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津:在民间自生自灭 中国式摔跤路在何方?

2004-08-19 10:15:28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819日讯:据新华网报道,就在雅典奥运会如火如荼之际,一群津门汉子却为了一项濒临失传的中国古老体育运动尽心尽力。由于我国体育的奥运战略,使得中国式摔跤--这一流传了几千年的古老技艺日渐式微。为了传承这一国粹,几位老人在海河边孤单守望;为了弘扬这一国粹,几位民企老板慷慨解囊。

 

    然而,由于只能在纯民间的土壤里自生自灭,练习这项技艺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中国跤,路在何方?

 

海河边,几位老人的孤单守望

 

海河边的一块沙地上,里三层外三层围了百余人,叫好声阵阵传来。场中一老一少两位武者正在对峙。只见少年身手敏捷,抢上底手,背步拧腰,一招"叉入"紧接一个"回马勺",都被老者一一化解。"不行,你这绊子不行,看我的!"话音刚落,少年已被老者摔倒在地。众人彩声四起。少年急了,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双手一晃抓上老者的褡裢,背右步撩左腿,又使了一招"钩子"。老者左脚轻点少年右腿,少年刚要还招,老者已撤回左腿变作底桩,拧腰甩腿,"假踢真钩",又将少年摔翻在地。

 

这是8月15日发生在海河边的一幕。这块沙地,就是天津"顺达跤社"的跤场。谷洪志(顺达跤社社长)说,我们几个老汉在此练把式,就是为了收徒传艺,不仅不收费,练习时还提供跤衣、跤鞋给大家使用,只为了把快要失传的中国式摔跤发扬光大。

 

"我们每天在这河边儿玩儿两跤,一来是自己活动活动身子骨儿,二来其实也是在吸引大家,盼着能有几个年轻人真喜欢上这项运动,我们也好把这一身的功夫传下去。否则,等我们这一茬儿人没了,中国跤可就真失传了,中国的这个国粹要是断在了我们手里,我们的罪过可就太大了!"56岁的谷师傅说。

 

郑国瑞师傅今年63岁,是民国时期摔跤名将张鸿玉的嫡传。郑师傅是1960年到1966年连续7年全天津市比赛的冠军,在摔跤行里的口碑甚好。他收的一对孪生双胞胎徒弟因为练摔跤没有出路,改行说了相声,现在成了颇受欢迎的演员。这哥俩常来捧师傅的场,连摔带说,练的都是真功夫。

 

1999年代表天津体院参加法国巴黎市长杯中国式摔跤锦标赛并荣获季军的赵围,是中国最后一代科班出身的中国式摔跤运动员。1994年第七届全运会取消中国式摔跤项目后,赵围就改练了柔道。"都为奥运项目让路了,我们练中国跤也没希望了。"如今,26岁的赵围在天津一所学校当了体育老师。

 

65岁的时金刚是原天津队中国跤、国际跤和柔道总教练,现已退休,每逢跤社活动,时老总要来看一看。近几年中国式摔跤在国外很受欢迎,成立了不少中国式摔跤俱乐部,有的人还在此基础上加入手部动作,改名为"手搏"。而在国内练习中国式摔跤的人越来越少了。

 

    对此,时老激动地说:"再这样下去,恐怕要不了几年,我们就只能看着老外用变了味儿的中国式摔跤来摔中国人了!"

 

津门跤技源远流长

 

说起中国跤,"顺达跤社"几位老师傅神采飞扬。

 

摔跤运动古已有之。古代称摔跤为"角抵""角力""相扑""争跤""掼跤""摔角",到了近代才叫作摔跤。《水浒传》描写的宋代燕青就是擅长"沾衣十八跌"的摔跤高手。元明清时期,融合了蒙古族、满族摔跤技法的中国跤日渐发展成熟。在清末,出现了高手云集、各具特色的四大"跤城":北京、天津、保定和济南。

 

民国时期,天津卫摔跤行里有"四大张、一大王"之称,那就是张魁元、张连生、张鸿玉、张鹤年、王海兆五位著名的跤手。谷洪志师傅就是"四大张"里张连生的徒弟。鼎盛时期天津摔跤高手云集,跟北京、保定地区相比,天津的摔跤流派最适合实战,动作泼辣实用。

 

"大绊三千六,小绊赛牛毛",津门摔跤高手技术全面,每个人都有绝活,因此双方对摔,考验的是技术,而不是力量。天津过去讲究"快跤",两人见面用手互相一晃对方,瞅准机会一近身就出招下绊,吃招的一方已经倒在了地上。

 

张少华师傅介绍,"三年把式不如当年跤。"摔跤除了有很高的观赏价值,还有着很强的竞技性和实用性。摔跤由于没有套路,所以检测的唯一办法就是实战,比起要练上十年八年的武术来,摔跤确实很实用。

 

谷师傅说,中国式摔跤讲究上、中、下三盘合拢,先要练熟基本功。上盘:支、横、盖、涮;中盘:崴、拽、走、胯、入;下盘:抽、踢、盘、跪、过。中国式摔跤与传统武术不同,武术注重套路的练习,而摔跤则没有套路可言,它是"土地的文章,当场的变化",全凭现场根据形式随机应变,使出各种"绊子"。而这"绊子"可是不计其数的,实际上没有人能精通所有的"绊子",而是要练就一两下绝活儿。不过还是要尽可能多地学习各种"绊子",为的是有所了解,以便实战中知道如何破解。

 

摔跤不是单纯有力气就行的,而是力量与技巧的统一,"一巧破千斤,一力降十会"就说明了它俩的辩证关系。张师傅说:"力量跤永远不延年,延年的是功夫跤,所以摔跤也要讲究技巧,它是个斗智斗勇的项目,要摔得寸、巧、脆,这样摔出来才叫漂亮,要是单靠蛮力,那摔跤的艺术性就大打折扣了,也就不好看了。"

 

    几位老师傅说,中国跤的辉煌只能截止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至今复兴之路依旧艰难。文革期间全面禁止摔跤,10年的功夫,中国跤运动人才出现了断层,许多先进的技艺失传了。其实中国式摔跤深受中国文化的熏陶,在观赏性上是其它类别的摔跤不可比拟的,它典雅、优美而且具有东方神秘的色彩,完全有理由在中国乃至世界进行推广。日本的柔道和韩国的跆拳道都在全世界有了广泛的支持者,中国跤为什么就不可以呢?

 

用武德争夺青少年

 

"顺达跤社"成立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慕名而来的中国式摔跤爱好者已近百人,值得欣慰的是有一些十六七岁的大男孩也对这项传统运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参与到其中。

 

丁玺是"顺达跤社"的赞助人。大至跤衣跤裤,小到一颗大头针,丁玺为跤社费尽心机。他说:"中国跤是个好东西,除了强身健体,它更重视对意志品质的培养。我就是要用它来跟网吧争夺青少年,以此回报社会!"

 

忌烟限酒、孝敬父母是摔跤行里最重视的武德。张少华师傅说,学摔跤,首先要尊敬父母、师长,爱护幼小。不能仗着会摔跤就去恃强凌弱,招惹是非,要"上场如老虎,下场如绵羊"。不能到处显摆,否则会遭同行夹磨,不受待见。摔跤行有三不摔:"老不摔、少不摔、回头佬儿不摔",这就体现了公平友爱的武德。

 

20岁的小林子是跤社不久前招收的学员。入社前他在社会上晃荡了几年,沾染了抽烟喝酒的恶习。参加了跤社的几次活动后,他母亲给跤社打来电话:"现在这孩子烟酒都戒了,对人也有礼貌了。参加跤社一来身体练好了,二来有老师傅管着,不会到外面惹事。"

 

谷师傅告诉记者:"现在提倡全民健身,我们非常希望这项运动能够得到普及。本着强身健体的目的,摔跤其实是男女老少都能练的,老年人练些基本功不但长劲儿,还长精神。再说,我们根据人们的不同情况教授不同的技术,比如女孩子学,就会偏重教她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比如一些摔法、打法,甚至一些逃法,这样不但锻炼了身体,还能够达到防身自卫的目的。"

 

"其实中国式摔跤完全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发展,外国人对咱们这项东方韵味十足的运动很感兴趣,法国总统希拉克在观看了一次之后,就痴迷上了这项运动,正是因为希拉克的推广,现在巴黎每年都要举行一次"中国式摔跤巴黎市长杯"国际邀请赛,每年都有很多国家参加。现在除了法国,美国、意大利、新加坡、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等国都有中国式摔跤运动开展,可以说已经遍布全世界了。"几位老师傅不仅对中国式摔跤在中国的发展了如指掌,对它在世界范围的发展也一直都在关注。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们相信中国式摔跤在全世界的发展前景是光明的。柔道和跆拳道能做到,中国式摔跤也一定能做到!"

 

(背景资料)什么是中国式摔跤

 

    中国式摔跤是两人徒手较量,以摔倒对方为胜的竞技运动。它是我国最古老的体育项目之一。最简单的摔跤技术产生于原始社会。原始人为了求得生存,在狩猎过程中,在人与人或部落与部落之间的冲突中,利用徒手搏斗的形式,以求得食物或自卫,从而产生了摔跤动作。平时,有意识地练习和传授这样的技术,经过不断发展,摔跤便成为一项体育运动。

由于我国历史悠久,地域广阔,摔跤的名称繁多。古代称摔跤为"角抵""角力""相扑""争跤""掼跤""摔角",到了近代才叫作摔跤。

 

    中国式摔跤原是肉搏的技术,是从踢、打、摔、拿的徒手搏斗发展而来。南朝人任昉撰的《述异记》中说,上古时期的蚩尤部落都会角抵,曾用这类技术与黄帝部落激战。《礼记·月令》记载西周把角力列为军事体育项目。古书中记载着许多春秋、战国时期两人摔搏的事例。

历代王朝都培养一批摔跤好手,在节日盛典上,给帝王将相表演摔跤,供其享乐,或给外国的使者表演,以示威武。

 

秦、汉以来,摔跤也是广大民众强身自卫、喜闻乐见的竞技运动。经常在广场上举行表演比赛。汉朝元丰三年(公元前108年)举行的摔跤比赛,附近三百里的居民都来观看。大文学家及天文历算家张衡看了摔跤表演后,在二京赋里赞扬说:"临回望之广场,程角抵之妙戏"。到了唐宋时代,摔跤(相扑)开展得更为广泛,一年两度搭起台子举行表演比赛。当时的比赛已初具规模,有约定俗成的规则,有裁判员,胜利者还获得奖品(其比赛的形式和现在日本相扑一样)。《水游全传》第七十四回"燕青智扑擎天柱"一章,生动地描写了摔跤比赛的场面、规则和技术。当时涌现出一批全国闻名的摔跤手,如唐代的蒙万赢,从小入"相扑朋"(摔跤组织),专门从事摔跤活动。他在十四五岁时就"拳脚敏捷"。长大后技术精湛,比赛经常获胜,并多次赢得奖赏。"万赢"呼号自此名扬四方,他真实的姓名反而被人遗忘。他以摔跤为职业达数年之久,并乐于传授技艺,"五陵少年,幽燕任侠,相从诣教者数百"。宋代还有了女子摔跤。

 

靠表演摔跤为生的艺人自古就有。解放前,北京、天津、上海、南京、济南、沈阳等地都有卖艺的摔跤场。这些地方是摔跤爱好者集会的地方,它在开展摔跤运动、交流技术、提高个人技艺方面起了一定作用。《中国跤术》作者之一的满宝珍同志就是北京天桥跤场的老艺人。

 

古代的摔跤是裸体或穿象鼻裤--兜裆(如日本相扑运动员的服装)进行。主要较量力气,拼体力,比赛可以拳打脚踢,使用逼迫关节的擒拿方法,经常把对方摔至不能抵抗为止,以至有些比赛出现流血场面。后来规则逐渐改进,技术向灵活、敏捷的方向发展。服装逐渐改为穿短袖上衣,系腰带,芽长裤和鞋。把对方摔到三点着地--除两脚外身体各部(包括手、肘、膝)着地即为失败。先失一跤者负,后来改为三跤二胜。比赛不分体重级别。

 

民间摔跤的传统形式是某一个地区,由一位年长、德高望重、技术高超的摔跤手出面组织,其成员多是他的子侄辈亲属和附近的青少年,利用闲暇时间,在土地上练习摔跤,无代价地传授技艺。届时还常有其他摔跤老手作义务指导。

 

摔跤是两人身体接触,直接对抗,从头至脚、从手指到脚趾都要参与活动了所以从事这项运动可以促进人体匀称发展,肌肉发达。特别能培养人的力量、速度、灵巧、柔韧等身体素质。摔跤时运动员要有力量,动作快才容易摔倒对方,所谓"一力降十会"。但是仅有直来直去的笨力不成,还要巧妙地借力用力,善用巧劲,所谓"四两搏千斤"。摔跤是无氧代谢与有氧代谢相间的竞技运动,一场比赛下来,需要耗费很大气力,从而增强了心脏血管系统和呼吸系统的机能。摔跤还能培养人的勇敢、果断、坚毅、顽强、拼搏精神和美的情操。

 

摔跤虽然是人们喜闻乐见的竞技运动,但在旧社会只为少数人服务,广大劳动群众没有条件从事自己喜爱的摔跤运动。

 

解放后,党和政策十分关怀人民的健康,明文规定:"开展多种多样形式的体育活动……对于那些为群众所热爱和熟悉的武术、摔跤……等必须予以重视,并加以改进,去掉其不科学的部分,使之成为广泛开展劳动群众中的体育活动的有效形式之一"。国家体委把中国式摔跤列为全国竞赛项目,并规定每年举行一次单项锦标赛,使摔跤走上有组织、有领导、有计划发展的道路。

 

1953年第1届全国民族形式体育运动表演及竞赛大会上的摔跤比赛,是历史上空前的摔跤大赛。各地区、各民族的摔跤运动员在天津市欢聚一堂,比试较量,切磋技艺,交流经验,提高了技术水平,增进了民族团结。

 

这次比赛是按大会审订的《民族形式体育运动摔跤暂行规则》进行的,规定比赛时运动员赤背穿坚固的短上衣,系腰带,穿轻便长裤和布质短靴--突出民族形式。比赛在1米高的正方形台子上进行。运动员按体重分为五个级别。每场比赛三局,每局3分钟。以摔一跤见胜负、三局两胜,使对方三点着地为胜利。比赛只许摔,不许击打、蹬踹,不许用头、肘、膝顶撞对方,不低使用逼迫关节或勒绞颈部等危险动作。

 

由于有了较为健全的规则,精彩的比赛场面屡见不鲜。如重量级选手天津的张魁元对内蒙古的僧格的比赛最为激烈,扣人心弦。张魁元是天津的码头工人,身体高大,技术姻熟,经常在天津、北京的摔跤场"帮场",是一位见义勇为、久负盛名的跤坛老将。僧格年轻,身强力壮,勇猛善战,从小练习蒙古摔跤,是驰骋草原上的摔跤骁将,多次那达慕大会摔跤比赛的优胜者。两人第一局摔得谨慎,虽然双方都展开过几次攻势,但均未奏效。第二局一开始,僧格猛扑上去,两手抓牢,先一拉,再向前猛推,同时右腿插入对方裆中向右后方勾对手左腿,使出了蒙古摔跤的绝招--"得合勒",动作迅速有力,一举成功,把对方摔成仰面朝天。第三局开始,老将张魁元毫不示弱,伺机反攻,最后拿出看家本领--"挑勾子",用一条腿把僧格高高挑起,因为取胜心切,用力过猛,只见两个体重二百多斤的运动员,"卜通"一声跃下台去,全场为之大惊,但两人都安然无恙,又轻松地走上台去继续比赛,当即博得全场雷鸣般的掌声。这一跤判为无效后,张魁元再进攻已力不从心,最后败北。比赛场上,观众时而屏住呼吸,时而喝采。欢呼声此起彼伏,场面极其热烈,体现了摔跤运动特有的紧张、惊险、引人入胜的特点。

 

后来,为了适应摔跤运动的发展,1955年在中央体育学院(现北京体育学院)开设摔跤专修课,培养摔跤专业人材,先后毕业的学生多数担任了各、省、市自治区和国家集训队摔胶和柔道的教练员。同时着手摔跤方面的科学研究工作。1956年国家体委颁布了中国式摔跤运动员等级标准。在北京举行的1956年全国摔跤比赛,是我国第一次举行的摔跤单项比赛,有21个省、市、自治区的代表队的96名运动员参加。在这次比赛大会上通过了我国第一批10名中国式摔跤运动健将:宋保生、王德英、其木德、孟广彬、马清宗、义达木、杨子明、苏达那木、僧格、张魁元。

 

1957年,出版了《中国式摔跤规则》,规则规定比赛场地为10米见方的草垫,体重分为8个级别。虽然一场比赛仍是三局,但每局摔的跤数不限,摔倒一次得1分,三局得分多者为胜。这样完全改变了摔跤比赛的战术。运动员即使前边输了几跤,后边仍然有机会转败为胜,打消了运动员输两跤就输掉全场的顾虑,促使他们敢于进攻,充分发挥技术。这些措施鼓舞着广大摔跤爱好者积极锻炼,不断提高技术水平,从而迅速推动了摔跤运动的开展。许多地方的私人跤场增多,一些厂矿也有了摔跤小组。

 

由于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倡导,职工的摔跤活动在各级工会的领导下,蓬勃开展起来。许多厂矿购置了摔跤衣,组成摔跤队进行经常性的训练。各地相继举行了职工摔跤比赛,如火车头体协在各路局基层比赛的基础上举行了全国铁路系统的摔跤比赛。1957年在内蒙呼和浩特市举行了"十一城市及内蒙古自治区职工摔跤比赛大会",把职工的摔跤活动推向高潮。

 

1届全运会有19个单位的128名运动员参加中国式摔跤比赛。运动员身体素质好,基本功扎实,个人的绝招准确、多变。大部分人经受过全国比赛的锻炼,又多次参加过一些省、市间的对抗赛,经验丰富,在技术上也有创新。例如,解放军队(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运动员何润宗根据原来的"""揣花兜"而创立了""。后来许多运动员使用这个技术,并有了各种变化。各地的教练员和运动员还根据规则的精神,交流的技术和经验,经过深入的研究,都把本地区传统的摔跤特技应用于中国式摔跤中去。经过系统训练,不仅技术水平有提高,而且各队的技术特点更加鲜明和突出。例如,北京、天津运动员擅长手法和小巧动作,以巧取胜。内蒙古运动员腿脚灵活,力量大,常以"假踢真拧""得合勒"等技法击败对手。新疆运动员喜欢搂抱上摔,大毛拉的"撒网"(把对方抱起来抡几圈再摔下去)堪称一绝。山东、辽宁、河南的运动员动作扎实,基本功好。山西队的抱腿神出鬼没,防不胜防。在这一届运动会上,技术向准确多变的方向发展。

 

1届全运会后,由于三年自然灾害,练习摔跤的人少了,技术水平下降,中国式摔跤一时处于低潮。1963年后才逐渐恢复,业余体校有了摔跤班,并组织了各种形式的比赛。第2届全运会上,得分标准改为根据对方身体倒地情况分别判得1分或2分,促使运动员使用大动作。为鼓励运动员积极进攻,快速得分,使比赛更为激烈、紧张,并防止因技术水平相差悬殊出现伤害事故,限定一场比赛两人得分相差10分即结束比赛、判为绝对胜利。

 

十年动乱期间,各种摔跤比赛停止了,有的地方甚至禁止人们练习摔跤。直到1974年才恢复全国比赛。1975年第3届全运会上的摔跤比赛参加比赛的单位和运动员不多,技术也没有发展。

 

打倒"四人帮"后,摔跤界通过拨乱反正,逐渐恢复正常活动。私人跤场和厂矿的摔跤队逐渐恢复活动,练习中国式摔跤的人又多起来。1982年和1986年的第2届和第3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都把摔跤列为主要比赛项目。第4届全运会上,摔跤比赛分为十个级别。摔倒对方一跤根据动作的幅度和倒地的情况可以得1分、2分或3分。参赛运动员都经过系统训练,技术水平普遍提高。技术战术向着积极快速的方向发展,一代新手在成长。如内蒙古队员董雅臣勇猛顽强,体力充沛,动作敏捷、连贯,善于抓上就用,连续进攻,不给对方喘息机会,他的比赛所向披靡,名震跤坛。

 

我国开展国际摔跤(古典式摔跤和自由式摔跤)和柔道以来,与中国式摔跤之间相互影响,互相促进。中国式摔跤吸收了国际摔跤和柔道的一些技战术和教学训练方法。例如,古典式摔跤的过胸摔、自由式摔跤的抱腿、柔道的抓袖背等技术和配对练习等训练方法。在规则方面吸收了国际摔跤的绝对胜利和限制消极的精神,洋为中用、丰富了中国式摔跤的技术武库,促进了中国式摔跤的发展和提高。

 

6届全运会使用的1986年修订的规则,从得分标准到比赛服装都要充分体现中国式摔跤的特点--一个倒下,一个站着,讲究不砸不落,鼓励运动员使用干净利索的技术。规则的得分标准是按中外古今摔跤评分原则--把对方摔倒的情况和身体落地的部位确定得分多少。例如,得了分的标准是将对方摔成身体腾空(两脚有一同时离地过程)后躯干(肩、背、臀、胸、腹、胯)或头着地,而自己仍保持站立。如果没有使对方身体腾空,仅把对方摔倒使之躯干着地,自己自然站立不倒;或是把对方摔得身体腾空、躯干着地而自己没有站稳,用手撑在对方身上,则只能得2分。把对方摔成四肢着地,或把对方摔倒后,自己也随着倒地,只能得1分。为了促使比赛摔得更激烈、更精采,把每场比赛时间缩短为两局,每局仍是3分钟,但要求运动员积极主动进攻,不允许长时间消极防守,如果持续30秒钟不进攻,就要警告一次,判对方得1分。3次警告便取消该场比赛资格。运动员比赛的摔跤衣为国红和天蓝两色,摔跤衣的边沿有花纹。颜色要美观、大方、协调,并有民族特色。这些规定不仅体现了中国式摔跤的民族形式、特点,而且会进一步促使中国式摔跤技术水平提高和广泛开展。

 

    中国式摔跤是我国的一项民族形式的体育运动,它的历史悠久,锻炼价值高,在城市和农村都深受人们的喜爱。我们相信,随着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蓬勃发展,摔跤运动也将会有更大的跃进,这一民族体育运动必将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