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20年前承包荒山种树 期满镇政府拒不兑现

2004-08-11 10:20:31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811日讯:据新华网报道,今年69岁的张连富,是天津市蓟县五百户镇九百户村一位普通村民。1984年,他承包了近千亩荒山种树绿化,希望日后能依靠这个绿色银行过上好日子,没想到前后投入14万元、辛辛苦苦20年,荒山变绿后,却面临着合同期已满,镇政府拒不兑现合同,一分钱补偿也拿不到的窘境。

 

张连富:承包20年 合同收益难兑现

 

6月11日中午,记者来到天津北部的蓟县五百户镇九百户村,又徒步近10里山路,找到张连富承包的山场。记者看到,山坡上的树木郁郁葱葱,整个山场已成规模,难以想象这里以前竟是一片荒芜。在林中一座低矮的平房记者见到了张连富老人。小屋破旧不堪,光线昏暗,两张破桌子上摆着煤油灯和一摞方便面箱子。午饭时间,老人坐在土炕上,正就着咸菜啃着面饼,外衣的肩膀处已经破了一个大口子,裤子磨得到处是补丁。在这个不通水电的山沟里,张连富和老伴呆了整整20年。

 

张连富说,1983年,48岁的他在部队因公负伤致残,转业回到地方,当时九百户乡干部找到他,希望他能主动承包原"九百户乡山场"的山林。山场平面面积虽然为803亩,但山势高低崎岖,实际面积在一千亩以上。那时的山场几乎都是秃山,乡里偷砍树的现象非常严重,山上没几棵树。由于条件差、难管理,之前乡里找了几户人家都没人敢接手,有五个儿子的他,同意了乡里的请求,并同五百户镇(原为九百户乡,2003年7月撤乡并镇)签了合同,其中在收益项约定:"原有各种柴树和新发展的各种柴树,平时修剪的枝子和采伐,甲乙双方各提成50%"

 

2002年底承包合同到期,张连富打算结束山上的生活与老伴回家安度晚年,但该得到多少钱成了大难题。郭秀民(天津市林业局林政处)说,根据《天津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办法》第9条第1款规定,单位和个人营造的林木,其所有权属于营造单位和个人。按照原合同规定,承包期满后,张连富应得林场内50%的林木拥有权,也就是说,有一半的柴树归他所有。但是现在山刚刚变绿,这些树实际上不能伐,也不允许伐。

 

20年来,张连富老人累计投入十几万元。他给记者算了一笔帐,雇工修了一条进山的路,建了一个蓄水池,买树苗树籽,这些投资最低估算也有14万元。

 

此外,张连富全家还付出多年的辛苦:由于山场远离村庄,每日往返费时费力,张连富在山上自己动手搭建小屋;刚开始种树的几年,吃水要靠担挑,后来才有了蓄水池,吃山上积存的雨水;山地贫瘠保持不住水土,为保树苗成活,种子必须培育出幼苗再移栽到山崖上,而且要每天往返挑水浇苗;为防火灾,他带全家徒手开山修出一条防火道,每天都要在山里巡视若干次,生怕发生意外,等等。

 

他对记者说,现在这个林场已经具有一定的规模,有200多万株树木成活,大小树苗粗算下来,至少值100多万元。而且有了生态小环境,林子里开始出现很多小动物。

 

    张连富说,从2003年6月承包到期后,他找林业站、镇长等有关部门交涉30多次,当时的王镇长表示为奖励他多年辛苦,会给他修缮房屋,并给予14万元的经济补偿。但后来这位镇长调离,这件事就没人过问了。

 

五百户镇:要不延包50年 要钱一分没有

 

2004年5月,五百户镇林业站的工作人员拿来一张合同要张连富签字,上面写着:"原蓟县九百户乡人民政府与张连富于1984年4月20日签定的林场承包合同,现已到期。依据原合同约定的分配方法,原九百户乡人民政府(现五百户镇人民政府)无力支付张连富应得的补偿。因此,镇政府决定将原合同延期50年,由张连富继续承包,以此作为补偿。50年后,林场内所有林木及自行投资建设的基础设施均归镇政府所有。"

 

"我辛苦了20年,没向镇里要一分钱,现在希望镇里能给个最基本的回报,然后把一座绿化了的山场交给国家,最后却等来了这么个结果。"看着这份新合同,已经69岁的张连富怎么也想不通。 

 

记者随后采访了五百户镇政府相关负责人金静(五百户镇副镇长)说:"老合同上规定,林场中果树的产出效益和各种柴树修剪下的枝子全部归张连富所有,现在他一年卖果子就能挣3000多元,这足够抵消他的补偿费了!再说了,柴树砍伐下来的枝条有50%属于镇政府,可这么多年来我们根本没要他一分钱,他现在想起跟我们要钱,我们还想跟他算这些年欠镇里的帐呢!"

 

    金静说:"说实话,现在镇里的行政开支完全依靠财政拨款,经济非常困难,我们一些干部前年的工资到现在还拿不到,我们上哪儿找钱给张连富补偿?而且老合同上关于收益分配的问题写得不明不白,我们无法认定该给他多少钱,他想要钱就去法院打官司,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即使他赢了官司,镇里也没钱给他。其实镇里对他够仁至义尽了,50年的续包合同条件很优厚,我们不收他一分钱的费用,承包期内可以发展种植业和养殖业,开发旅游资源挣钱。"

 

为防火灾,老人带全家徒手开山修出一条防火道

 

张连富气愤地说,"山里交通不便、而且一直没电缺水,平均每年林场的效益不到1000块钱,去年山货只卖了350元,如果能挣那么多钱,谁不想继续包下去啊!镇里想一分钱也不花,让我在这帮镇里看林子,50年后这片林子就全部归镇里所有,这合理吗?合同说50年承包期内能得到效益,但这个地方连正常的生活都难以维持,靠我个人投资来通电引水,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

 

    站在破旧的小屋外,张连富指着郁郁葱葱的林子说:"我在这里过了20年,几乎每棵树都是亲手种下的,我对林场有感情,就是让我把树砍了卖钱,我也舍不得啊!其实我心里想,政府只要把我这些年投入的辛苦钱给我,让我们老俩口能维持生活、安心养老就行,这片林子就当我给国家做贡献了。现在政府让我再包50年,可我都69岁了,精力跟不上了,儿子们也大多不同意继续干下去,这合同我实在没法签呀!"

 

林业局:老人应得补偿 霸王合同须改

 

郭秀民(天津市林业局林政处)说,承包山林应该是政府和个人双赢,但这份20年前的老合同如今看起来更像是一份"霸王合同",里面给张连富规定了大量的义务,如失火、砍伐树木等都要被乡政府罚款,涉及到应得的利益时却只有不到两行字,而且语意模糊。依据我国有关法律法规,林场火灾肇事涉及刑法,应由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和授权单位进行处罚,乡级政府根本无权处罚肇事部门或个人;合同里规定未经同意砍伐树木也要被罚款,但依据《森林法》,这种行为属于滥砍滥伐,应交林业部门处理。

 

"张连富付出了20年的劳动,现在荒山变绿了,路和蓄水池也修了,如果他不愿意延包,镇里应该给予一定补偿,这是合理的要求,"郭秀民说,对于一位辛苦20年的老农,镇政府应表示出积极的态度,即使财政拿不出钱,也把困难向张连富交代清楚,但现在五百户镇政府一心只想着如何才能省下这笔钱,一句冷冰冰的"没钱"把老人拒之门外,甚至还提出放弃林木所有权、继续延包山林的近乎无理的要求,于情于理都让人无法接受。但市级林业部门目前无法介入这场经济纠纷,因为当初张连富的这份合同并没有在林业部门备案。按有关法律规定,当个人与单位之间发生林地所有权、使用权争议,应交当地的区县人民政府处理,调解不成只能向法院起诉。

 

    郭秀民说,以后50年随着国家对环境保护重视程度的提高,这片森林会越来越增值。镇政府要签新的合同,也应在保证张连富50%林权的前提下,按照《农村土地承包法》和《森林法》规定签定规范的林场延包合同。延包后五百户镇政府还应帮助承包人修缮房屋、通上水电,每月发放一定数额生活补助。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