作《送别》歌。

 

钱老说:“李叔同先生是我国从事乐歌写作的先驱者之一。他对乐歌写作早有独到见解,并且有很高的建树。当时李叔同先生的乐歌大体分几种情况,一种是他本人作词兼作曲的,一种是由他作词、别人作曲的,一种是别人作词、李叔同作曲的,也有用外国曲调配以我国诗词组成的乐歌,还有一部分是填词歌曲。《送别》便属于填词歌曲。这首《送别》歌作于李叔同先生在杭州浙江一师任教期间,最早见于《中外名歌五十曲》。《送别》的曲子间接采自美国通俗歌曲作者奥德威作词作曲的《梦见家和母亲》。《梦见家和母亲》先传到日本。日本明治时代学校歌曲歌词作者犬童球藏用它的旋律填写了《旅愁》的歌词,刊载在明治四十年出版的《中等教育唱歌集》中。李叔同先生是根据日本犬童球藏的《旅愁》歌填写《送别》歌词的。”

 

“既然《送别》歌的曲子源于美国歌曲,李叔同先生有没有自己的创造呢?”我直截了当地向钱老提出了这个问题。

 

钱老回答说:“当然有。奥德威是‘奥德威艺人团’的领导人,曾写过不少艺人歌曲。《梦见家和母亲》是一首典型的艺人歌曲,其中每一句旋律的结尾都有一个强拍上的切分倚声,好像一声长叹,这正是某些艺人歌曲的特点。但《送别》的旋律和《梦见家和母亲》不尽相同,其中每四小节出现一次的倚声已被删除,因此旋律显得更为干净利落,更能为中国人所传唱和接受。

 

“《送别》歌的歌词更具有创造性。它的歌词词清语丽、恬静淡远,使词曲之间达到天然完美的契合。”

 

钱老又将日本犬童球藏《旅愁》的歌词与李叔同《送别》的歌词做了对比:“《旅愁》的歌词是:‘秋夜凄凉,难入梦乡,长空闪星光,独自一人苦思念,寂寞且悲伤。我怀念啊,故乡亲人,回忆永远留在我心上,夜夜踏着童年的路,梦里回故乡。’《送别》的词则纯粹是一种新的创作。它既有中国传统诗词的深远意境,又以鲜明流畅的语言抒写出人世间最真挚的情感。歌词中的‘夕阳山外山’的句子,出自清人龚自珍诗:‘未济终焉心飘渺,万事都从缺憾好;吟到夕阳山外山,古今谁免余情绕。’李叔同先生非常喜欢这首诗。1939年1月14日他在厦门南普陀佛教养正院讲演时还吟诵了这首诗,以作‘临别赠言’。《送别》的歌词中用了‘夕阳山外山’的句子完全是根据主观思想和情绪的需要,而不是旧体诗词的翻版,它让人感受到中国人文的厚重与深沉,深化了歌词的主题。这一点又是《旅愁》的歌词所无法比拟的。”

 

“《送别》的歌词和曲调在意境和形式上达到了无与伦比的和谐与统一,显示了作者李叔同先生超然的思想境界,非同一般的思想修养、艺术才华和创作精神。”作为现代资深音乐家,钱先生对《送别》的概括正点出了这首歌在国人中久唱不衰、流传深远的原因。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这情深意远、动人心弦的歌曲将永远传唱下去。(章用秀)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