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青海与台湾 -> 青海要闻 繁体   简体  

 


门源仙米:达坂山深处迷人的华热藏族文化

2014-06-09 11:16:49
华夏经纬网

  一

  早年,笔者曾有一位大学同窗,自我介绍说是来自青海门源的藏族,人却不会藏语而讲着一口浓重的青海方言,说是老家住在林区,森林的边缘便是他家田地……

  记得当年他称自己是“华热哇”(英雄部落),说完,望着眼前一众疑惑的眼神,便细细讲述起一个世代居住在祁连山东端南北麓山林中的藏民族在民风民俗等方面的趣事,一时间,说者眉飞色舞,听众越发好奇——华热哇?一个来自英雄部落的藏族人,竟然也不会讲母语?他们来自哪里?这样一支居住林区的藏族,他们有草原吗?

  在很长一段时期,成为心头很大的疑问而悬而未决。

  以后,眼见得摄影界的朋友们陆续拍回许多有关“华热哇”的图片,才对青海境内的“华热藏族”有了最初的了解。图片中,那些精美绝伦的服饰,与风格独具的婚俗,样样令人眼花缭乱,并发出声声惊叹,由此,聚居在门源回族自治县境内的华热藏族,像一块巨大磁铁,时时吸引着一颗好奇的心,许多年来,欲罢不能。

  五月中旬的一次门源行,笔者一行深入祁连山东麓的仙米地区采访,这里的“华热哇”,及其独特的华热藏族文化,始才悠悠为笔者掀起了她神秘面纱的一角……

  据资料显示,华热藏族是吐蕃管辖的华热军旅的后裔,华热,意指英雄的军旅,后演变为部落名称。在唐代,他们由青海果洛的阿尼玛卿雪山脚下东征而来,从此留居在门源等地。藏族史料中有这样的描述:西面的峰如明月,秀丽壮观;南面的峰如群龙飞舞,蜿蜒起伏;北面的峰如天宫白玉,璀璨夺目;东面的峰如水晶玻璃,与蓝天赛碧;中间的峰如帝释天,镇立世间。古往今来,华热藏族身处群山幽闭的林区,历经宋、元、明、清,千百年来,在与当地羌、吐谷浑、鲜卑、汉人的交往融合中,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民俗民风。

  门源仙米,是我省华热藏族集中居住的地区之一,为探访这个英雄部落,我们于雪落达坂山的立夏时节,正式向此地出发!

  正午时分,汽车轻快地穿过达坂山隧道,眼里,远近的高山依然白雪皑皑,一派冷峻。带路的门源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玉清指着山下大片的田野,笑盈盈对我说,夏季,这里就是银盆盛金花的世界!听完,不禁多往窗外打量几眼,云雾缭绕下的浩门川,夏季里那举世闻名的百里油菜花海,已然在心底开出了最绚丽的花,大片大片闪着亮色的金色田野,甚至铺陈开去,连接到蓝天白云处,美不胜收……于县城小憩,即赶往五十公里外的仙米乡。阳光下的原野,大片的青稞地已现娇嫩的青绿,黄褐色的土地,潮湿又肥厚,想像再来一场淋漓春雨,土地下的种子于一夜工夫勃发,大自然神奇的魔术棍,届时便将此地变成人间仙境……

  仙米大庄举办的一个华彩盛会,幸被笔者赶上一半,是日,恰逢农历四月十五,当地仙米寺晒大佛的日子。

  下午三时,当笔者行旅匆匆赶到大庄时,晒大佛的活动已经结束,来自周边山村的近百名年轻藏族人却意犹未尽,一个个身着华服徜徉在温暖的日光下,山下的集市正热闹红火,这个在大山深处难得相聚的短暂日子,自然成为他们要隆重庆祝的盛典。

  午后,高原的阳光有些刺眼,我背着相机走到仙米乡新建的广场一隅,心想抓拍一些穿藏服的年轻人。他们的服饰表演尚未开始,广场上边缘的石凳上已经坐着几名身着传统服饰的“华热哇”。

  赴门源之前,笔者曾对华热服饰等方面的资料有所接触。介绍中说,传统的华热民族着装,仍然保留着游牧者袒露一臂与长、宽、大的特点。肥腰、长袖、大襟的服饰,配上多样、华丽、昂贵的饰物,是华热服饰的主要特征,反映了他们独特的审美观。随着岁月的更替变迁,现在华热民族平常一般穿着和门源地区汉民族一样的服装,只有在春节、婚礼等节庆活动中,他们才会穿那些装饰华贵、用料考究、色彩绚丽的传统服饰。

  那真格是装饰华贵、绚丽多彩呀!

  安坐在广场一方石凳上的哈周吉,首先惊艳了笔者的双眸!

  赶来大庄参加盛会之前,这位居住在大山深处讨拉村的藏族妇女将上百根发辫梳理得光滑如缎,并把发辫小心地放入精美的辫套中,高贵华美之余,又显出几分神秘色彩。她用汉语给自己正在上初中的儿子讲着藏服与那些精美配饰的各个名称,看笔者也坐在旁边倾听,哈周吉微笑着详细介绍起来。她说,高级藏袍由锦缎挂面的白羊羔皮做成,藏语称为“擦日”。这种藏袍以纯黑、紫青、墨绿、碧蓝、咖啡等色为上乘,使用金、银、铜等金属钮扣。袖子往往长出手指一市尺左右,长出部分平时卷起,在跳舞时放下。男人们最时兴的内衣是白色的;年轻妇女们时髦的款式,是粉红内衣配以翻着宽厚白羊羔皮领的黑面缎袍。

  随着集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笔者看到身边不少男女“擦日”的衣边和袖口,用橙、黄、绿、蓝、靛五色氆氇镶成一寸宽的花边,这种依次递增的竖立色块,宛如天上彩虹降落人间,给人一种跳跃的感觉,构成了明快而和谐的美。陪同采访的仙米乡田乡长告诉笔者:一件套有团花锻面,袖口及四边装饰有五彩氆氇和水獭皮的“擦日”,价值在三五千元以上,一身背饰价值在五六千元左右,加上脖子、头上、手上的各种饰物,总价值超过了万元甚至几万元,因此,藏家有“家产就在女人身上”之说。

  笔者不禁咂舌,也由此联想到,这些存留相对完整的民族服饰,岂不是先祖向后辈传递的一个信息?一种文化符号?在浩如烟海的历史进程中,当你抚摩一块祖辈遗传的银饰,或几枚泛着亮光的珊瑚,不也是与历史的一种对话?与一份传承的担当?

  由于华热服饰的精美华贵,与保存的相对完整,其对研究华热藏族的历史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2008年,华热服饰与门源回族宴席曲一道,成功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二

  说起华热服饰,不得不提的便是服饰的优秀制作者与传承人。杜才主,被称为门源华热藏族服饰制作的第一人。

  赴门源翌日,笔者便被安排见到了这位妙趣横生的省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

  杜才主的家在门源泉口镇的西河坝村,这是一个半农半牧的脑山村,长久以来,他与老伴杨德措以制作华热服饰为主业,兼以放牧、种地。

  初听到杜才主的名字,笔者用青海方言打趣道:财主?土豪不是吗?满堂大笑中,老人渐渐打却了最初的几分忐忑,一种水到渠成的采访,令人惊诧于老人的见多识广和对华热藏族文化传承的深切责任,侃侃而谈中,不觉天色竟至黄昏。

  65岁的杜才主于2012年被评为华热服饰制作的省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这是使他颇为自豪的一桩大事。说起服饰制作,眼前这位面色黝黑且人高马大的老人竟用双手比划起来,叫人难以将他与最细腻的针线活联系以来,他说针脚,说配线,说过往中遭遇的困难与趣事,时而朗声大笑,时而眉飞色舞,时而还学着相声,给笔者抖点小小包袱——他问笔者:你说,其他地区的藏族服饰美不美?笔者肯定地回答:美!当然也美!未等话音落下,老人把嘴一撇,脱口道:哼,美是美,都是买的!眼见得老人眼梢处偷偷泛起一抹讥笑,还未开口,又被他抢去了话茬:除了我们华热藏族自己制作服装配饰,其他地区藏族的配饰,一般都是商店里买的。

  那份荣耀,简直了得!

  听着老人的娓娓讲述,想像当年他们用服饰换牦牛的遥远往事,笔者不禁连连用“哇哇”的惊叹,来赞美他精美绝伦的手艺,与一颗热爱民族文化且将此发扬光大的心。

  这位从10来岁便跟着母亲学做华热服饰的老人,这位被华热地区藏族人尊称为“辫套叔叔”的传承者,用他特有的汉藏语相搭配的语言告诉笔者: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当上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那样,我们的华热服饰就能走出大山,走进北京喽!

  黄昏的天光里,传来老人爽朗的笑,是那般温暖与明亮……

  三

  说到华热服饰,自然要提到华热婚礼,在这方面,他们有着自己更为独特的讲究。根据笔者几位长期在门源工作的朋友介绍,以前,华热藏区普遍流行买卖婚、抢婚、天戴头婚、招赘婚、转房婚等,虽种类繁多,但大多为一夫一妻制。现在普遍为自由婚姻,在婚庆礼仪上,仍沿用保留了一整套传统习俗,从提亲到婚宴结束,要经过提亲、定亲、戴头、送亲、途中迎亲、婚礼及送别等多个程序。

  朋友说,藏族在春节期间举行婚礼的较多,进入腊月,出嫁的女儿不干家务活了,一是让女儿多做些刺绣针线活,二要保养身体和皮肤。这段时间,亲戚朋友、左邻右舍也要先后邀请姑娘去自家作客,并盛情款待,在举行婚礼的前一天,姑娘家要付出一定的财力、人力(所请的婚礼执事者,俗称“东家”)来设宴接待客人。按照当地风俗,姑娘出嫁的头一天,要为新娘举行“戴头”仪式,仪式由几位女性长辈将新娘的长发编成排列有序的108条小辫,仪式结束后,用红头巾包脸的新娘在伴娘和亲友们的簇拥下,绕庭院行三周,表示对家乡与父母亲人的依恋之情。

  听着朋友介绍,心头又添想法:若是在那姑娘出嫁的头夜,安坐于华热藏族人热烈喜兴的客厅,手捧热茶,耳听酒曲,看着眼前华美的服饰一一流转,温暖的眼神个个生辉,我牧人的心肺该是怎样的一番扩张?

  四

  依托华热藏族独有的文化现象,门源在发展文化旅游等方面有着怎样的思路与打算?

  门源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玉清告诉笔者,目前,华热藏族主要聚居在这个县的珠固、仙米地区和东川镇尕牧隆上村、泉口镇西河坝村等地区。近年来,县上把华热民族文化的保护与传承作为打造“文化门源”与推进高原旅游名县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立足当地实际开展了一系列工作:

  在连续14届的油菜花文化旅游节上,都安排了华热歌会、华热服饰展演等一些文化交流活动,并多次组织人员赴省州参加“全省文化旅游节”、“海北州王洛宾音乐艺术节”等节会进行服饰展演,有力促进了华热文化的传承发展;不断加大对华热藏区经济社会建设的支持力度,使该区域华热民族的衣、食、住、行、水、电等各个方面都得到了有效改善;特别是自2008年门源华热服饰与回族宴席曲一道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以来,县上立足弘扬华热文化,将华热服饰制作者杜才主申报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华热婚礼纳入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进行保护;同时,安排专门部门就华热服饰、礼仪、宗教、饮食等一系列文化进行搜集整理,并出版了《英雄的部落——门源华热藏族民俗风情录》一书,为进一步弘扬华热文化、发展华热经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投入资金重新修缮了华热藏区的仙米寺、珠固寺两座藏传佛教寺院;2013年县上借建设高原美丽乡村之际,投入2000余万元完成的东旭“高原桃花源”乡村旅游基地和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的仙米大庄村小集镇,使华热地区的经济发展与文化传承工作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由此,也引领了地处仙米国家森林公园大山深处的华热人民打开山门迎宾客、走出深闺看世界。其中,在珠固东旭“高原桃花源”投资154万元建成且正在布展的华热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建筑面积759平方米,全面集聚和展示了该县华热藏区的经典文化。

  五

  从骁勇善战的军旅化剑为犁的千年历史中,华热藏族在门源这块秀美幽静的高地世代耕耘与游牧,他们用自己独有的方式传唱着一个古老民族的歌谣。

  这里不仅有金戈铁马的记忆,更多的是葱茏茂盛的诗情,这里有被誉为“三绝”的“华热藏族服饰”、“华热民歌”、“华热婚礼十三说”三项国家、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华热歌舞更被人们称之为“凝固的格萨尔史诗”、“珍贵的原生态文化遗产”。

  世居门源的华热藏族,千百年来,他们无论游牧于高山,还是耕耘于谷地,无论狩猎于林海,还是奔驰于马背,他们用自己独特的语言告诉世界:达坂深处是我家!(作者:兰新天 英子)

  □采访札记

  之前,多年记者生涯,几乎走遍了省内各州、地、市、县,最基层的农村牧区,各样的生活情态均有目睹或有不同程度的体验。

  此次门源行,所见所闻,竟又深深触动了人的心扉,行程之中,重提纸笔,及时记录所感所悟,这在以往的走访中是不曾有过的。

  先是亲眼所见——全省最先由此县展开的“最美乡村”建设,使乡村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80%的乡镇完成村容村貌改造工程,白墙红顶的新居,代替了昔日破败的院落,从乡村,到草原,绿意中掩映的崭新民居,真成了青海北大门一道风格独具的美丽风景。五月中旬的一个早晨,在地处脑山的东川镇香卡村采访,村会计欣然道:去年,姑娘女婿从外地打工回来,等回到村里,竟然认不得自己家门了。

  在华热藏族集中居住的仙米乡,当田乡长引领我们参观他们新建的广场,匆匆的逗留,却产生了深深的感动——阳光下的小镇,人群笑意粲然,游鱼安恬自在,近处小桥,远处古寺,均于阳光下透出一份安宁超然的气息,令人动情!而在路途中遇到的几抹温暖眼神,与那些温厚笑语,伴着山林中松涛的回声,向人传递出越来越浓厚的暖意——人间美好,莫过于斯也!

  几天的走访,更使人深深觉出了县上班子的一份紧迫感。所见所闻,人人都在为新门源建设尽着自己责任。采访中见到的浩门镇书记马吉祥,一副风尘仆仆样子,简直就是乡下一个农人;气象社区的陈香书记,睁着美丽的大眼睛说起她们工作中的酸甜苦辣,一句话,令人动容,她说:从前老公还不理解,回家也吵,现在,他主动陪我加夜班呢。说完,一种幸福的笑容,从脸上洋溢开来……

  而笔者那几日时常去县委宣传部所见,几名年轻干部,每次进出,开会、汇报、拿材料,竟然都是小跑!

  回程头天,早餐工夫与县委董金明书记谈天,寒暄几句后,他满口都是正在进行的工作,话语之真诚,情怀之浓厚,陡然使人心起敬意。

  他说:我们班子新,观念也新,每个干部不在自己任上干出点成绩,实在愧对门源人民。

  斥巨资50亿元打造的新农村建设工程,将他们近两年所付出的辛勤劳动,端端正正摆在了祁连山深处的青山绿水间!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门源结合“美丽乡村”建设,把华热藏区的文化经济列入全县发展的总体规划,一个全景式展示华热文化神秘魅力与华热地区独特景致的发展思路,必将会使华热文化资源通过旅游的带动转化为经济产业,并进一步增强旅游业的文化内涵,提升乡村旅游的吸引力,增强民族文化的影响力。

来源: 青海日报  转自:新华网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青海银行近日推出青海省内首批“社区银行”
  ·(赛车)首届环青海湖电动汽车挑战赛即将揭幕
  ·青海国际抢渡黄河极限挑战赛将迎十周年赛事
  ·(服务·全国爱眼日)眼科专家:高原易发白内障 日常防护可预防
  ·(服务·世界环境日)青海发布环境状况公报 三江源水资源总量持续增加
  ·杜仕海:坚守在玉树草原上的最美消防员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