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离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有多远

 

2006-06-23 10:40:34
华夏经纬网

九江有着2200多年的悠久历史,古人曾云其“据三江之中,当四达之衢,七省通连,商贾云集”,足见当年之兴盛繁华。山清水秀,风光绮丽,千百年来,让多少文人雅士流连忘返,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等文学巨匠,无不留下脍炙人口的名篇佳句。

 

然而作为省级历史文化名城,江西的文物大市,九江却异常尴尬地徘徊于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之外,不能不说是九江人的遗憾。

 

千年积淀 近代放异彩

 

作为一个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城市,九江的历史遗产,无论在数量还是在质量上,都有值得称道之处。全市现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44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365处。在今年5月底国务院批准公布的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九江再添四处,使“国保”总数达到了八处,特别是美孚洋行旧址的申报成功,填补了浔城市内长期无“国保”的尴尬。

 

悠久的历史为九江留下了璀璨的文化遗产,灌婴筑城鉴浪井、公瑾点军烟水亭、不倒的锁江楼塔……然而,历经岁月沧桑,战火浩劫,存留下来的古代文物已是屈指可数。庾亮楼,古时江州名胜,只能在诗文中寻找当年风光无限的只言片语;九江最早的历史文物———西园浪井,据称“每遇江涛汹涌,人闻井有浪声”。可叹千载悠悠,古井长存,但不知从何时起,井底已听不到涛声了。

 

近代,帝国主义列强通过不平等条约打开九江门户,在侵略的同时也为九江留下一系列文物,如1912年设立的日本领事馆旧址,该馆为砖石结构,西式两层红色楼房,门前台阶高一米,台阶以下房基均为麻石结构,顶原为四坡顶,并有顶窗和烟囱,基本保持原貌。1925年“五卅”运动中,该馆前常有爱国人士聚众演讲,也曾被愤怒的九江人民冲击,可谓九江光辉反帝斗争的实证。台湾银行旧址位于湓浦路上,为钢筋水泥砖木结构,面阔24米,进深12米,高10米,是一座两层西式楼房,上为四坡顶,二楼前有小阳台,门前有台阶。当年日本侵略者建此机构,巧取豪夺,攫取九江实业,垄断九江金融,罪行累累。

 

提到近代文化遗产,就不能不提到美孚洋行旧址及相关建筑,它作为个体申报“国保”屡屡碰壁,后在金鸡坡发现了公司的办公楼、油库和别墅,作为系统性建筑,其完整性就非常有代表意义,以小见大,反映了帝国主义大肆倾销石油,经济掠夺的勾当。今年以整体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页。浔阳市内终有一“国保”,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的两大硬件———市区内一个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两条历史原貌保存良好的街区,已然得其一。

 

所以,近代史上文物遗存丰富,是九江向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迈进的巨大优势,除以上所述,英国领事馆公寓旧址、九江海关姑塘分关旧址、英国亚细亚石油公司九江办事处旧址、九江修道院旧址、同文中学和儒励女中旧址,这一大批西方建筑,与中国古文化相激荡,形成了九江自己的另类风格,不仅成为了城市的形象名片,也是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不可或缺的重要财富。

 

两条街区的差距

 

那么,离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九江到底还有多大差距?

 

其实,所欠缺的硬件,简而言之,就是两条街的差距。也许总能找到几条这样或那样的街道,街道上也不乏一处或几处保存良好的文化遗产,但是零星的点不少,作为整体的、保存原有一个特定历史时期风貌的街区却难寻其踪。历史文化单位保护的应有之义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单体建筑面貌的维护,另一个,也是更重要的层次,在2002年修改的《文物法》中得到体现,就是要加强单体文化遗产周围历史环境的保护。打个简单的比方,一个宋朝人,就算他的衣食住行完全与古代如出一辙,如果他的邻居街坊全是清一色的现代化家电,想必谁都会肯定这是在拍电视剧,而怀疑宋代人的货真价实性。美孚公司旧址主楼申报“国保”无功而返,而作为一个整体却水到渠成,两相对比,同样是这个道理。

 

就两条历史原貌保存良好的街区而言,庾亮南路和湓浦路颇具潜力,假以时日,应能填补空白。

 

庾亮南路在近代史上为九江文化教育宗教的汇聚:法国传教士所建的天主教堂静谧、肃穆,现仍为天主教徒做礼拜的活动场所。九江修道院旧址于1937年建成,是培养神职人员的高等学府。生命活水医院旧址为美国基督教美以美会创办,该院现仍保留有门诊大楼、住院部及其它附属建筑。这些建筑均为砖木结构,铁皮红瓦青砖墙体,颇具西式建筑风格。同文中学和儒励女中于1867年创办,同文中学专收男生,儒励女中主要招收女生,以圣经为主课,宣扬奴化思想。

 

而湓浦路的意义则在于西方经济渗透的活教材,太古洋行、日本领事馆旧址、日本台湾银行都坐落在附近,可以说是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九江的缩影。

 

如何让具有历史风貌的街区在新的时期与新建筑和谐共存,如何让九江众多特色鲜明的点汇聚成面,是文物保护中必须面对的问题。在一些历史气息浓重的街区,采取一定的“迁就”,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修新的建筑时,采取与之相近的建筑形式、颜色、高度和风格,使之相互呼应,成为点与点连接的过度带,将零星的点串联起来,形成和谐统一的整体,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路,要一步一步的走。

 

申报意义深远  路还很长

 

当然,仅仅是硬件达标,并不代表一切ok。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应该是一个全方位的概念,市名胜古迹管理处吴宜先主任谈道,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包含几个方面的要求,要修复历史记忆,整理历史史料,挖掘历史文化内涵,正确维修历史遗存;“申报的确是一件好事,可以让更多市民知道什么是历史文化名城,身边有哪些无价之宝,如何积极投身于文物的保护。且不论最后申报的成功与否,能达到这样的社会效果,本身就是胜利。”很难想象,没有自身过硬的条件,没有良好的社会基础,没有专门的机构,没有专业的人才,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能够成功。

 

可是,九江在成立文物局方面已经远远滞后,文物保护的管理体制也在完善中,文物保护单位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关系尚待理清。现在市内很多文保单位,要么作为一般的办公楼来使用,要么长期闲置废弃,铁将军把门,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

 

2005年,市规划和文化部门共同提出了一个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的方案,分析了九江的区位关系、历史沿革、文物古迹分布,以及重点路段和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整治改造,这是一个好的迹象,说明文化遗产的保护已经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毕竟,在城市化的进程中,许多历史文化名城遭受了严重的破坏,不少已名存实亡,甚至被改造得面目全非,正因如此,我们更应珍爱身边的无价之宝。

 

  所以,九江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颇有希望,但路还长。(九江市台办)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九江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