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三江源头科考队艰难穿越 前行4小时行进8公里

2008-09-23 08:40:46
华夏经纬网

    总以为“艰难”是这次科考之路的惟一关键词,现在看来“变化”一词完全可以与之共享这样的荣耀。哪怕是临行前一夜发到报社的稿件,也许在第二天的凌晨,报道内容已经面目全非了。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因为长江的重要支流——当曲。 

    首站完成对澜沧江的科考任务后,有专家表示,澜沧江是这次科考中最为艰难的。所以从澜沧江一路返回杂多时,科考队员们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是,9月20日欲乘胜追击的科考队员们在前往当曲时,那里的高山和沼泽突然让大家愣住了——四小时艰难行进八公里。

    9月19日,科考队正式进入长江的重要支流——当曲。对于当曲的科考,主要分布在其5条支流的源头,而其中且曲是这5条支流中的“老大”。19日晚,科考长江的第一个大本营就建在离且曲源头约28公里的地方。

    20日上午10时许,科考队开始进发,当日原本的计划是要完成对且曲和另一条当曲支流多朝能的监测工作,可是车队每行走一小段路,就陷入沼泽中,加之沼泽的表面有冰冻,因此行进异常艰难。到中午2时左右,在查切尼来贡玛,有辆陷入沼泽的车一时难以摆脱窘境,科考队负责人临时决定,由两辆性能最好的越野车带专家进入,其余车辆和人员返回营地,而当地离科考队大本营的直线距离只有8公里。20日下午,进入且曲源头的小分队完成工作后,因道路艰险没能返回大本营,翌日清晨,小分队越雪山、过沼泽风尘仆仆地才一路赶来。

    “原来以为澜沧江是最难的,我现在感觉当曲才是最大的难点。”9月21日上午,科考队队长唐千里在大本营向本报记者介绍情况时,神情中充满着压力。“完成对且曲的监测后,目前还要进入另外四条支流的源头,比想象的要难的多,主要原因是我们以前没有进入过这片流域,情况很不清楚。”唐千里说话的时候,记者看到他的眼睛布满血丝。

    由于道路艰险和情况不明,为了加速未来的工作,9月21日,科考队的17名队员撤回杂多县,23名队员继续深入当曲支流的腹地。22日科考队已在当曲流域的中心位置建立大本营并开展考查。(作者:肆归)总以为“艰难”是这次科考之路的惟一关键词,现在看来“变化”一词完全可以与之共享这样的荣耀。哪怕是临行前一夜发到报社的稿件,也许在第二天的凌晨,报道内容已经面目全非了。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因为长江的重要支流——当曲。

    首站完成对澜沧江的科考任务后,有专家表示,澜沧江是这次科考中最为艰难的。所以从澜沧江一路返回杂多时,科考队员们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是,9月20日欲乘胜追击的科考队员们在前往当曲时,那里的高山和沼泽突然让大家愣住了——四小时艰难行进八公里。

    9月19日,科考队正式进入长江的重要支流——当曲。对于当曲的科考,主要分布在其5条支流的源头,而其中且曲是这5条支流中的“老大”。19日晚,科考长江的第一个大本营就建在离且曲源头约28公里的地方。

    20日上午10时许,科考队开始进发,当日原本的计划是要完成对且曲和另一条当曲支流多朝能的监测工作,可是车队每行走一小段路,就陷入沼泽中,加之沼泽的表面有冰冻,因此行进异常艰难。到中午2时左右,在查切尼来贡玛,有辆陷入沼泽的车一时难以摆脱窘境,科考队负责人临时决定,由两辆性能最好的越野车带专家进入,其余车辆和人员返回营地,而当地离科考队大本营的直线距离只有8公里。20日下午,进入且曲源头的小分队完成工作后,因道路艰险没能返回大本营,翌日清晨,小分队越雪山、过沼泽风尘仆仆地才一路赶来。

    “原来以为澜沧江是最难的,我现在感觉当曲才是最大的难点。”9月21日上午,科考队队长唐千里在大本营向本报记者介绍情况时,神情中充满着压力。“完成对且曲的监测后,目前还要进入另外四条支流的源头,比想象的要难的多,主要原因是我们以前没有进入过这片流域,情况很不清楚。”唐千里说话的时候,记者看到他的眼睛布满血丝。

    由于道路艰险和情况不明,为了加速未来的工作,9月21日,科考队的17名队员撤回杂多县,23名队员继续深入当曲支流的腹地。22日科考队已在当曲流域的中心位置建立大本营并开展考查。(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肆归)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