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直击北方最大港口运输线上的"扒煤游击队"

2004-11-16 10:26:39
华夏经纬网

    天津港作为我国北方最大的港口,每年有大量的煤炭装卸。经过近几年的“北煤南移”战略,天津港大部分的煤炭集卸已经转移到南疆码头,天津港在天津市东沽地区建立的物流中心已成为进港煤炭的集中存储地,而连接物流中心和南疆码头的近4公里集港运输线上,常年“活跃”着一支“扒煤游击队”,他们聚集在公路拐弯处,乘着运煤车辆减速拐弯之机,利用长杆从车上扒煤。

    据记者初步调查得知,每天这些“扒煤游击队”都能扒抢近200吨的煤炭。这些“扒煤游击队”不仅影响了道路交通,甚至带来交通伤害事故,也极大地损害了煤炭用户的利益,对社会安定起到了一定的负面作用。

 

专职扒煤炭卖一个月“收成”有五六千元

 

    11月8日,记者对集港运输线进行了暗访。记者在集港线上不时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妇女手拿编织袋,当运煤车辆经过后,便“奋不顾身”的冲到马路上捡拾掉落的煤炭。经过询问得知,她们大部分是外地来津打工人员,平时不上班的时候就过来捡拾煤炭,捡回家生炉子做饭取暖。她们不无羡慕的告诉记者,像这样在路边捡煤炭也就够回家自己用,在南疆桥下有专门的一帮人在专职扒煤炭卖,一个月“收成”好的话能有五六千元的收入。

    11月8日下午3时,记者来到了南疆桥下蹲点暗访。据了解,此处为运煤车辆进天津港南疆码头的唯一通道,运煤车辆从物流中心装满煤炭沿海滨大道到此必须右拐上南疆大桥进港。记者在现场看到,南疆大桥到海滨大道这一段为土路,非常狭窄,已被重载车辆压的坑坑洼洼,经常出现拥堵现象。同时记者也注意到这些运煤车辆大多经过改装,车梆高约2米左右,顶盖因装载的煤炭太多,无法关严,后部约有半米左右裸露着。在拐弯处则有一群男女老少约有20多人,有的手中拿着工具--4米多长的木棍上安装着60多厘米长的一节“V”字形铁钩,更多的手里拿着编织袋。当运煤车辆减速拐弯时,他们分工明确,手拿工具的就往下使劲扒煤,拿编织袋的则一哄而上在车轮间穿梭,捡扒下来的煤炭。装满煤炭的编织袋有的被他们搬到了路旁的沟边,有的被搬到了草丛中。

    在路边等客的邢师傅(出租汽车司机)在得知记者身份后告诉记者,“现在还不是扒煤的高峰期,一般要到下午5点过后,大部队才会来。”

    下午5时35分,记者看到现场已经聚集了过百人,短短的上百米路上,六七个人一伙,分工明确,有扒煤的,有扫碳装袋的,有运输的,一般装好两到三袋就会被搬到路边藏起来。记者粗略的计算了一下,六七个人的一伙在不到一个小时内就扒了六七十袋。记者也注意到,不时有小货车过来运煤。邢师傅指着那些运煤的小货车对记者说:“这些人都是过来收煤的,一编织袋13元到15元不等,一个车一天至少能收到二三十吨!”

 

由于扒抢煤炭已有11人被汽车轧死

 

    这些“扒煤游击队”既然如此猖獗,给道路交通和社会治安带来了隐患,为何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就没有专门的机构和人来管理呢?记者随后来到管辖该片区域的天津市公安局东沽派出所了解情况。

 

    一见到记者,高德泉(天津公安局东沽派出所所长)就问记者:“是为扒抢煤炭的事来的吧?”

    高所长告诉记者,现在扒抢煤炭的现象已经非常严重,在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的同时,也带来了人员伤亡。从今年2月份到现在由于扒抢煤炭已有11人被汽车轧死,35人重伤。就在当天上午他们已经出警了6次,前天晚上出警了10次,都是扒煤的事。

    许凤仪(天津公安局东沽派出所教导员)对记者说,东沽派出所一直对维护集疏港物资的安全工作非常重视。今年2月以来,已经集中治理了2次,在集疏港沿线抓获扒抢煤炭人员39人,有5人被治安拘留。

    许凤仪说,派出所在工作中也有自己的难处:一是扒碳人员呈组织化、规模化发展。扒碳人员一般由6-7人组成一伙,有家族式(一般都为亲戚),有雇佣式(一般雇一人20元),他们都在夜间进行扒抢,工作中分工明确,有放哨的,有专门用工具扒的,有扫碳装袋的,有运输的,一般装好2-3袋就用自行车驮走或藏起来,现场周围很难发现装好袋的煤炭,民警很难人赃俱获。

    二是处警中占用警力大,易造成意外伤害。集港公路周边都是野地和盐汪子,没有路灯,要想抓获扒碳人员就需要7-8个民警进行围堵,而扒碳人员逃跑时往往慌不择路,有的跳进盐汪子,有的在车辆中穿梭,极易造成意外伤害和交通事故。

    三是固定证据难。在现场扒抢煤炭的基本上都是装满两袋就把它藏到路边、草丛中,民警查获后没人承认。同时对抓到现场扒煤的,一般也就只能认定当时扒下的煤炭,也就有3-4公斤,估价也不超过10元,按此价值行政拘留难度较大。再加上被扒抢车辆驾驶员忙于集港不配合取证,也造成及时处理扒碳的违法人员工作难度大。

 

都是车辆超载惹的祸

 

    高所长认为集疏港沿线扒抢煤炭现象严重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集港运输煤炭车辆超载严重。目前,天津港物流中心有十多支运输车队, 

 

1300多辆运输车,各个车主为了抢生意,互相压价。而煤炭运输价格过低,集港车辆如果按照规定拉货,铁定亏本。为了挣钱,运煤车辆只能多拉快跑,8吨的货车超载到20吨、30吨也就是正常的事了。而要想多装煤炭,只能加高车梆,汽车满载加上顶盖不严,裸露的煤炭就成为被扒抢的目标。

    二是警力不足。东沽派出所管辖的区域有140多平方公里,外来人口1万多人,民警只有18名,汽车三辆。在现有条件下,每天只能保证派一辆车、2名民警和4名社区保安员对集港沿线进行巡逻。派出所的日常工作很多,在干好专业的同时还要对集港煤炭运输进行护卫,派出所警力已是超负荷工作。

    三是没有建立起有效的综合治理机制。治理煤炭扒抢需要天津港、物流中心、市容委、综合执法大队等各个部门的协同配合。现在所有的护卫工作都靠派出所来完成,而物流中心不在东沽派出所的管界之内,集港时也得不到通知。派出所只能在巡逻中发现问题。

    “其实解决扒抢煤炭的问题很容易,从源头上治理了集港车辆超载的问题,也就解决了煤炭被扒抢的问题!”高所长激动的说。

 

背景:天津港已成我国煤炭运输主干港

 

    天津港自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煤炭运输,自始至终坚持走市场化道路,不断拓宽服务领域,提高服务质量,满足煤炭运输需求。在全国煤炭装运港口中率先实行了煤炭堆存单堆单放,对煤炭从库场至装船运输全过程实行质量监控等服务措施,闯出了一条煤炭运输市场化道路新途径。经过近20年的不懈努力,天津港煤炭运输不断得到提升,2003年成为继秦皇岛之后全国第二大煤炭下水港。

    目前,天津港共有从事煤炭运输泊位16个,年煤炭吞吐能力可达到8500万吨,煤炭堆场面积352万平方米,一次堆存能力可达800万吨。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天津港已新开辟南疆港区作为其能源港区,实施"北煤南移"计划。目前的天津港南疆港区,焦炭码头拥有三个深水泊位,煤码头公司拥有四个专业化煤炭泊位,其煤炭装卸能力为4300万吨。与煤码头相接的20万吨级通用散货泊位也已投入试运行,其目前主要从事煤炭和铁矿石运输作业。

    另外,天津港已牵手我国煤炭业巨头神华集团合资建设两个5万吨级和一个7万吨级专业化煤码头,年通过能力可达3000万吨,预留4000万吨,2006年底完成。作为我国目前最大煤炭集散地的天津港南疆散货物流中心,规划占地26.8平方公里,目前已完成12平方公里的开发,现有煤炭堆场210万平方米,一次堆存能力410万吨,规划煤炭堆场总面积达276万平方米。

    天津港自从事煤炭运输以来,长期担负着我国内陆产煤大省山西、内蒙、陕西煤炭出口和北煤南运任务。今年上半年,天津港共完成煤炭吞吐量2960万吨,同比增长12.15%。

多年的港口基础设施建设,使天津港的硬件水平提高很快,目前,煤炭接卸水平已达世界先进行列。为解决影响天津港煤炭吞吐量的重要因素--港口的集疏运通道问题,天津市已着手建设以高速公路进港为核心的港口集疏运通道,与"三北"及华东等腹地高速公路网络相衔接的天津港南、北、中三大横向通道和港内外两条纵向通道;扩建改造蓟港铁路、新建黄万铁路,构建天津港南北两条直达腹地的铁路通道,形成天津港对外集疏运的基本骨架,使未来几年后,集疏运通道问题将会得到有效缓解,使天津港的吞吐量再上一个新的台阶。2010年天津港港吞吐量将达到3亿吨,成为我国北方最大的散货主干港,煤炭将在港口吞吐总量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文字:记者张梁)

 

来源:新华网天津频道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