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报告

 

2006-05-16 09:38:06
华夏经纬网

   浔阳晚报报道:《我的长征》是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2006年重点特别节目,该节目以每个普通的“我”重走长征路为主线,由“我”亲自采访长征相关人群,亲眼发现长征沿途的新变化,亲身体验和感受长征的艰辛与豪迈。整体构思以重温长征为线索,关注长征沿途地区普通人的生活状态和人生经历,以及参与者自身的感悟和变化,展现当地风土民情、民族民间文化、民生及发展状况。

 

夏桂林是我市修水人,也是此次活动选拨出来的26名队员中惟一一名江西籍选手。本报得知这一消息后,经过许多曲折才与已踏上了征途的夏桂林联系上。长征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话题,当代人重走长征更是赋予了新的内涵。夏桂林在电话中表示,他将把自己在“我的长征”路上所见所闻及时通过搜狐博客网告诉家乡的父老乡亲。从今日起,本报开辟“夏桂林——我的长征”专栏,以飨读者。

 

参加“我的长征”已月余,再不写点文字,似乎有点对不起我的故乡——九江,以及我的单位同事和亲人。回顾这些天的经历和感受,一份《迟到的报告》,算是有个交待吧!

 

4月7日晚11点,告别家中70多岁的老母、妻子和儿女,在南京火车站上路。挥手之间,已是泪眼模糊,这一去就是漫漫四季,我想回来时是否一切依然?四月的南京,早已桃红柳绿,春意盎然;而四月的北京,除了柳枝在吐芽,其它落叶植物还是光秃秃的,灰蒙蒙的沙尘暴不时袭来,气候是乍暖还寒。4月9日,我作为26名入选队员之一,出席了央视名嘴“我的长征”总策划崔永元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出征宣誓仪式。4月14日,“我的长征”队员和栏目组工作人员,一行近百人乘火车到达江西吉安,再转乘汽车到井冈山,进行短期的野外救护和培训以及野外拉练。先是5天的野外救护培训,然后是5天的野外拉练。大小五井、黄洋界、笔架山、茅坪、朱毛挑粮小道……我们由井冈山武警中队带队,天天行进在井冈山的公路和羊肠小道上,有时在密林中穿行,有时在公路上疾走。从开始的每天30公里,到最终的一天50公里,逐天加码,让体能和脚板逐步适应万里征程的徒步要求,腰酸、背痛、脚起泡,超越一个又一个身体极限,同时也超越原来的自我,远离都市生活,返回原始,过另一种人生,彻底改变人的状态,感觉挺好。

 

4月24日,井冈山的艰苦磨炼结束,“我的长征”全队分为福建长汀、宁化和江西瑞金三个小组,乘车分赴各自目的地。25至30日,各小组分别开展访问老红军,参观红军长征革命旧址、纪念馆和相关社会调查等活动。5月1日,3个小组分别在长汀、宁化、瑞金隆重举行了“我的长征”出发仪式,从此,我将与全队队员团结一心走完“我的长征”漫漫之旅。

 

我所在的长汀组于5月2日抵瑞金红都,宁化组次日到达。“我的长征”于5月4日向于都进发。5月8日,于都县委、县政府举行了“我的长征”壮行仪式。在于都红军长征第一渡,数千名机关干部和居民为我们送行,我们分乘3艘木船渡河。上船时,农民唢呐队奏起高亢凄婉的《十送红军》,催人泪下,一种壮士征程般的感怀油然而生。在于都河边真情送别的挥手之间时,我已是热泪滚滚,我想起江西文联主席陈世旭(也是我们的九江老乡),他说过“今天看长征,与其说是回顾,不如说眺望,从过去眺望未来,眺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未来。”对于我来说,“我的长征”更是一次朝圣,是了却从少年时代就已扎根的梦想,我要用脚步去丈量未来的万里征程,用心灵去体验伟大的长征精神。

 

5月11日,我们到达了信丰县新田镇百石村。当年红军在这里进行了长征后的第一仗——百石之战,这是中央红军一方面军长征后为突破敌第一道封锁线的第一战。这场战斗造成红三军团第4师师长洪超不幸中流弹牺牲。

 

在百石村委会主任温世生的带领下,我们26名队员于下午3时到村后瞻仰了洪超烈士墓,队员在墓后的地坪上种植了一排杜鹃花。然后,队员分3组上山采花。漫山遍野的栀子花正盛开着,我几分钟就采了一大把,庄严地摆在洪超烈士墓前,这是对70年前红军英烈的一种祭奠。温主任一边介绍烈士生平,一边动情地解说当年的战斗情况。接着我们沿着墓地往山顶进发,这座山叫围栋山,可见一条500多米的战壕,部分地段长起了小树,大部分保存还比较好。温主任说:“第一道是铁丝网,第二道是壕沟,第三道是山顶的碉堡。”我们来到山顶,只见相连的两个十多平米的碉堡基座,是黄土打垒的,一尺多高,现在碉堡不在了,我们队员纷纷拍照留存。当年红军攻克山头碉堡,将敌人赶走,还活捉了敌军一名中队长,为中央红军开辟道路,冲破了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

 

我站立在围栋山头,心中不禁有无限的缅怀,当即写了一首小诗以表达我的缅怀之情:

 

        百石村后围栋山

        敌军封锁战犹酣

        七十年前遗垒在

        栀子花开遍山峦

 

        我的长征路弯弯

        封锁线上再缅怀

        先烈英勇洒热血

        硝烟散尽换人寰

 

我作为九江修水的大山之子,作为一名森林警察和南京森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的老师,在我的长征路上我会走得执着而从容。

 

“我的长征”花絮

 

队员百里挑一

 

2月22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推出“我的长征”活动通知后,3月11日的统计出来的报名人数达到4858名!后来报名的人数不断上升,接近万人。  

 

“我的长征”节目组通过初步筛选,从4858人中选出100名候选人进行面试。

 

3月18日-20日,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名候选人分别在海军第三招待所参加面试。20日晚选出42位候选人通过为期三天的体检、心理测试和野外拉练、拓展等活动后,18名合格,后通过复检,又补进3名,于是第一次确认了21名。通过第二轮选拨,又补选了5名,最后确认了26名队员。

 

最少要走10个月

 

26名队员分成3小组,于5月1日分别从福建的宁化、长汀、江西的瑞金开始踏上征途,其中年龄最小的20岁,最大的54岁,女性队员7名。所走路线沿着当年中央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的线路走,那怕是现在有了直达的公路,也要沿当年的老路走,不能乘车,只能徒步行走。据了解,“我的长征”要10个月至1年才能走完。

 

随时都可能遭淘汰

 

队员不能个人行走,必须强行跟进,目前是每天早上6:30出发(如果天太热,则可能是早上三四点出发),中午休息一个半小时,一般是晚上七八点才能到宿营地,有时路不好走,要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到。

 

队员背的行李一般有10公斤重(如果在无人区,行李重量则达20公斤),主要有冲锋衣、干粮、睡袋、砍刀、水、药品等。队员在途中出现以下两种情况将会遭淘汰:如果有队员出现生病住院、脚扭伤不能行走等情况耽搁半天以上行程不能跟进者,由医生决定对其淘汰;如果某个队员违反纪律乱走,大家可以通过选举投票的方式,将其淘汰。目前,没有一人被淘汰。

 

夏桂林简历

 

夏桂林,男,49岁,汉族,本科学历,职业警察,爱好文学、历史、摄影、登山、跑步,现工作于南京森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

 

出生于修水县山村,1976年高中毕业应征入伍,在师、团报道组从事军事新闻报道;1981年至1985年先后任团、师政治部(处)新闻干事;1986年转业至修水电视台任记者,后改行从事文博研究和文物考古;1989年至1990年入江西师大历史系读书;1991年调入修水县森林公安局工作,其后十年一直在县、市公安局政工科从事公安宣传工作;2001年被南京森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引进人才调入该校政治部工作至今,目前任《南京森林公专报》主编。(九江台办)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九江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