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三江源生态保护 齐心灭鼠害草丰牛羊壮

2007-12-17 09:23:04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青海频道西宁12月17日电    秋日的野牛沟,满山遍野的牧草像金色的绸缎覆盖一样,成群结队的牛羊在蓝天白云下如茵的草地上悠闲地吃草,如今这里已成为黄河源头第一县水草最丰美的一片生态治理示范区。
    9月9日,记者跟随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牧民多嘎一起,向野牛沟牧草最茂盛的地方走去。高高的牧草上闪烁着雨后晶莹的水珠,没走几步我俩的裤脚全被雨珠打湿了。多嘎说,恢复这一片草原植被,主要得益于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中的灭鼠项目。

    对于牧民来说,春冬两季是牧闲季节,每到这两个季节,草原上的牧民便会全家出动,走上草山排成长队,在一个个鼠洞里投放毒饵,一亩的草地有近200个鼠洞,这样一年的灭鼠时间多达50天。这样经过长期大规模的灭鼠,野牛沟的老鼠越来越少,牧草便一年比一年茂盛。就像多嘎一家,10年前的牛羊多达500头只,后来随着“黑土滩”的蔓延扩大,牛羊减至50头只,现在他家的牛羊又恢复并控制到了草场承载范围以内。

    5年前,记者曾来过这片草原,一眼望去,数不清的鼠洞像绿色草原密布的斑点,与鼠洞同时存在的还有一堆堆的黑土。东窜西跳的一个个肥肥的老鼠,有的直立于洞口,两爪在胸前自由的耷拉下来。远处的老鼠则在奔跑追逐、嬉戏打闹,显然这里一度曾经成为老鼠的“天堂”。

    老鼠的“天堂”就会是牛羊的“地狱”。老鼠不仅与牛羊争夺牧草,而且终年打洞造穴,挖掘草根,轻则是地表千疮百孔,杂毒草丛生,导致草地退化变质;重则使地表土层剥蚀,变成寸草不生的次生裸地。上世纪70年代后,三江源地区开始面临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生态危机,其中草原鼠害便是导致这一地区生态恶化的主要原因之一。

    据调查,三江源地区发生鼠害面积9666万亩,有些地方每亩有效鼠洞高达89个,鼠害面积占三江源生态保护区的17%,这一地区50%以上的黑土滩都是鼠害所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个当时牧民人口不到7000人的牧业县,牲畜总量达到67万头(只)。20年后,玛多县70%的草场严重退化,许多地方已寸草不生,形同荒漠,全县牲畜总量也随之锐减,有一部分牧民成为无畜户和少畜户。

    在一个鼠洞前,玛多县农牧局副局长李大伟说,去年就像这样的鼠洞,10平方米的草地上有20多个洞口,在这20个洞里投放毒饵后,用土把洞口堵死,过7天再来看时,只有4个小洞又被老鼠打开。这说明其余16个洞里的最少16只老鼠被毒饵毒死。老鼠自己掘的“家”反而成为了自己的“坟墓”。

    果洛藏族自治州三江源办公室主任牛龙蛟说,去年全县在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项目实施中总投资2750万元,组织劳动力9305人,共完成灭治鼠害1861万亩,灭效率达95%以上。今年春季370万亩鼠害防治成效巩固项目于4月开始,5月完工并通过县级验收,完成成效巩固面积达372万亩,7月通过了省级验收。

    在黄河源头玛多县采访的日子里,总能看见这里的草原上布满了人工架设的招鹰架,不少鹰架上都有鹰巢,有的鹰巢里已经孵出了嗷嗷待哺的小鹰。当我们试着走近一个招鹰架时,一对老鹰便警惕地带着它们的小鹰飞向了高空。

    玛多县副县长万玛加说,招鹰架是根据鹰的筑巢习性,人工焊接约6米高的铁架。除了便于鹰“生儿育女”外,还有供其休息和居高临下观察搜寻猎物的作用。招鹰灭鼠的办法即经济实惠,又可以延长食物链,保护生物的多样性。玛多县在黄河源头地区架设了1600多个鹰巢和6400个鹰架,一个鹰巢便可控制500亩草原上的鼠害。

    美丽的野牛沟,今日又成为了老鼠的“地狱”、牛羊的“天堂”。据了解,三江源生态保护工程实施以来,玛多县先后分两批实施了草原鼠害防治工程,鼠害猖獗的现象得到初步遏制。到目前,全县存栏牲畜达到15万头只匹,牧民人均纯收入增至2022.69元。

    省三江源办公室专职副主任李晓南说,自《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总体规划》实施3年来,总投资1.2亿元共完成地面鼠害防治8122万亩、地下鼠害674万亩。这是迄今为止,人类在三江源地区所开展的一次范围最广、投资最大、参与人数最多、科技含量最高的灭鼠活动。(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杨华 维祖)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