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外地保姆在津现状调查:仅有4%受过一般培训

2005-03-16 10:31:32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天津频道3月16日电 据城市快报报道,从大年初六开始,甘肃、山东、河北、河南等保姆基地的保姆每天都在成群结队地涌入津城。这些外地保姆大部分都没有经过专业培训,文化程度不高,这些硬件条件显得与现代化大都市格格不入,但就是这些来自贫困地区的保姆们,在打理着部分城市人的日常生活,让城里人更安心地工作、学习。然而,她们的生活究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天津保姆市场现状如何?日前,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对话

 

    刘巧巧,女,33岁,甘肃徽县人,今年初第一次来津做保姆

 

    小刘来自甘肃,她用西北人独有的憨厚和朴实感染着身边的每个人。她到刘大姐家已经有一个月了,与雇主刘大姐和她的家人相处得非常融洽,刘大姐也拿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来对待。她不怎么爱说话,问什么都说“挺好、挺好”,在记者的百般引导下,才勉强说了几句。

 

    在刘大姐家生活得挺好的,来到天津生活得也很习惯,在这干的活不算累,工资也挺满意的。家里条件不好,孩子又多,想让孩子们多读点书,光靠家里那几亩地根本不够,所以我就跟着好多老乡出来找份活干,原来一直想拿人家的工资肯定不好过,谁想遇到了刘大姐这样的好人。大姐待我就像亲姐妹一样,知道我头一次出远门又是第一次来到大城市,啥都不懂,所以她处处都教我,我现在已经适应保姆的工作了。

 

    王先荣,女,37岁,山东聊城人,也是今年初第一次来津做保姆

 

    在电话里听王阿姨的声音很细,原以为是个身材娇小的女人,但见了面才知道,不愧是山东人,身高体壮。王先荣没上过学,也不会写字,和记者聊天时总是在笑。

 

    俺是山东聊城人,现在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大的上初中,小的上小学。俺是过了“十五”来的,以前从没出过门,也不知道去哪,村里有人来天津干活,俺也就跟着来了。在家里俺只会干农活、带孩子、做饭,不会干别的,村里人说“那你就干保姆吧”。当时想了想,觉得试一试也没什么不好,不行再回去。现在,俺在主家帮着照顾一位身体不太好的老太太。

 

    采访王先荣是这几个采访中最费劲的一个,她在这家已经两个星期了,但是还不太清楚老奶奶的年龄、姓什么的,甚至老奶奶有几个儿女、奶奶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也说不清楚。

 

    冯兴焕,女,33岁,山东聊城人,在天津做保姆已经三年了

 

    小冯看上去干净、利索,说话也很直接,她和任奶奶的关系简直就像娘俩一样。在这些被采访的保姆中,小冯的性格最开朗,和雇主家里的感情也最好。

 

    我是云南人,18岁嫁到山东聊城,有两个孩子。本来生活也还算稳定,谁想小叔子的妻子在刚生完第二个孩子之后就去世了,更加祸不单行的是这个时候小叔子又因为犯案被判了3年刑,留下了两个年幼的孩子都得靠着我和丈夫来养,再加上还有一个60多岁高龄的婆婆,生活就更困难了。此后,我就来到了天津,从前年来这就一直干保姆。不过我还是挺幸运的,在哪家干活,主人对我都特好。

 

    在任奶奶这里,也挺不错的,家里就奶奶一个人,子女都挺忙的,所以我在这也就是陪奶奶说说话,给她做点饭,帮她洗洗,搀扶她上个厕所什么的,也不累。我想只要你对人家好,人家对你也不会次。人心都是善的,将心比心,和雇主的关系自然就融洽了。

 

    张朝岭,女,18岁,甘肃礼县人,到天津五天了还没找到工作

 

    18岁的张朝岭是上周五来津的甘肃保姆,在天津市妇联家庭服务公司的大厅里,她算是年纪比较小的一个。

 

    我就是想找个做家务的活儿,活儿可以多干点没关系,只要对我好就行。我们家里那边比较穷,兄弟姐妹又多,所以想在外边找份工作。我自己没怎么上过学,也干不了别的,所以就来这看看能不能干个保姆,做点家务活什么的。而且上次我们那儿来这边当保姆的也挺多的,往家里报信时都说在天津干得挺好的,我想这边也有不少老乡可以相互照顾,就跟着一起来了。

 

    我以前干过保姆,去年,一直在北京干。我觉得工钱五六百块就可以了,如果活儿不多的话四五百块也可以接受。

 

    和小张一起来的有好多人都找着活了,小张和一个小姐妹还在观望,记者问她是不是太挑剔了,她自己倒有很多理由:“好多人来这儿都是想找可以照顾老人或小孩的,这些活儿我都不太会干。还有好多饭店的人也挺想雇我,但我觉得在饭店干活太累了就没去,我就想找个只做家务的,所以到现在还没遇见合适的人家。”

 

   现状

 

    仅有4%受过培训

 

    在市妇联对5844名家政行业从业人员的摸底调查中记者发现,这样一支庞大的家政服务队员中仅有4%接受过一般培训,能持证上岗,而绝大部分从业人员无法向客户提供专业化的服务。家庭服务公司的陈女士说:“要外地保姆全都经过专业培训后再走向市场,也许目前本市还没有公司能提供这样的服务。我们公司对保姆的培训也只限于行业介绍,告诉她们要和雇主和平相处、不能偷人家的东西、点煤气炉等一些基本常识。”

 

记者从天津市一些保姆市场上了解到,外地保姆由于没受过专业培训而闹出的笑话还真不少。例如,某家政公司教新来的保姆怎样点煤气炉,用的还是用火柴点的煤气灶———应该一手缓慢地打开煤气阀门,一手用点燃的火柴去引燃煤气。可是,事后有雇主来公司反映,家里用的是电打火,可小保姆还是固执地要用火柴点火,教了好长时间才改过来。还有一保姆刚学会使用电饭煲,恰好碰上停电,她怕用户下班回来吃不上饭,出于好心就把电饭煲放在了煤气灶上,好在发现及时,才没有酿成大祸。事后,气急败坏的用户拿着已经烧坏的电饭煲找到了家政公司,责问家政公司到底有没有对保姆进行培训。

 

    保姆市场缘何火爆

 

    春节过后,各大中城市保姆短缺的消息频见报端,一个原本“不起眼”的职业怎么会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呢?市妇联家庭服务公司办公室陈玲介绍说:“现在天津市已经步入老龄化时代,加上市民的工作和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保姆的需求量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此外,很多市民需要的保姆都是具有一定专业技术水平,比如会做饭、会照顾老人、孩子等,但是有技能的保姆不占多数,这也是造成保姆短缺的一方面原因。”

 

    好保姆依然难求

 

    据了解,现在的外地保姆大多来自贫困地区,文化素质、生活习惯等方面的问题让很多城里人不能接受。另外,很多小保姆也学会了挑雇主,家里有老人的不去,家里人口多的不去。

 

    陈玲向记者介绍说:“雇保姆就是两好换一好,如果保姆勤快、好学,雇主和善、宽容,这种工作关系就能相对维持长久。”

 

    在记者采访的众多外地保姆中,能够像冯兴焕和雇主相处得很融洽的不多。有调查显示,将近一半的家庭不到一年就更换一次保姆,而每次更换保姆的原因也各有不同,其中31.5%的家庭因为保姆做不好家务活;16.4%的家庭认为保姆懒惰;5.5%的家庭因发现保姆偷东西而更换保姆。

 

    说法

 

    雇保姆别忽视了安全

 

    去年妇联家庭服务公司评选了“十佳家政服务员”,其中17岁的刘岁彦受到社会普遍关注,她的第一个雇主王奶奶80多岁了,身体不好,可自从小刘到了她家后,把王奶奶的生活照料得无微不至,连邻居们都羡慕王奶奶找了个好保姆。

 

    但是记者日前给王奶奶打电话得知,2005年春节过后,刘岁彦已经到北京干活去了。王奶奶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燕子(奶奶这样叫刘岁彦)对我特别好,可是她走了,不回来了。后来又来了个保姆,她干了两天就把我的毛裤偷走了……”

 

    一个好保姆让人工作、生活都放心,但遇上一个贼就让人堵心了。可是,现在很多保姆都是雇主未通过家政公司雇回家的,所以这些雇主对保姆一点也不了解,一旦出了事只能自认倒霉。

 

    天津大学法学系的刘晓纯博士对记者说:“如果雇主不通过家政公司雇人,那就只与保姆个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一旦发生失窃等民事纠纷后,诉讼的风险就比较大,而且个人的偿还能力也相对较小。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如果雇主通过家政公司找保姆,公司就成为劳务关系的另一方,打起官司来,公司除了自己承担相应责任之外,也有义务提供保姆的真实情况,雇主的获赔机会就大一些。所以,通过正规的家政公司请保姆对雇主来说是最安全的方式。”

 

    给家政人员上个双保险

 

    据了解,2004年元旦,市妇联家庭服务公司为公司里的所有家政服务员投了一份“意外伤害险”,使她们成为天津市首批有保险的家政人员。

 

    然而,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大多数家政服务公司只是起到中介作用,将家政人员推荐给雇主,然后收取几十元的中介费,至于家政人员的社会保障则不在这些公司的管理范围内。

 

    就此,记者采访了天津市社会科学院舆情所王所长。

 

    家政服务人员如今已经成为一种职业,为此,家政企业应该给她们提供各种社会保障。

 

    除了让从业人员领取养老、失业、大病医疗和工伤等“四险”外,还应针对行业特点,探索让保姆投保“意外伤害险”“第三方责任险”等专业险种。

 

    这样,如果家政人员在服务时不慎受伤或造成客户家庭的人身伤害、财产损失,都可以向保险公司索赔。从而为家政服务员和用户的利益上了个双保险,才更利于提高服务质量。(记者王丽实习生张静)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