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德安之子

 

2006-04-29 10:21:50
华夏经纬网

    “我这个长子让爸爸充满了期盼,他给我取名‘李安’,一来是老家在江西德安,二来是爸爸来台湾时搭乘的轮船就叫‘永安号’,当年他可是死里逃生。”

               ———摘自《新闻人物》20064月刊专访中李安的自述。

                               

2006年4月18日,在德安县丰林镇干部带领下,笔者和县台办的干部慕名来到台湾名导李安的老家乌石门,有幸找到了李安父亲当年的三位老伙伴,现场瞻仰了李安家的祖坟,寻访了李安家的老宅遗迹,对李安的父亲及老家的家族史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老辈的深情追忆

 

乌石门是德安县丰林镇的一个小村庄,紧挨着昌九高速公路,距县城不到五公里,有德白公路穿村而过。村干部把我们带进村口一家小卖铺里,有三位精神矍铄、耳聪目明的老人家早早地在那里等候着我们。村干部介绍说,这三位老人都是李安父亲李升当年的伙伴,年龄都在七、八十岁。还未等我们提问,三位老人便争着拉开了话闸。

 

“李升老哥可是个难得的有情有义的好人呵”,八十岁的曾繁忠长长地吁了口气,“小时候的李升就被父亲李飞鸿送到上海读书,一年难得回来一次,所以我们很少在一起玩耍。1946年,李升学有所成,当上了省内崇仁县的县长,光宗耀祖,名传乡里。第二年,国民党在乌石门疯狂抓壮丁,我侥幸逃脱,几经辗转到崇仁县投靠李升。李升非常热情地收留了我,并安排我做了一名工友,相当于现在的通讯员。在崇仁的一年光景,李升总是想方设法照顾我,从没有叫我干过重活。要不是李升救了我,我可能连命都没了。1948年李升辞职回了家,看到贫苦人家的孩子老大了都上不了学,他就私人出资在县城创办了一所中学,让很多没钱上学的孩子免费就读。1951年土改开始,李升担心局势对自己不利,就决定远走他乡,到台湾避难。临行前,怕盘缠不够,就向我借了一个2.7毫克的金戒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1979年他从台湾给我汇来了200美元的戒指钱。李升老哥真仁义啊,几十年了,丝毫不提他当年对我的照顾,连一个小戒指他都记得。”

 

  73岁的戴忠钿婆婆接过了话茬:“要论起来,我爷爷与李升是同一个辈份的呢,当年我家就住在他家隔壁。他家虽然比较富有,但都是靠办磨坊,做的是正经生意,从不放高利贷,剥削穷人。李升家是方圆几里有名的书香门第,个个知书达礼,心肠和善。1951年,上面来的工作组将他家定为地主,受尽了苦,我们村里人可没有一个遭践过他的家人,都悄悄地给他家送米送衣呢。现在好了,他儿子有出息了,老李家总算是可以扬眉吐气了。”

 

坐在边上的杨士志老人微笑着开了腔:“我今年84岁了,记得比李升老哥整整小四岁。当年他和德莲结婚的时候,我还去看过呢。他个子高,长得很俊,媳妇胖胖的。他们家的人取的名字都好听,什么灵儿,敏儿,瑞儿,莲儿……”

 

祖坟墓碑上“李安”二字

 

戴忠钿婆婆对李安一家最熟悉,在我们的要求下,她领着我们去看了李安家的祖坟。李安家的祖坟离村里仅有几分钟的路程,在一棵参天古树旁,一字排过去共6座坟,分别是李升在大陆的妻子杨德莲、哥哥李屏钰、父亲李飞鸿、祖父、祖母及李升的母亲张清秀的坟墓。坟上插满了鲜花,戴婆婆说每年清明节时李升在南昌的儿子李翰灵都要回来扫墓的。

 

“看,每座墓碑上都刻有李安的名字”,同行的台办干部惊喜地叫了一声。真的,李安、李岗的名字都有,而且非常清晰。不过我们又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就是每座墓碑上都没有李升的名字。莫非是抱怨李升去台湾后好久不给家里来信,或者是只载后辈人的名姓,总之是不得而知。杨德莲坟墓的碑文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上写:母亲一生历经坎坷,是不平凡的一生。正如《调寄临江仙》所云: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据说,当年的德莲贤惠勤劳,能歌能舞,还会写诗。李升当县长时,德莲就是他的一名得力助手。李升远涉台湾时,德莲变卖了所有的金银手饰给他当路费。李升走后,德莲一直未嫁,而且顶着常人难以承受的压力将四个儿女抚养成人。杨德莲还有一手很好的针线活,她就靠帮别人做针线度日。她乐观开朗,家里那么难,每天一边做活,还一边唱着歌的。

 

瞻仰完祖坟,戴婆婆还领我们去看了一下李安家的房宅旧址。老宅位于乌石古村的中央,占地有两三亩,座西朝东,人说是一块风水宝地。可惜由于文革破坏,现在是片瓦不存,连墙基都无法找到。从前的乌石村也是进出德安的一个重要渡口,村东的博阳河过县城入鄱阳湖,村南有一个观音阁,一年四季青烟缭绕,香客不断,有一眼清泉长年不涸。

 

   “李安”之名传遍乡里

 

李翰文是李升在大陆唯一的亲侄子,也是李安的堂兄,现在就生活离乌石村不远的桥头村桂家垅孙家。在李翰文的家里,他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试着问他是否知道李安的近况,只比李安大四岁的他脱口而出:“今年他拍了一部叫《断背山》的电影得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嘛,村子老老少少早就知道了,连我孙子都晓得。”

 

李翰文告诉我们,1980年伯父回来探亲时,曾见过伯父一面,还有堂弟李岗。李安同父异母的哥哥李翰灵现在南昌铁路局,姐姐李亚莲定居厦门,他们经常关注台湾亲人的消息。李翰灵每年清明都要到祖坟祭扫。去年得知伯父去逝,李翰文伤心不已。伯父走后,李翰文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远在台湾的亲人,通过各种途径打听情况。前不久,听说堂兄李安成了名人,他激动了好一阵子,逢人就说。说话间,李翰文从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大摞光牒,全是李安拍摄的电影,有《卧虎藏龙》、《饮食男女》等等。李翰文说,真希望堂弟能回家来看一看,老家的面貌已经大变样了。

 

  据了解,近年来,德安县有关部门加强了名人效应的宣传,李安就是重点宣传的对象之一。打开德安县官方网站“德安新闻网”的“东佳话苑”栏目,有一个子栏目叫“德安名人”,就能看到“名导李安”专题,网站经常更新,已经收集到了48条有关李安的动态报道。(李诗彪 万普贵)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九江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