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鼠骨市场原料积压 青海捕鼠业陷入冰谷

2006-04-04 13:51:07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青海频道西宁0404日电   (记者逯寒青 姜辰蓉)以往每年立春时节,青海省平安县寺台乡湾子村农民陶德喜都会收拾行囊踏上自已的捕鼠之旅,但今年他却掉头来到西宁,在一家企业的实验室打起了临工。

 

“药厂不再收鼠骨了,我们所有抓老鼠的人都坐在家里,收入来源也没了”,已经从事捕鼠业13年的陶德喜无奈地说。

 

一个外界鲜为人知的,却红红火火了十几年的捕鼠产业,在陶德喜等数千捕鼠人的无奈声中,像是进入了一个盼不到春天的冰谷。

 

一项科技成果催生一个“怪异”的小产业

 

其实陶德喜他们所捕的老鼠并不是日常人们看到的家鼠,而是在青藏高原草原上随处都可以看到的高原鼢鼠,捕鼠之所以成为一项红火的小产业,就在于这种高原鼢鼠的骨头所蕴藏的巨大的药用价值。

 

青海的藏族群众把这种高原鼢鼠称为“塞隆”,有时也俗称“瞎老鼠”。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的专家们在对这种高原鼢鼠长期的研究中发现,这种穴居于阴冷潮湿的草原地下的小动物,有着极强的抗风湿病的能力。

 

1994年,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正式对外公布的一项科研成果表明,高原鼢鼠骨头中所含的治疗风湿病的药效成份,和虎骨相比是一比一,完全可以替代日渐珍稀的虎骨制成各类治疗风湿的药物。他们还以此为基础,和有着泡制虎骨酒悠久历史的北京“同仁堂”进行合作,陆续开发出了“塞隆风湿酒”、“塞隆风湿胶囊”等系列治疗风湿病的产品,并成为青海省历史上第一个国家级新药。依靠中科院和“同仁堂”雄厚的科研力量和制药技术,“塞隆”系列治疗风湿病的产品迅速在市场上走俏,完全成为了虎骨类药品的替代药。

 

九十年代初期,一心想走出大山的陶德喜来到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打临工,研究所的专家们开始研究高原鼢鼠时,陶德喜就帮着专家们在草原上抓这种“瞎老鼠”,专家们教给他观察鼢鼠活动习性的方法,同时他也逐渐总结掌握出了一套利用小弓箭捕鼠的技术。1994年,关于利用“塞隆骨”治疗风湿病的科研课题获得成功后,需要大量的鼠骨做原料,中科院的专家们鼓励陶德喜利用自已掌握的技术,组织农民到草原捕鼠,陶德喜也看到了这是一条增收创富的好路子。于是当年他就回乡招集了二十多名农民到青海泽库县的草原上捕鼠。

 

当时的陶德喜不会想到,随后的十年间将会有数千农民加入到为药厂提供鼠骨原料的捕鼠大军中,在由此获得副业收入的同时,他们还会在青藏高原治理草原生态的巨大工程中,扮演一个特殊的角色。

 

青藏高原的人鼠之争

 

青海作为长江、黄河和澜沧江的“三江源头”,其自然生态保护状况越来越受到世人的重视。但许多人并不知道日益严重的“鼠害”目前正是破坏“三江源”生态环境的最大危害之一。

 

据青海畜牧主管部门统计,青海省目前拥有的5.4亿亩草原面积中,就有1.4亿亩草原遭受鼠害,其中有1.2亿亩草原鼠害已极其严重。高原鼢鼠则是造成鼠害的主要鼠种。

 

在青海达日县、甘德县、河南县、泽库县等鼠害严重的草原,鼢鼠啃食草根,挖洞刨出的土堆遍布草原,形成大片大片的黑土滩。鼠害严重的草原会迅速沙化,牛羊因无法得到足够的草料而难以生存,这些地区许多放养牛羊的牧民甚至变成生态难民。青海省各级政府部门为此每年都会拨出五百多万元经费用于鼠害防治,但对于面积巨大的鼠害成灾区,这些经费往往捉襟见肘。

 

青海各地的草原部门曾经用毒饵灭鼠,但往往会造成牛、羊和草原野生动物的二次中毒。现在则主要采用一种叫C型肉毒素的无害生物制剂灭鼠。

 

“塞隆”风湿系列药产品的推出,让许多原本身处草原之外的农民也加入到了灭鼠的战斗中。这些农民大多来自青海东部山区和甘肃临夏等地。这些捕鼠人采用的弓箭捕鼠法,既不会影响草原生态环境,还十分有效。

 

陶德喜说,捕鼠春秋两季效果最好,春季是草原鼢鼠的发情期,秋季则是储粮期,这两个季节的早晚鼢鼠活动十分频繁,他们会利用自制的一种小弓箭支在洞口,当鼢鼠一出洞口时就会触动机关被弓箭扎住。陶德喜说,捕鼠很有讲究,他们会观察鼠洞口的土堆,根据土堆的新旧程度和排列方式,确定有无地下鼠以及是公鼠还是母鼠。

 

从1995年起,陶德喜每年都会带领50至80人的捕鼠队伍到青海各地及邻近的甘肃、四川的草原捕鼠,他们每人每天的捕鼠量在80至100只左右。在鼠害高密度地区,他们一支队伍一年可以灭掉四、五十万亩草原的地下鼠,灭鼠率能达到国家标准的95%以上。

 

鼠骨经济的双重效益

 

1995年后,同仁堂每年需要的鼠骨量达到了30多吨,每公斤鼠骨的收购价有180多元。

 

最早组织农民捕鼠的陶德喜说,根据计算他会为抓到的每只鼢鼠支付给捕鼠人1.5元,扒一只鼠皮再付0.2元,把鼠骨剔出来则再加0.3元。这样下来,一个捕鼠季节二个月左右,跟着他的农民一般都会有四、五千元的收入,最少的收入也能保证在二千元以上。这对于许多刚刚解决温饱问题的青海东部山区农民来说,收入已是十分可观。

 

短短时间内,就有大量来自青海东部、甘肃临夏和宁夏的农民成为了活跃在青海各地草原上的捕鼠人。除了陶德喜,来自青海大通的李成山、马元元、赵连贞、池忠胜和甘肃临夏的郭占发等人,都成了这一行的姣姣者,他们带的捕鼠队伍人数均在百人以上。每年捕鼠量在近二百万只左右。

 

1998年后,随着青海、西藏两省区大力推进藏医药企业的发展,又有唐古拉、晶珠等十多家藏药制药企业也开始生产以“塞隆”骨为原料的风湿药。并以“藏药”的名义在市场上销售。

 

“鼠骨”在带给了药厂和捕鼠人巨大的经济利益的同时,青海的草原畜牧部门也意识到这其中所蕴含的不可低估的生态效益。位于黄河上游的青海省河南县1990时成为全国第一个无地面鼠害县,到2000年时鼠害再次泛滥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看到陶德喜们卓有成效的灭鼠效果后,深受草原鼠害的河南县畜牧部门把灭鼠项目费直接下发给了到河南县捕鼠的农民,2004他们为捕鼠农民支付的灭鼠费用是每只鼠0.35元。河南县多松乡的一位牧民甚至以每只鼠再加一元的价格招募捕鼠人扑杀自已草场的害鼠。

 

原料积压,鼠骨经济陷入低谷

 

   “鼠骨”经济成为青藏高原一个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生态效益的小产业后,红红火火到2005年后却突然急转直下,陷入冰谷。由于参与捕鼠的农民与日俱增,鼠骨产量逐年上升,原料供应出现了大量过剩。

 

陶德喜说,2005年春季后,药厂就开始很少收购鼠骨了,到了下半年,干脆一点都不收了。

 

从鼠骨使用量最大的“同仁堂”传来的消息说,他们已经储存了今后六年使用的鼢鼠鼠骨原料。今后六年内恢复收购鼠骨的可能性不大。而一些同样生产“塞隆‘产品的藏药厂,由于产品市场认知度不高,产量小,对原料的需求也已饱和。

 

李成山,马元元等捕鼠农民的家里积压了大量鼠骨没有卖出。今年春天,原本是捕鼠农民开始外出的季节,但几乎所有人都坐在了家里等待消息。

 

    而来自青海林业部门的信息说,今年青海鼠害防治形势十分严峻,随着春季老鼠繁殖季节的开始,在许多地区的退耕还林还草区和草原上,老鼠数量开始呈爆发性增长。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