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天津滨海新区拉开离岸金融战局

2006-06-30 13:41:06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天津频道讯:如同上海浦东新区在长三角地区的地位,滨海新区有望成为带动环渤海区域经济发展的龙头。

 

    国务院日前已批准天津滨海新区为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并鼓励和支持其进行金融和土地管理改革。滨海新区目前正加紧编制金融和土地改革的专项方案,拟于今年8月份报国务院审批。

 

    天津滨海新区管委会主任皮黔生说,编制工作得到了国务院有关部门的全面指导,天津市委市政府也进行了全面的部署。

 

    皮黔生说,在金融改革和创新方案中,将涉及离岸金融业务。他表示:“离岸金融业务,滨海新区已经在进行,很多外资银行已经在做,中资银行是中国银行在做,主要是为国内中小企业在扩大对外贸易上提供方便。”

 

    皮黔生介绍说,方案中,滨海新区对离岸金融业务主要考虑:一是充分发挥天津已有的金融机构尤其是外资银行的一些灵活做法、丰富手段来开展离岸金融业务;二是结合东疆保税港建设,在多种外币结算、对外贸易结算等业务上采取更通用的符合国际惯例的做法;三是结合金融体制改革,来促进离岸金融业务的多样化。

 

    离岸金融是指设在某国境内但与该国金融制度无甚联系﹐且不受该国金融法规管制的金融机构所进行的资金融通活动。

 

    对于滨海新区正在编制的金融专项方案,参与过天津市政府日前组织的内部研讨会的有关专家表示,目前达成的主要共识是:“天津要做全国开展离岸金融业务和实现金融业综合经营的突破口”。

 

    天津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王忠文表示,京津将形成一定的错位竞争合作的发展态势,可以一起建立离岸金融市场,未来北方金融中心应采取京津联动模式,两大城市根据自身特点确立各自金融发展的侧重点。

 

    但也有专家认为,滨海新区应根据实际情况和中央的要求,围绕着创建全国规模最大的现代化制造和研发转化基地来进行,搞离岸金融业务的时机尚待观察。

 

    据了解,目前上海浦东新区的综合配套改革是围绕着建设国际金融和国际贸易中心来进行的。

 

    在土地管理改革方面,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副局长蔡云鹏介绍说:“按照国务院的要求,滨海新区是综合配套改革的试验区,因此,我们将对土地利用的一些政策和做法进行探讨,其中包括对非农建设用地如何集约使用、集体建设用地的合理流转等。”

 

    天津市社科院经济社会预测研究所所长卢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滨海新区可利用土地面积为1100平方公里,但是占到15%的湿地面积,将被禁止或限制开发,因此,实际可利用土地仅为500多平方公里。

 

    卢卫认为,由于滨海新区大多土地不利于耕作,因此,如何尽快转化为产业用地和城镇建设用地是当务之急。

 

    此外,卢卫还透露,为加快滨海新区的开发开放,天津市还将加大围海造地的力度。(记者 陈羽)

 

    金融改革活棋如何落子滨海

 

    “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活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在近日举行的第三届“构建21世纪金融体系”中美研讨会上,天津市市长戴相龙引用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19911月在视察上海时的一段话,凸显建设天津滨海新区的国家战略意义。

 

    自今年3月国务院决定把滨海经济新区建设纳入了国家战略后,滨海新区承担起两大方面的任务:一是经济功能,要把天津滨海新区建设成为高度开放的、社会和谐的、环境友好的现代化经济新区,更好地服务于京津冀和环渤海的发展,振兴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三极;二是改革示范功能,把天津滨海新区建设成一个综合改革实验区,根据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在经济社会发展制度体制方面实行创新。

 

    显然,滨海新区的破茧而生将在我国金融改革中承担着更为重要的任务。滨海新区金融改革创新的目标是:根据天津的城市定位和发展实际,努力建立与北方经济中心相适应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努力实现天津滨海新区的定位,为全国金融改革提供借鉴。并以此提出了金融创新的三大构想:成立金融控股公司,对金融机构综合经营进行试点;直接融资试点,渤海产业投资基金7月正式运行;在推进外汇管理体制改革上,滨海新区有望在一定区域实行一定额度内的人民币可兑换,引领中国外汇管理体制改革。

 

    现代市场经济的根本特征在于通过市场机制实现资源的配置,而资源配置必须借助货币资金这个一般等价物的流动来实现,这就决定了金融在整个经济的核心作用。任何国家经济的发展必须发展金融市场,这就使金融更大地承担了一国经济层次调整、阶段突破的关键点,这一点也是被我国经济改革的实践所证明了的。

 

    我国改革开放战略的破土是在深圳:20世纪80年代,国家把深圳作为我国对外开放的桥头堡,以深圳为基点吸引外资,引进国外资金和资本运作方式。进入90年代后,国家审时度势地提出了开发浦东新区的国家战略,建设陆家嘴金融核心功能区,大力发展金融产业,引进外资金融机构,推动我国金融机构改革,直接同国外金融业对接,使我国经济和金融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又经过了十多年的发展,上述两个改革试点成为珠三角和长三角两个经济区的制高点,也引领我国金融业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这一点从最近的金融市场变化就可以看出来,随着中行等四大国有银行积极上市,中小银行治理结构的完善,微观经济主体的培育即将完成,下一步将进入上层制度改革和体制创新。而现阶段制约我国和国际金融完全接轨的制度无外乎这么几个:逆国际潮流的金融分业经营和分业监管体制;间接融资比重过大,直接融资欠发达,以产业基金为代表的产融结合更是一片空白;利率体制和汇率体制仍未能实现市场化。

 

    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戴相龙所阐释的滨海新区建设的国家战略意义。他表示,为了实现外汇和汇率管理体制改革的长远目标,滨海新区将在国家外汇局帮助下,进行一些改革试点,把企业按规定结汇改为按意愿结汇,推动汇率体制进行根本性制度改革,在一定区域实行一定额度内的人民币可兑换。可以预见,滨海新区如果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进行试点并实现突破,将对外汇和汇率管理体制改革产生重大影响。

 

    1978年至2005年,中国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增长,但与此同时,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缓慢,滨海新区国家战略的提出将促使我国金融改革破茧,为中国可持续发展寻找更加协调的增长方式,使我国经济进入更高的阶段。(范立强)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