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市郊东晋古墓

 

2006-05-16 09:36:52
华夏经纬网

浔阳晚报讯:前不久,笔者与一位老同学到赛城湖闸一带踏青,在往沙河方向1.5公里处公路左侧玉兔山崩塌的山坡上端发现有一黑咕咙咚的洞口,出于好奇,我们爬上山坡前去查看,此洞口在地表下1米多处,进去一瞧居然是一座墙壁、拱顶、地面皆为青砖砌造的古墓,内中墙壁、拱顶的部分墓砖侧面有花纹和字迹,笔划少的字可见“□□五年七月廿日”,但笔划多的年号由于漫漶严重无法看清楚。墓穴结构由墓道、前墓室、甬道、后墓室组成,崩塌的洞口为后墓室的一侧。墓内已无葬具、骨架和任何随葬品,墓室内外也不见墓碑的踪迹。

 

造访古墓

 

三天后,笔者带着相机、卷尺再次造访此墓进行拍照、测量、拓印。测量数据如下:

 

墓道:高1.2米(内中含拱高0.25米。)、宽0.8米.长1.6米;

 

前墓室(从墓道进入):高2.4米(拱高0.9米)、宽1.95米、长1.75米,面积约3.6平方米;

 

前墓室到后墓室的拱形砖门甬道:高1.45米、宽0.8米、厚1.2米;

 

后墓室:高2.9米(拱高0.9米)、宽1.8米、长2.55米,面积为4.6平方米。

 

古墓内部总面积约为10.5平方米。墓砖长37厘米、宽17.5厘米、厚6厘米。看来墓主人是个有一定地位或家境殷实人士。

 

到古墓附近村庄调查时,村民们讲去年11月26日大地震,造成这儿山体崩塌才露出一个不很大的洞口,震后几天的一个深夜,有人骑摩托车并带有盗墓工具,将洞口扒大潜入墓中折腾了大半夜才走。笔者第一次进墓察看时已是地震后四个月,这期间极有可能有人光顾。三天后再来时发现:本来墓内破坏并不太多的墓砖又被人在墙体上挖了几个大洞。

 

笔者将墓砖的花纹和文字拓印后带了回来反复研究分析、查看资料并与行家探讨后确定,墓砖上的花纹为“四出钱纹”,纹内圆直径为2厘米、四出斜线各长4.5厘米。墓砖上文字为“咸康五年七月廿日”,字长2.5厘米,宽2厘米,为隶书体。这是一座东晋成帝司马衍咸康五年(公元339年)左右的古墓,距今已有1600余年。

 

查阅有关资料得知,玉兔山一带历史上为古墓葬群集中地之一,近几十年来出土了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宋等古墓五十多座,其中有一批是晋墓。例如:东晋元帝司马睿大兴四年(公元323年)墓;咸和元年(公元326年)墓;“晋梁州刺史使君”墓……等。墓中大多出土了一些铜镜、铁剑、青瓷器等随葬品。岳飞孙子岳珂在《晋盆杆》中也提到,在庆元元年(公元1195年),由于大雨冲刷,一座西晋永宁元年(公元302年)古墓在“湓城之中”(今九江市区)显出,墓中有铜、铁、陶类随葬器物。在九江国棉三厂、国棉四厂、茅山头、长虹大道、九江学院浔东校区(原九江师专)等地先后出土过晋墓。

 

    九江一带多晋墓

 

从九江建城历史看,东晋时期古寻阳在今七里湖一带,笔者也曾在七里湖滩地看到过湮没在岸边的古窑址、古砖井及墓穴遗存。从隋代开皇年间开始,因水患古寻阳逐渐向今九江市区迁移,大约在晚唐左右才基本迁移和建城完毕。今玉兔山及部分市区是古寻阳城外郊区。

 

   为什么九江一带出土的晋墓较多呢?有下面几个原因:

 

其一,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北方遭遇300余年大动乱,中原一带战争不断,不少大户人家举家南迁;同时由于征战有时波及长江流域一带,不少北方官兵也因战事来到包括九江(古寻阳)一带的南方,有些人就在南方定居下来。

 

其二,魏晋时期九江这一带相对比较安定,社会经济较富庶,物产丰富,气候温和适宜农作物生长,这样为较普遍的“厚葬”风俗,提供了物质和经济基础。

 

其三,知识分子在魏晋乱世之中的各种社会力量的猛然涌起、冲撞下,其中一些人承袭了春秋战国和秦汉以来的哲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军事思想,有能力辅佐各个政治集团而成为各类权势人物;而另有一部分文采斐然的知识分子沉迷于玄学之中,他们采用各种形式宣扬自己的玄学理念,远离政坛,他们的人生境界是摆脱世俗经纬、我行我素、回归自然、享受悠闲,但是无论做官与否,这些当时社会上层建筑中的“弄潮儿”死后大多能享受较高规格的丧葬待遇。

 

其四,由于晋墓大多用火候较高质地优良的青灰砖砌成单室或双室的双层砖卷顶结构的墓室,更容易保存,相对而言,东晋后期“节葬”之风兴起到隋、唐以后一般墓葬就比较狭小、简单,也不够隐蔽,因而被毁严重,很少能保存下来。

 

其五,九江城建发展速度很快,因而一些晋墓在建设中被发现也就不足怪了。

 

东晋咸康年号共八年,作为九江的历史文化传承,东晋咸康年间大书法家王羲之曾在寻阳为官,庐山归宗寺的前身就是他捐给佛门的房产;咸康五年古寻阳这一带是征西将军庾亮管辖的地区之一,这一年朝廷有意请他当丞相、兼扬州刺史、录尚书事,但他没答应,第二年他去世,当时他身份为:“都亭文康侯”。今九江市庾亮南路、庾亮北路就是一直在延续借用这位晋代高官的姓名。

 

九江各个历史时期古墓的发现和发掘对研究九江城市变化历史、古代九江政治、经济、民俗、科学技术、文化艺术、丧葬文化……都是极有价值的借鉴,为此保护和研究出土的古墓,加强一定的力度就显得尤为重要。(九江台办)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九江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