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特色小吃哪去了?[图]

 

2006-05-10 09:53:45
华夏经纬网

  九江日报讯:记者前些天在九江美食网上看到一位署名“天涯哨兵”的食友诉说他亲历的尴尬:“昨天在公共汽车上,一对来九江旅游的外地中年夫妇向我打听九江的市中心和繁华地带,我都能很热情地跟他们介绍。可当他们问我在哪能吃到九江的风味小吃时,把我愣了半天,真的无言以对。”这不仅仅是“天涯哨兵”的尴尬,也是许多九江人遇到的尴尬,九江特色饮食遇到的尴尬,更是九江旅游遇到的尴尬。

 

              小吃关乎大旅游

 

    旅游不只是游山玩水。以现代产业的概念来分,旅游包括吃、住、行、游、购、娱六要素。对于游客来说,领略当地风土人情,了解源远流长的饮食文化也是旅游的重要内容。要想在短短几天内窥视地域文化的精髓,小吃无疑是条捷径。

 

   在不同的地方,我们总能发现不同的风景,不同的物产,当然也包括不同风味的小吃。去北京,全聚德的烤鸭、独一处的烧麦是要吃的;到西安,灌汤包子、羊肉泡馍是要点的;到四川,来碗担担面肯定是少不了的。

 

    不同地方的风味小吃,反映着不同地方的文化传统和风俗民情。比如四川小吃以龙抄手、玻璃烧卖、担担面、夫妻肺片等为代表,其特点是酸、麻、辣香、味浓,注重调味,四川人爱吃麻辣,离不开“三椒”(即辣椒、胡椒、花椒),其性格也麻辣直爽,快人快语;山东有样风味小吃叫大葱蘸酱,在山东有“大葱蘸酱,越吃越胖”的说法。能越吃越胖的东西,自然营养丰富,所以山东多出虎背熊腰的壮汉。

 

    这些久负盛名的特色小吃浸润着浓郁的本土文化,它们已经成了一块招牌,一面旗帜,它们能让人们在美味中隐约体味到当地的风俗、文化,甚至方方面面,给当地旅游业带来了深远影响。

 

        小吃发展两要素

 

     其实,九江特色小吃见于食谱、民间的不下数百种,有些历经百年,有些红极一时,比如萝卜粑,曾经征服过长江中下游无数张嘴;再比如炒米儿,过去一直是九江人零食消夜居家旅行的全天候食品。如今再到街上转转,已难觅其踪影了。这些极赋本土风味的小吃如何就淹没在九江餐饮市场中了呢?

 

    咱们还拿萝卜粑说事。过去没有大棚技术,萝卜是有季节性的原材料,因此想一年到头都能吃到萝卜粑是件奢侈的念头,食客们只有等萝卜大上市后才能吃上萝卜粑。过去米粉得用石臼手工舂,费时费力还增加了原料成本。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这些原料上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但技术上的改善并没有让萝卜粑更上一层楼。市饮食协会的钟云峰会长分析了几个原因:萝卜粑的制作过程虽然简单,但制作技巧却不容易把握,这也就是为什么过去卖萝卜粑的店很多,但真正口味地道的却只有寥寥数家。过去卖萝卜粑的店以家庭式作坊为主,担心投资风险,小规模经营又不得不面临本小利微的局面,高劳动投入与低利润回报使得经营者看不到市场前景。另外,家庭式作坊的经营在市场意识和品牌意识上还很薄弱,这种经营方式在长期的餐饮市场竞争中必然处于劣势。

 

    麻雀虽小,五脏具全。小小萝卜粑的沉浮,也蕴涵着餐饮市场的发展规律。任何一个市场都是在继承中创新才能得到发展。口味不地道,是在继承中出现了问题;经营方式和管理理念的一成不变,是在创新上遇到了麻烦。该继承的没继承到,要创新的又没创新到,萝卜粑自然无可避免地被淘汰出局。

 

        湖南米粉的启示

 

    这几年,九江的大街小巷开始盛行一种特色小吃———特色牛肉粉。据说生意最好的湖南牛肉米粉店一天能卖一头牛。目前武汉就有3000多家,而九江也有45家。其数量之多,发展速度之快,来势之凶猛,在餐饮业内也算是一段传奇。更奇的是,刮起这股米粉旋风的不是专营餐饮的行家里手,而是办粉的企业老板。

 

    甘元金,湖南澧县人。1998年他将他的米粉生意做到了武汉市场,但在开始的几个月,甘元金亏损了22万元。他立即转变策略,决定从门店抓起。米粉厂是“源”,门店是“流”,流量越大,源头才越活。于是甘元金从家乡澧县一次带来100多人,雇请长沙师傅带徒传艺,在武汉树起了一面面湖南米粉的旗帜。2001年,武汉的湖南米粉店达600余家。眼看生意越做越大,甘元金又把办粉厂的老朋友邀了来。到2003年,武汉的湖南米粉厂发展到7家。

 

    为了避免各家米粉厂争夺“势力范围”,打价格仗等不良竞争。2005年,甘元金把其他6位粉厂老板请到一起,提出联合经营的主张。湖南米粉经营联合体成立后,严格实行生产标准、配送设备、零售价格三统一,并合理划分经营范围。昔日的一盘散沙,成了管理规范的一盘棋。粉厂催生门店,门店又拉动粉厂。小小一碗米粉,就这样借着市场的手,拉伸出粮食供应、米粉生产、物流配送、门店经营等一根根链条。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湖南特色牛肉粉进军九江市场的同时,湖南米粉厂也开到了九江。记者曾对九江市场中的湖南米粉进行过调查,湖南米粉之所以能风靡,跟米粉经煮、有嚼劲的特点有很大的关系?熏因此湖南米粉有一套十分严密的配送制度。他们只进行点对点的配送,也就是说由粉厂直接配送到门店,外人是无法买到湖南正宗米粉的。这种直达终端的供货模式,不仅有效地保证了食品的安全,更有效地保护了湖南米粉的品牌。

 

    老马渡一家湖南米粉店的老板姓邹。他说湖南米粉主要是靠配方和香料,这些都是祖传工艺。邹老板说他们传手艺虽然大多都是亲戚朋友,但严格的态度一分也不少,他的经营理念是做人、做事再做生意,即使是自己的表弟也要带两年,品牌砸不起啊!另外,湖南米粉也在不断创新中。据邹老板说,即使是同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徒弟,通过他们各自的创新和改良,配方的口味也不尽相同,这也是湖南米粉能越做越大的原因之一。

 

        九江呼唤“甘元金”

 

   羊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面对九江零散的小吃格局,市场在呼唤“甘元金”式的人物走出关键第一步。市餐饮协会的钟会长说,把九江一些有代表性的特色小吃做起来其实不难,关键是要有人敢于站出来,成功打响第一枪。只要有一家打出了影响,随后的发展是水到渠成的。

 

   4月底在信华休闲广场举办了九江市首届中华美食节,虽然品种不算丰富,又有九江本土小吃缺席的遗憾,但总算开了个好头;庐峰东路一直是正选的九江饮食文化街,数年过去了,虽然只有东头寥寥数家餐馆,但总算预留了一块特色饮食的发展空间……九江特色饮食正带着遗憾等待着,等待九江的“甘元金”出现。(本报记者 摄)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九江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