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家族文物纠纷牵出天津一段沉睡八年的血案

2004-11-19 10:22:55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天津频道11月19日电 据每日新报报道,对于北京著名老字号小吃“豆汁贾”(化名)的传人而言,怎么会陷入一场“七个碟子八个碗”的家族文物纠纷中,或许谁也闹不明白。而更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七个碟子八个碗”的“敲敲打打”,竟又牵出天津市一段沉睡了八年的血案……

 

    日前,天津市蓟县警方在正进行的命案侦破专项行动中,经过不懈努力,终将这起 8年前的劫车杀人案一举破获。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两名犯罪嫌疑人侥幸逃脱了一时,在战战兢兢地生活了 8年后,将于近日走上法庭,面对法律的公正审判。

 

    的姐神秘失踪

 

    1996 11 13日,那天天气阴冷,风很大。然而更感寒冷的却是蓟县城关镇冀庄村村民冀学、张纯一家人的心情。 32岁的女出租司机张纯, 12日中午驾驶自家的皇冠车外出拉活一直未归,甚至连一个电话也没往回打,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一天了,大家心中焦急,担心怕是出了意外。由于当日其丈夫冀学为家里的罐头厂出差到南方联系业务,张纯家的其他亲友纷纷外出寻找,至当晚未果,遂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公安蓟县分局民警随即开展工作,并记下张纯那辆二手灰色皇冠车的车号及主要特征,通过市局,电传全市及河北省周边地区各派出所,请各处代为搜寻,以车找人。

 

    话说两头。 14日晚 9时许,那天正赶上全市民警夜巡统一行动,武清原双树派出所民警在北面公路上巡逻时,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辆农用三轮车,后面跟着一辆小轿车,行进速度一致,像是同一拨人,十分可疑。待民警靠近时,后面的小轿车突然拐入一旁的土路,轿车司机随即下车搭乘农用三轮车匆匆离开。民警赶到轿车旁,发现是一辆没有牌照的灰色皇冠,车钥匙还插着,遂将其开回派出所等待失主认领。武清警方随之也展开多方侦查。

 

    15日中午,张纯亲属获得该信息后赶往武清,一眼就认出这正是张纯当时开的那辆出租车。通过警方勘查发现,车里的内饰及顶棚处皆有血迹,初步判定应该是有人劫车,张纯很可能已经遇害。

 

    为此,蓟县分局刑警队迅速成立专案组,全力展开侦查。民警经大量走访了解到,张纯 12日中午在蓟县车站门口等活, 1时许有两个中年男子来打车。租车的两个中年男子个头都不很高,均不是本地口音。进一步寻问与张纯熟识的出租司机,其中一人称下午 2点左右他曾在津围公路宝坻段遇到了张纯的车(当时皇冠出租车很稀少),见她往西拐了,应该是往河北省香河方向。

 

    另外,根据抛车地点看,正好是武清与香河的交界处;再通过口音判断,对方二人很可能是香河一带人,该县被列为调查重点。从 1996年到 1997年夏天,民警多次前往香河开展工作,但一直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情况。关于此案的协查通报也下发到该县的各基层派出所,也始终没有关于两名租车人的相关线索———难道是划定的范围太小了?专案民警扩大了搜索范围,将三河、大厂等地也纳入进来,但仍无两人的任何信息。案件彻底陷入了僵局。

 

    8年追查峰回路转

 

    望着张纯 8岁儿子的泪眼,民警们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暗中发誓一定要查清此案,最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此后的数年,民警一直没有放弃此案的追查,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对此进行一次专案研究。大家进一步坚定了最初划定的范围。考虑到提供线索的多为出租司机,当时在车站也都只是匆匆一瞥,描述的嫌疑人面部特征可能有差异。几年来,刑警们为一些模糊线索十数次奔赴两地调查,但都被一一查否了。

 

    张纯的失踪给其家人带来巨大的打击。 2002年,张纯的母亲因病去世,老人临终前都拿着女儿的照片呼唤着,死不瞑目,嘱咐家人一定要继续寻找……

 

    几年来,张纯的父亲及家人多次来到公安蓟县分局,反映、打探女儿的失踪案。

 

    转眼到了 2003 9月,张纯执著的老父亲再度找到蓟县刑侦六大队队长王志强,提出有没有可能是其某位亲友因与其发生争吵等原因雇凶杀人,对方的目的主要是对人,所以事后抛车。王队长为给大爷一个交代,根据案卷的记载再度进行了大量回访调查。

 

    时隔 7年,物是人非,很多当年干出租的司机都已换了别的工作,搬了家。民警逐户深入探访,至 10月初从知情人唐某口中获悉,当时打车的那两个外地人本来是想租他的车前往宝坻,因其正好家里有事不想跑长途,这才改租了张纯的车。由此可判断,嫌疑人租车时并没有明确目标,熟人雇凶杀人的可能性被彻底排除。情况汇报到分局刑侦支队刘玉东队长处,刘队长在与傅和顿副队长等人商议后,决定再次下大力气进行排查:“对香河我们这几年基本上已摸排了几遍,这一次,应该将重点放在三河和大厂,尤其是距离抛车地点较近的三河市!”

 

    2004 3月,原刑侦局专门负责命案侦破的一支队副政委赵年伏调任蓟县分局任副局长,主抓刑侦工作。正值全国开展命案会战,此案被蓟县分局列为督办案,局长曹学建指示,让经验丰富的老刑侦赵年伏亲自主抓,成立以刑侦六大队为主的专案组。在肯定了此前的侦查思路后,大批刑警被派往三河、大厂进行调查走访,一时间在当地形成了此案必破的强力态势。

 

    果然, 4月中旬的一天,天津市刑侦局指挥调度中心接到一个匿名举报电话:“你们天津宝坻那儿 1996年冬天是不是出过一个抢高档车的案子,还把司机给捅死了?告诉你们吧,可能和北京的老字号‘豆汁贾’的后人有关,真的!”对方说完随即挂断了电话。由于信号不是很清楚,值班民警甚至不能判断出对方的年龄。 1996年冬天抢高档车?值班员翻查记录发现,至今未破的仅有蓟县张纯案,随即通知蓟县分局刑侦支队。

 

    迂回侧击发现家族纠纷

 

    “豆汁贾”是北京老字号风味小吃,要探访其后人并不是太困难的事儿。在北京警方等相关部门的协助下,专案民警很快获悉,“豆汁贾”的创始人原本与皇宫御厨有关,至今已传到第三代。第三代一共兄弟四人,除老大贾新源早年奉父命回老家看守祖坟、家业以外,另外三人及后代都居住在北京。

 

    而那两名嫌犯所说的不是普通话,贾新源这一分支成为民警询问的重点,而其老家正好是河北省三河市皇庄镇艾台村。警方喜出望外,立即暗中赶赴皇庄镇,很快查明,贾新源有两个儿子———贾国民、贾志军,年龄与描述的嫌疑人相仿。提取两人户口页照片回蓟县让几位目击者辨认,均称所隔时间太长,不能分辨。唯有当时“拒载”的唐某表示:“其中一个好像有点儿像,但当时那俩人肯定不是亲兄弟,要是长得太像大伙肯定能记得。”

 

    专案组商议后认为,即使兄弟中有一名嫌疑人也是突破,决定再度折回三河皇庄。侧面了解有关贾国民兄弟俩的情况。因一直没有发现张纯的尸体,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一切都是根据这一匿名举报电话的调查推测,此时对二人进行直接接触无异于打草惊蛇,唯有以退为进采取迂回战术。

 

    通过各方面信息综合,专案组领导判断其家族内必有知情人,派傅和顿副队长等去北京了解情况。 4月底,民警经联系后再次来到北京,找到贾国民的四叔贾新胜———现仍看守着“豆汁贾”老屋四合院的另一传人。当民警让其仔细回忆当天整个的情况、来人和事情等等,老人回答:“……那天因为是拍专题片,我大哥新源也从老家来了,拍到下午时,他小儿子志军来找他,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就匆匆地走了……”“是不是他家里有什么事?”老人一愣,继而摇头不语。经验丰富的民警从其面部表情上判定,其似有难言之隐。

 

    种种的异常情况,民警更加坚定了贾国民即为重点嫌疑人,在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决定在三河警方的协助下,找人套套贾国民的口风。谁知一谈起北京的四叔等人,贾国民一开口便是:“甭提那个老东西,要不是我爸听我爷爷的话,我们长房长孙会混到这个份上?!不过我叫他也没好日子过……”

 

    “七个碟子八个碗”的恩怨

 

    由此可判定,贾家虽然算不上大宅门,但家族之间矛盾很深,很可能因为家产财物等触及到各自的利益。进一步通过北京公安局等相关部门了解情况后,“七个碟子八个碗”的恩怨终于浮出水面。

 

    原来,贾老太爷当年是御厨,宫里多有赏赐,后来从里面带出了一批御用品———即各代文物,虽算不上十分名贵,但据初步估算价值也应在百万左右。而这些“盆盆碗碗”的文物到了外人口中,被虚化为“七个碟子八个碗”。“豆汁贾”第二代传人———即贾新源等人的父亲死后,这些文物由贾新胜代为保管,但贾国民等觉得自己这一支长子长孙回老家守祖坟吃了亏,一直在想法争取这些东西。

 

    有一次,贾国民趁老人不注意,将其中的几个“碟子、碗”偷走。事后,贾新胜追到三河讨要未果。贾新胜还曾到法院起诉侄子索要古董,但因这“七个碟子八个碗”的归属权问题没有最终确定,此事一直没有结果。后来几年间,互相间一直吵吵嚷嚷的,隔阂也因此而生。

 

    赴三河的民警也经调查了解到,贾国民的性格从 1996年冬天以后有个较大的转变,中间应该出过大事儿。进一步秘密侦查,所有疑点都指向贾国民和其叔伯兄弟贾国来,但仍需要印证。

 

    5月上旬,专案民警再度赶往北京,与贾新胜闲聊起来。多次的拜访,民警与老人熟了,进了内厅,当看见茶几上摆有一件类似汤碗的文物时,便感叹其精美。“原来那个还好。”老人脱口而出。“那原来的那个哪去了?”民警顺着老人的话问道。

 

    老人呆呆地坐了半天,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你们什么都知道了,你们肯定都查出来了。要不你们天天来找我?我也就不隐瞒了,那个开汽车的男的可能是我侄子贾国民和贾国来弄的,好像是为了抢车……本来我是不想说的,但我也不敢一味包庇。一则良心不安,再则他们实在———实在太不像话了。我的东西要不走就偷……那‘七个碟子八个碗’是祖传的啊,我妈还在,他们就想把祖业偷了去卖钱,我得守着这份祖业啊……我哥跟我说,让给孩子留条命,可你们已经查出来了……”

 

    老人一说就是一个小时。但一个细节令民警惊异不已:“您说他们俩当时到蓟县杀死了一个男司机?”“好像是抢了一个男的车。”“可是我们那没有男司机被杀啊?您是怎么知道的?”“嗨,我就是听他们酒醉后说对方力气大,两个人摁住打,我猜应该是男的……”

 

    原来如此,专案民警心里有了底……

 

    恶徒落网自揭杀人事实

 

    经进一步秘密调查确认,警方终于 6 12日确定贾国民、贾国来即为天津市 1996年“ 11· 12”抢劫杀人案的主要疑犯,但为了取得审讯突破,必须设法将其周围涉嫌包庇的贾志军、妹夫徐生等一网打尽。蓟县分局曹学建局长听取案情汇报后,决定立即兵分三路,一路主攻三河;另一路赶往北京抓捕徐生;再一路由支队路福勇政委带领赶往大厂另一嫌疑人可能的落脚点,力争在三河开展突击行动时,另两路同时收网。

 

    6 14日,三路民警相继出发。刘玉东队长带专案组 10余名刑警奔赴三河,刑侦局六支队巩建民副大队长带队赶往北京。当日下午,三河抓捕组随即开展外围工作。有村民反映最近两天没见过贾国民。经打听,贾国民有一大型收割机,经常外出干活,大家分析当前正是麦收季节,当即派员化装入村,以雇收割机的名义与贾国民的亲属进行了接触,贾家的答复是“最近不外出收麦子”。由此证明,贾国民没有离开艾台村。对于贾国来,有村民称当天还见过他,一般到点就回家。

 

    16日凌晨 0时许,抓捕行动开始。刑警按白天化装勘查过的地形迅速将贾国民家包围。屋内虽有灯光,但不能确定贾国民在家。民警灵机一动,拨通了贾家的电话,佯装喝醉酒的样子。贾妻刘某接通电话:“谁啊,这么晚?”“我找我———大哥……”“有什么事,跟我说也行?”“不行,就———就得找我大———大哥!”“他睡了,等着啊,我去叫……”

 

    “他在家,行动!”凌晨 2时,埋伏已久的刑警们迅速行动,兵分两路将贾国民、贾国来二人从睡梦中抓获。与此同时,北京组也开展行动,将徐生抓获,另两名涉嫌包庇的嫌疑人贾志军、刘某一并落网。

 

    “那事过后我算过好多次命,都说我活不过 40岁,今年我刚好 39,杀人了就是有报应啊!其实我每年都到她坟头烧纸,请求原谅……”由于抓捕突然、顺利,突审中,贾国民不等民警询问便脱口而出。而贾国来也是声称自己做了亏心事,每年最害怕过年:“一看到孩子高兴,我就转过去抹泪,我知道早晚得离开他们———谁让自己杀人呢?”

 

    两人如实供述了八年前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 1996 11 12日,贾国民、贾国来二人携带扳手等作案工具来到蓟县,密谋抢劫出租车。下午 1时许,二人以租车去宝坻为名搭上了张纯的灰色皇冠车,当车行至宝坻赵各庄村西河堤时,两人用绳子勒住张的脖子,并用扳手狠砸其头部致其昏迷。贾国民开车到香河杨庄附近时,被扔在后座上的张纯苏醒了,二人遂将其掐死后放到后备厢内,并将尸体运到本村靠西的果园边上掩埋,凶器等一并埋在了下面。后因该出租车销赃未遂,便伙同徐生将车抛于武清界内。

 

    骸骨出土铁证如山

 

    一起沉睡了 8年的冤案终于昭雪。

 

    6 16日下午,天降大雨,在三河的专案民警们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带着二人来到位于公路边上的果园,即所说的掩埋地点,开始挖掘,可挖到天黑也没有结果。是这么多年地点记错了,还是二贾没有说实话,有诈?雨越下越大,挖掘工作被迫暂停。除了口供外,尸体和凶器是 8年前这起凶案为数不多的直接重要证据,必须找到。 17日,民警对二人进行了分别提审,后分析认定二人说的应该是实话,只不过当时他们是连夜埋尸,必然匆忙慌张,时间一长可能产生一定的偏差。

 

    18日,雨过天晴。 10数名民警和 10多名民工一起,还包括张纯的家人,对该处再度寻找、挖掘。中午 12时,停在公路边的一辆车胎突然爆裂,巨响使停在路边的汽车防盗报警器一起响了起来。一位路过的老人说:“冤魂快出土了。”说来也巧,这时一位民工一锹下去,正好找对了地方———张纯的尸骨、扳手等作案工具等全部顺利出土。铁证如山!日前,贾国民、贾国来已被依法批准逮捕,法院即将开庭审理此案,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部分涉案人员为化名 )(通讯员柏岭容子果继)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