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啤酒产业 叩响振兴之门

 

2006-05-25 09:29:33
华夏经纬网

九江日报讯:“八年改制  寻求突围” 对于发展啤酒产业来说,原九江啤酒厂所处的地理位置无疑是块风水宝地。

 

原九江啤酒厂北临长江,东衔九江长江大桥,交通便利。更重要的是厂区内有五口深水井,据专家考证,深水井的水源系无任何工业污染的庐山冰川水,是酿造啤酒的最佳原料(完全可与青岛啤酒的原料用水媲美)。为此,早在1983年,沾这块宝地的光,国家轻工业部同意在九江兴建啤酒生产项目。九江成为江西省最早拥有啤酒工业企业的地区之一。由于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原九江啤酒厂所生产的“庐山”、“三叠泉牌”系列啤酒多次荣获省、市、国家名优产品称号,产销量、市场占有率在江西省几度排名第二,为九江的啤酒产业书写过辉煌篇章。

 

然而,好景不长。进入上世纪90年代,全国各地的啤酒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在九江,共青、赤湖、湖口啤酒厂等多家大中型啤酒生产企业也迅速崛起。国内市场和本地市场的竞争空前激烈。本地啤酒企业之间打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价格战,恶性竞争使一瓶啤酒的价格不足一元钱,九江啤酒市场陷入了“卖酒不如卖水”的尴尬境地,最终导致本地啤酒企业身心疲惫,元气大伤。至上世纪90年代末,原本是九江啤酒产业标杆的九江啤酒厂设备老化、人员严重过剩、债台高筑。至2004年资产清算时,九江啤酒厂的资产负债率超过300%;员工多达1300人,而按当时4∽5万吨的年产销量,员工仅需400余名;经营现状难以维系,流动资金近乎枯竭。

 

如何寻求突围,重振啤酒产业昔日雄风,成了九江市委市政府领导的一块心病。唯有靠大联强,通过资产重组,九江的啤酒产业才能走上复兴之路。为此,从1998年始,九江啤酒厂开始踏上漫漫的企业改制之路。

 

九江啤酒厂的八年改制历程,实则是一部九江啤酒产业举步不前的辛酸历程。据市轻化集团公司负责人介绍,从1998年至2005年,我市先后与北京燕京啤酒集团、青岛啤酒集团、南昌亚啤、惠泉啤酒集团、华润啤酒公司、重庆啤酒集团、中国世纪阳光集团、福建新力源投资公司等近20家国内外啤酒集团和投资商洽谈。尽管九江啤酒厂的改制先后历经八年,然而,九江市委市政府秉着对九江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对改制重组的原则始终如一:收购方必须在原地发展啤酒产业,必须解决绝大多数员工的就业问题。八年来,尽管有不少投资商对啤酒厂的改制产生浓厚兴趣,但最终由于啤酒厂的负债率过高、安置员工过多不敢接受。甚至有的啤酒集团在接受之后,单方面中途中止合同。八年中,也有不少投资商以收购重组为名,实则看中啤酒厂的土地资源,发展房产业,他们的热情纵使再高,也被市委市政府断然拒绝。

 

八年改制辛酸路,难以一言以蔽之。九江啤酒厂沉重的债务和人员安置两大难题严重制约了企业改制的进程。但是,企业改制要彻底取得成效,对投资方的选择宁缺毋滥!八年改制之路犹如破茧化蝶之前的羽化期,只要有合适的机会,九江啤酒厂一定会破茧重生。

 

重组收购 破茧重生

 

机遇总是眷顾那些为之付出艰辛劳动的人们。2005年8月,市委副书记、市长蔡晓明带团赴新加坡招商引资。其间,受市政府之邀请曾于2004年来过九江考察的新加坡喜敦集团,对九江啤酒厂的改制产生浓厚兴趣。事后,九江(新加坡)喜敦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林财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时,吸引喜敦集团的不仅仅是九江优质的水资源,还有九江市委市政府加大招商引资力度,为外商营造和谐创业环境的一片赤诚之心。在随后的多次洽谈中,喜敦集团决意在原地发展壮大啤酒业,并同意安置85%以上的员工。而在此前的2004年底,市委市政府为了加快企业改制的进程,决定对九江啤酒厂实行民事破产。2005年5月,九江啤酒厂依法进入破产程序,2005年底,九江啤酒厂的破产财产被依法转让给唯一报名参加竞拍的竞买方———新加坡喜敦集团在九江成立的九江喜敦实业有限公司。今年1月16日,喜敦实业有限公司收购重组九江啤酒厂签字仪式正式举行。至此,九江啤酒厂历经八年改制,破茧重生终于梦圆。

 

据市轻化集团公司负责人介绍,九江啤酒厂是我市国有大中型企业首家实施民事破产的企业,为国有企业改制提供了一个范例。

 

从1月16日正式签约,到2月7日新加坡九江喜敦企业有限公司接管资产、安置原企业员工、投料生产,再到4月28日庐山牌啤酒、5月8日喜敦牌啤酒的正式下线,九江喜敦实业有限公司的生产进程速度非常之快。短短三个月时间,喜敦公司完成了员工的安置和内部机构设置、投入巨资对原有企业的生产设备进行全面更新改造、引进德国先进的啤酒酿造技术对原有生产工艺进行重新设计和改良、采用新加坡先进的管理模式对生产经营管理制度和用人机制进行全新改革。这其中,记者对其以人为本的用人机制产生浓厚兴趣。

 

据该公司董事田安民介绍,公司在安置人员的过程中,每人发放了一份调查表,了解员工所从事的专业、特长、学历和爱好。不论是何种形式的学历,凡有学历的,田安民一律亲自面试,安排其到合适的工作岗位,最大限度发挥其专长。不少车间的普通工人由于自己的业余爱好一跃成为企业的“白领阶层”。如:张勇,原车间发酵操作工,爱好并自学过平面设计,如今担纲喜敦公司品牌外包装的设计重任。目前该公司生产的“庐山、喜敦、凯斯瑞”牌啤酒的外包装设计均出自他和同伴之手。程薇,原灌装车间的普通操作工,自学过电脑操作技术,此次被调往机关做了一名文员。车间发酵工伍祥,自修房地产专业,拿到研究生文凭,现调至后勤保障部,负责厂房的规划和改造。对于这些普通的车间工人而言,做梦也没有想到在没有任何背景的前提下居然能到机关上班。张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动情地说,喜敦公司的用人机制改革,对他来说刻骨铭心,彻底改变了他今后的人生轨迹,让他真正体会到“学以致用”的成就感和自豪感。他现在每天工作激情高涨,因为他要以加倍的努力工作来回报公司对他的重任。

 

在喜敦公司厂区的出入口处,树立了一块写有“酬勤、酬善、酬德”、“你的每一分辛苦必有丰硕的回报”的巨型字幅。在记者看来,这既是喜敦公司的企业文化,更是对以人为本的新加坡管理模式的最好诠释。干净、整洁、布置一新的厂容厂貌,着装一新、工作状态饱满的企业员工,先进的管理模式。这一切给前去采访的记者留下深刻印象。记者仿佛看到了一种自内而外的力量,这正是九江啤酒产业振兴的希望所在。

 

产业复兴 任重道远

 

九江啤酒产业起步早,发展却严重滞后。究其原因,一是原有产品定位档次偏低,缺乏竞争力。过去的啤酒大多是低档次的捆扎式啤酒,在低档消费市场低价倾销,难以打开市场局面。二是上世纪90年代,本地啤酒企业之间的恶性低价竞争,导致本地啤酒产业陷入一蹶不振的境地。三是外来品牌攻势猛烈,以高额的进场费、专场费、全场费买断餐饮业的啤酒销售权,对本地啤酒及其他品牌的啤酒设置人为壁垒,达到长期垄断九江啤酒市场的目的。

 

市场竞争是惨烈的。九江本地啤酒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眼睁睁地看着本地中高档啤酒市场被外来品牌瓜分。失去了本地市场,寻求周边市场的突围更是难上加难。

 

业内人士认为,要复兴本地啤酒产业,一要重新定位包装本地啤酒,寻求市场突围。二是整合现有啤酒企业,形成合力,重振啤酒产业雄风。原九江啤酒厂的成功改制让我们看到了本地啤酒产业振兴的希望。那么共青、湖口及赤湖等地的啤酒厂是否也可通过改制方式重整旗鼓。甚至可以组建啤酒集团,充分发掘九江的水资源优势,形成振兴本地啤酒产业的合力。

 

眼下,喜敦公司作为九江本地啤酒产业的龙头企业,承载着无数人期盼的目光。据公司董事田安民介绍,喜敦公司绝不会重蹈过去历史覆辙。目前,喜敦公司根据市场定位,确立了高、中、低三个档次的啤酒品牌,适应不同的市场需求。即便是定位于中低档的庐山牌原香型啤酒也改变了过去的工艺配方,做到品质优良。在外包装上,彻底改变了过去捆扎式的低档包装,全部实行国家规定的新瓶包装,让市民放心饮用。针对市场上外来啤酒人为设置的销售壁垒,田安民认为目前我市的啤酒销售市场极不正常。走进浔城规模略大的餐馆或酒店内,消费者根本无法喝到本地的新鲜啤酒,反而只能喝到餐馆或酒店内指定的外地啤酒。这种垄断销售的行为不仅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同时也严重制约了本地啤酒产业的发展。田安民迫切希望相关部门整治本地啤酒市场,让各大啤酒品牌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实行公平竞争。鉴于本地市场的销售壁垒,目前,喜敦公司采取了外围突破的销售方式,庐山牌、喜敦牌啤酒在九江地区的周边市场均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田安民表示,尽管前面困难重重,但有信心走出一条阳光道。

 

    我们热切期待,九江啤酒产业的振兴之路越走越宽。(九江市台办)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九江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