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天津近年最大一笔遗产纠纷历时4年尘埃落定

2006-04-10 13:32:20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天津频道4月10日电 天津市近年来最大的一笔遗产纠纷案,在经历了 4年之久的一审、二审、再审的马拉松式诉讼后,日前终于画上了句号, 76岁的马老太状告儿媳、孙女一案最终以调解方式结案。马老太放弃了董事及股票,拿到了儿子的 56万元遗产。

 

    儿子车祸去世七旬老太状告儿媳索要遗产

 

    说起这个案子,本案的代理律师顾飞天长吁了口气说,案件起起落落历时几年,现在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让当事人获得了应得的遗产,他也终于可以松口气了。顾律师说,马老太的儿子李海英年早逝, 56万元的遗产也算对老人家是个慰藉。

 

    “案件的起因要追溯到 6年前,”顾律师说:马老太的老伴早年去世,她含辛茹苦独自一人将儿子李海及其他子女抚养成人。李海成年后成为天津市一家大集团的负责人,并且与该集团董事长的女儿王凤霞成婚。成家立业后,李海对马老太极为孝顺,马老太以为自己从此就可尽享天伦之乐了。不料, 2000 6 26日,李海因车祸突然去世,经历了晚年丧子的巨大悲痛后,马老太找到儿媳王凤霞要求继承儿子的遗产,却遭到儿媳的拒绝。在与儿媳王凤霞进行长时间的协商未果后,马老太一纸诉状将儿媳和孙女起诉至法院。

 

    根据当时工商部门出具的资料显示,在 1996 11月,李海的妻子王凤霞向由李海岳父出任董事长的集团公司投入资金 550万元,占公司注册资本 75%的股份; 1996 10月,王凤霞名下的 50万元又投入到该集团名下的另一五金公司,占公司注册资本比例 10%的股份。根据《继承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上诉股份虽然在王凤霞名下,但应为王凤霞与李海夫妻的共同财产。“配偶、子女、父母”有平等的第一顺序继承权,因此,马老太有权继承儿子李海全部财产的 13。如果马老太继承了儿子李海的股权,她就可以出任该集团的董事,但根据《公司法》,此要求必须经该集团其他董事的同意,如其他董事不同意,他们应出资购买马老太所继承的公司股份。

 

  董事长声言注册资金虚假不应作为遗产

 

    2002 6 24日,河东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这起天津市最大的遗产继承纠纷案,起诉书中称,应由原告继承属于儿子李海的上诉股权 91.6万元,另外,李海与王凤霞共同投资 30余万元买卖股票,以及李海名下的轿车一部一并进行析产、继承。诉讼中原告又查明该集团工商登记档案中记载被告王凤霞投资是 1000万元,占该公司股份的 18%,因此变更部分诉讼请求,对 1000万元的财产进行析产继承。

 

    2002 7月底,在法官的主持下,原被告双方交换了证据。然而作为集团董事长———王凤霞父亲的一份证言证词,令所有人都为之一惊,这份证据也成为本案三审争议和审判的焦点以及关键所在。同时,该证据也令媒体一片哗然,被称为“集团董事长自曝黑幕”。

 

    那么这份证据到底是什么呢?王凤霞的父亲以董事长的身份出具了一份“我的几点说明”,说明中称:他在 1996年,注册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房地产公司,将举债的在建工程和赊销货物作为“注册资金”成立现在的集团,他在妻子和 3个子女谁也没有真正投资的情况下,将他们增加为投资人,公司的一些文件上的签字也是在子女不知情的情况下由其他员工代签的。“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些股份本身就是‘虚’的,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资产,如果他们对此事不知情,我今后就可以按我的意愿,用相同的手法进行调整。”说明中还说:“我女儿 1987年与马老太的儿子李海结婚,后来,李海由原单位下岗,便来到集团上班,但始终没能得到企业和员工的认可。看到他们婚姻不稳定,所以我早有安排。今后真有了 500万元也只能给我的女儿和孙女,不能作为他们夫妻的共同财产。”

 

    ■一审认定王凤霞名下股票不真实判决马老太无权继承

 

    王凤霞父亲出具的这份证明非同小可,在以后的几审判决中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依据我国《婚姻法》、《继承法》的有关规定,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在不能证明一方单独所有的情况下,推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双方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父母和子女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被继承人死亡后,在没有有效遗嘱的情况下被继承人的配偶、子女、父母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享有法定继承权。

 

    被告王凤霞占有的其自己名下及李海名下市值 319180.72元股票属被告王凤霞与被继承人李海夫妻的共同财产,其中 1/2份额为李海遗产,应由原、被告三人各继承 1/3份额,因此,被告王凤霞应给付马老太 53196.79元股票折价款;李海生前名下轿车,经折旧计算后,王凤霞应给付马老太 10000元。另外,王凤霞占集团 7.5%的股份和五金公司 10%的股份,经查确定是不真实的,因此不能认定该两项财产权利为被告王凤霞与李海共同财产,马老太要求对此析产继承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维持原判马老太两审官司欠下 13万元诉讼费

 

    一审判决后,马老太不服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顾律师称,他是从二审开始真正接触此案的。 2003 8月,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经审计证明,王凤霞并未向企业以货币资金和实物出资,王凤霞也未在企业中行使股东权利和享受股东权益。综上,中级法院对这起遗产继承纠纷案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 69609元,由上诉人马老太负担。

 

    马老太再次输了官司。不仅如此,两次官司共计 136609元的诉讼费也要求马老太负担。马老太因此倍受打击,可她却仍然认为,无论这些股份是虚是实,只要在儿媳的名下,就应该有儿子的一份,她决心将此案打到底。

 

    ■申请再审:马老太获得 50万元股权转让费,案件圆满审结

 

    我国是二审终审制,二审判决下达后,案件就应该画上句号了,如果不服判决,就只能申请再审了。顾飞天律师决定为马老太申请再审并非感情用事,他认为企业在工商局注册后,董事、股东就以登记的形式被确定下来,即使这种注册是虚假的,应该为此承担法律责任的也是该集团而不应是马老太。

 

    2003 9 10日,顾律师为申请人马老太向法院递交了再审申请书。从两审判决中,顾律师认为,首先,一、二审法院听信王凤霞一面之词全盘否定了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档案登记的合法性。其次,申请人在一、二审庭审中,向法庭提供了多份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备案材料中查证的该集团董事会决议,上面均有王凤霞的印章及签名,由此证实,王凤霞一直在行使股东享有的经营权和决策权。另外,一、二审法院遗漏本案重要当事人。根据本案诉争的客观事实,必然涉及案外人两家集团公司的财产权益。而且本案最终结果无论胜诉还是维护一、二审判决,都必将涉及两家集团公司的股权变化,因此一、二审法院应将两家集团公司追加为本案第三人。再有,从日前获得的新的重要证据来看, 2003 6月,马老太与王凤霞因房屋纠纷产生诉讼,在申请人收到了人民法院送达的王凤霞的民事诉状上,有王凤霞的印章,该印章与两公司董事会决议上所盖印章系同一枚,通过这一事实完全可以证实该印章一直由王凤霞本人使用,王凤霞系两家集团公司的股东也无可争议。

 

    2005 11 18日,二中监民监字第 192号民事裁定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二中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 2006 3 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通过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努力, 3 24日,上诉人马老太与被上诉人王凤霞达成调解协议:双方同意王凤霞、李海名下市值 319180.72元的股票归王凤霞所有,王凤霞同意给付马老太该股票折价款 53196.79元;王凤霞同意一次性给付马老太人民币 50万元。王凤霞同意给付马老太李海生前名下轿车折价款 10000元;马老太同意承担原一审诉讼费 67000元,鉴定费 4000元,以及原二审诉讼费 69609元。

 

    至此,这起历时 4年的遗产继承纠纷案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对于此案顾律师说,从法律上来说,本案是很有意义的,它不仅仅是让当事人获得公正的裁决,对于诸多的私营企业来说也是一个警示。(本案涉及人名均为化名)(张敬)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