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收费近万仍追捧 京津学前班改名换姓再登场

2006-10-12 14:34:14
华夏经纬网

    国庆节后幼儿园第一天开学,萧女士送孩子时发现,儿子班上的几个小朋友同时转走了。据其他家长说,北京西北高校区的好小学正在开学前班,“不上预科班将来要进那些好小学就难了”!萧女士回家就开始心慌意乱地四处打电话咨询。朋友说,类似的学前班预科班往往是上“大家心目中的重点小学”的最好跳板。

 

  学前班重打锣鼓纷纷更名

 

    天津张东的“教子计划”最近也被打乱了。因为今年,当地教育部门出台了一条“社会各种培训机构、公民个人均不得以任何名义办学前班”的禁令。他的儿子是200010月出生的,已经从天津的一所幼儿园大班毕业,可是按照规定,831以后出生、不满6周岁的儿童当年不能升入小学。张东早就计划好,再让儿子上一年学前班,明年入学。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已经联系好的小学称今年不再开办学前班,张东又咨询了自己家附近的几所小学,他们都声称按照规定停办学前班。没办法,张东只好又联系儿子原来的幼儿园,继续让儿子再上一年大班。

 

    没想到,秋季开学后,事情又出现了转机。张东得知一家原来开办学前班的民办机构开始招生,但已经不叫学前班,而是名为“特长预备班”。但是时间安排、教学内容与原来没有任何区别。课程包括语文、数学、英语,艺术课可以自己选择。当张东得知这个消息时,这家机构的8个预备班已经全部招满,每个班的人数也比以前多。张东遇到了许多前来要求孩子插班入学的家长。

 

    这家挤不进去,经过多方打听,张东又得知另一所小学的学前班也悄悄“重新开张”。咨询老师一再强调:“我们不是学前班,而是艺术培训班。”但是教学内容和形式也与原来的学前班无异:做好小幼衔接,提前学习小学的文化课知识、培养小学生的学习习惯。

 

    咨询老师对张东的选择大加赞扬:“把孩子送到这儿来就对了,让孩子提前学些东西,上小学时就走在别人前面了,而且更能适应小学的生活。”

 

    与天津的情况相同的是,北京的学前班也是改头换面。

 

    海淀区一所小学打出了招收小学“预科班”的招牌。而一家民办机构则在网上发布广告,明确学前班招生。当记者问起为什么他们可以办学前班时,一位姓王的校长说,因为这是独立的民办机构,不依附于小学。他们租了两层楼开办学前班和各种业余文化、艺术培训班。

 

    另一家学前班则承诺,除了小学的基础课,还开设了特色课,包括:快速阅读,剑桥少儿英语,珠心算,形体课,武术课。通过一年的快速阅读,孩子可以认字1500~2500个;剑桥少儿英语可以通过一级二级的考试,基本达到小学毕业水平。

 

  干扰小学教育,学前班被叫停

 

    28岁的小邓是天津河西区一所小学的老师,平时常有亲戚朋友向她咨询孩子是否该上学前班的问题。对此,邓老师一律持反对意见:“几乎所有的学前班都是提前学习小学的课程,那到小学来学习什么?”

 

    邓老师有一年带一年级,上课时发现全班30多个孩子只有两个不会汉语拼音,这让她非常为难:“教还是不教?”另外,邓老师的体会是,上过学前班的孩子刚上小学确实好教一些,因为他们适应学校生活、守纪律、掌握许多知识,但是有的孩子因为自己已经学会了,反而不好好听讲。这对于一年级小学生是个不好的开端,甚至因此形成上课走神的坏习惯。

 

    另外,邓老师认为,5岁多的小孩还属于幼儿阶段,朝八晚五的学前班生活提前把他们按到了书桌前。学会多少字、会算多少题,这种“小学化”教育完全违背了幼儿的生理心理发展规律,不利于对观察力、意志力、想像力、语言表达能力等各种综合能力的培养。

 

    基于小学化的学前教育现状,今年以来,北京、天津、重庆等大城市教育主管部门相继出台规定,有步骤地取消学前班。北京的规定是北京城八区和远郊区县城,从今年秋季开学起停办学前班,2010年全部取消全市的学前班。

 

    北京市教委负责人说,学前班是在幼儿教育比较落后的情况下,对幼儿园数量不足的一种辅助和补充,并非是比幼儿园高一级的教育形式。

 

    这位负责人表示,目前北京城四区已经基本取消了学前班,而普及学前3年教育,加之北京市学龄前儿童大幅度减少,学前班的历史使命已基本完成。

 

    今年,天津市教委出台了《关于妥善解决学前班问题的有关意见》,规定今年831日以前,该市城镇地区一律撤消学前班。同时,《意见》中也要求,撤消学前班的地区要根据本地区实际情况,在幼儿园积极发展低收费的全日制、半日制、计时制等多种早期教育形式,合理制订应对措施,以满足社会的不同需求,确保学龄前幼儿接受早期教育状况的整体比例不下降。

 

  一些学前班一学年收费近万元

 

    既然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已经明确出台取消学前班的规定,为什么学前班还会更换姓名继续存在?天津河东区一所曾办过学前班的公办小学校长认为,这是家长的需求所致。

 

    她说,今年暑假后期她接到了许多家长的电话,都是询问还办不办学前班。有的家长是不想让快满6岁的孩子再上一年幼儿园大班,有的是因为孩子没有上过幼儿园,怕直接上小学不适应。但是不管什么情况,家长最根本的目的都是想让孩子多学些知识。

 

    “现在的家长都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也没有什么错。”这位校长所在的学校在天津市不属拔尖校,因此存在一定的生源压力。前几年学校一直办学前班,通过这种方法能够提前固定一批生源。现在学前班被叫停,校长的压力更大了。

 

    相对于公办校争抢生源的目的,一些民办机构办学前班把效益放在了第一位。据了解,有的“预备班”一学年收费近万元,还不包括一些附加收费项目。( 记者 李新玲)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