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天津一市民发明了神奇"药水"专治街头"涂鸦"

2006-06-19 15:43:29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天津频道6月19日电 时下,在我们美丽的城市里,一些电线杆、公交站牌、桥栏、雕塑,甚至不少新建筑物上被办证广告喷得乌七八糟,让人看了觉得可惜又气愤。如今一种防喷涂新药水的出现,有望使涂鸦小广告无栖身之处。

 

    家住天津河西区梅江居住区景观花园的索先生,今年47岁,他倾尽半年多心血,经千余次试验,终于试制成功一种专防喷涂和不干胶广告的药水。昨天下午,记者亲眼见证了这药水的功效。索先生把这高分子合成材料的药水简称为“一擦灵”,它无色透明、略带淡淡油漆味道。他用小刷子将“一擦灵”涂抹在一块大理石板上,见那药水立刻风干,索先生用一支万能油笔信手在石板上涂鸦,随后自信地对记者说:“你说什么时候擦,我就什么时候擦……”待字迹干透后,索先生用湿布轻轻一带,呵,痕迹皆无。老索说,根据不同材质如水泥、铁皮、玻璃或墙壁等,要求有不同的配比浓度,先将“一擦灵”涂上去,就不怕任何喷涂了。不仅不怕被“黑”,还能防贴。说着,索先生抄起一块大石板,在一侧涂上药水而另一侧没涂,将特制、很粘的不干胶小广告分别粘上去,有药水的那面很容易被完整揭下来,而没药水那面,几乎无法完整撕下。索先生自信地表示,只要刷上药水后不用工具破坏这层膜,永远能对喷涂粘贴有预防疗效。

 

    索先生是位化工技术人员,2002年下岗。喜欢研究化工合成材料的他,这几年也闲不住。他说,这几年来,咱天津的市容越来越漂亮,景观建筑、雕塑越来越多,可一些不法分子偏偏将黑手伸向它们,那些办证小广告让城市大煞风景。还有那些被“黑”的新公交站牌,不仅不美观,还给市民出行带来麻烦。在索先生以前也曾有人试制过防喷药水,但由于原料的问题,有不便清洗、容易粘到路人身上等弊端,没有普及。

 

    2005年底开始,索先生便日夜苦思冥想弄个好法儿彻底整治一下办证小广告,想来想去,预防是最好的方法。他把自己闷在屋里,开始试制这种专门防涂鸦和不干胶的药水。他家挺新的商品房,被搞得像个简陋试验室。天平、试管、各种瓶瓶罐罐高矮参差散落一桌。冰箱里冷冻着涂了药水的玻璃板,拿出来冒着白气就做试验,阳台上曝晒着涂好药水的石板等等。索先生说,他得能应付一年四季的变化,自己的药水必须禁得起风吹雨打、日晒雨淋。

 

    别看索先生发明了这神奇药水,他却表示不打算申请专利。他说这东西不仅早就该有,而且应该在我们这美丽的都市里普及,市民人手一瓶才好,大家都来保护环境。专利倒是件无所谓的事情。索先生还认真地说,他是《今晚报》的忠实读者,已经订阅20年了。他真想通过本报帮他找个地方,最好是易遭喷涂黑手的“重灾区”,那些让有关单位头疼又束手无策的地方,他免费负责喷涂“一擦灵”,给他一个展示和证明药水神奇的机会。据悉,市容环保等有关部门正在初步与老索接洽,随着该防涂鸦药水的推广应用,让那些涂鸦和小广告无栖身之处,让城市膏药在津城绝迹,便是索先生最大的心愿。(记者刘滨)(完)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