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经济中心城市必须加快工业化进程

 

2007-01-30 11:02:09
华夏经纬网

    九江日报讯:市委书记陈安众主政九江后,在多种场合表达九江要在江西崛起中争当排头兵的信心与决心,适时提出要把九江打造成新型工业重镇、文化旅游胜地、区域商贸中心、开放港口城市的发展思路,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也给九江以重新定位,要把九江建设成为长江沿岸和中部地区重要的经济中心。应该说陈安众书记对发展九江的思路以及省委省政府对九江的重新定位是切合九江的历史与现实的。
    看过《大国崛起》电视片,给人以共识:大国崛起没有共同的规律可遁,但却都有一个切合实际的发展思路,或说历史定位。从一个大国的崛起再想到一个地区的崛起,也大凡如此。一个科学的实事求是的发展思想、定位,必将把这个地方带上崛起之路。
    一、历史上的九江,曾经是个商贸集散中心城市
    九江在历史上的经济地位一直让我们有自豪感,历史上这里曾经是全国性的“三大茶市”、“四大米市”之一。有关文献资料里对九江作为一个商贸集散地有过很多的描述。在元代,马可·波罗在他的《马可·波罗游记》中说:“九江市这座城市虽然不大,但是一个商业发达的地方”,“船舶非常之多,有一段时期,看到的船只不下一万五千艘”,九江城内商人如织。马可·波罗所述的情景正是当时九江港繁忙景象的最好佐证。
    在历史长河里,在一个自给自足的封建社会经济制度下,农业资源、农产品的自由集聚效应当以交通运输方便及运输成本低廉为首选,而九江在交通水运方便和低廉的运输成本优势明显,因此市场的无形之手、九江独特的不可替代的地理位置和经济腹地广阔的优势把九江推到了一个较高经济地位。九江的优势转化成了经济优势。
    九江之所以在历史上能成为全国性的商埠重镇、商贸物流中心城市,我们认为还得益于当时的“大气候”。东晋南北朝以及南宋连绵不断的战争两次导致中原流民大量的南移,生产技术生产工具流向江南,农业资源得到开发,隋唐之后全国的经济重心由北方转向了南方,南方经济水平首次超过了北方,江南地区“丝、棉、布、帛之饶,覆衣天下”,茶米盐鱼以及瓷器也富甲一方,农林产品丰沛。由于九江地处之便,经济腹地广阔,农副产品及手工业制品在九江集散,可谓是“买金的撞见了卖金”,因此九江有充分的条件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商贸中心地。
    但是,正如陈安众书记所说的那样,“我们要以清醒的头脑审视自己的过去与现在,要以更宽广的视野把握大势。”历史上的九江之所以能发展成为一个商贸中心城市,除了自己所处的独特的地理优势外,还有着大的经济和社会背景,那就是历史上的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是在全国经济重心由北方转向南方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商贸集散地,而不仅因为九江有地理交通优势和广阔的经济腹地优势。时过境迁,今天的世界是一个工业化信息化的世界,因此发展的方向也要及时的转变,在做好物流旅游、建好港口的同时,要依托旧有的优势把发展经济的重心转移到工业化进程上来。
    在建设新九江的热潮下,如果忘却九江作为一个商贸中心城市的历史地位,那么就会迷失自己,但是在新的历史环境中想要再现昔日商贸的辉煌也将是缺乏“清醒的头脑”。
    二、现实中的九江,打造新型工业重镇塑造工业经济中心城
    省委省政府认为九江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而我们的不可替代的优势到底在哪里?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交通便达是优势,但决定性作用已经没有旧时代那么显而易见,不然交通并不发达的义乌、温州、东莞等市也成不了中心城市。但是交通便达却延伸出其他方面的优势,其中最主要表现出了降低经济运行成本的优势,正如陈安众书记所言,“水运成本是铁路的六分之一,公路的二十八之一,航运的七十八之一,适合运量大、距离远、原料和产品大进大出的企业生存。据分析,萍纲进驻九江后,仅因九江的黄金水道约可为企业每吨钢材降低成本200元,一年下来就是数亿元。”所以陈安众书记提出的“大力发展临港工业”的设想的确一矢中的。
    第二,就是与历史上的九江的优势相比,我们经济腹地广阔的优势尚在。以九江为中心,在方圆二百公里的范围内还没有一个城市规模与九江相当的中等城市,自身也具有着向北向西向东辐射的能力,具有着成为经济中心城市的必备而非充分条件。依托九江的黄金水道,九江的物流中转辐射能力达及江西和湖北的腹地。
    第三,九江在具有辐射别人的同时,也具有接受辐射的地理经济优势,我们近距离长三角经济圈和武汉经济圈,在投资与产业对接上我们与其他的中部城市相比较九江“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在对接发达地区的产业转移之时,“以前瞻性的思维”谋划和发展几个大产业,突破几个产业链,主动接受“大哥大”的辐射,才能积聚能量去辐射与带动周边地区。
    与九江同为历史上四大米市的无锡、芜湖,他们也都曾是商贸中心城市,但是在近十多年里,他们理性对待历史,及时转化城市发展定位,由商贸中心城转而大力发展工业,并成为工业制造的名城。基于他们的经验,我们认为九江要成为经济中心城市就要从历史上商贸中心城市的误区中走出来,打造成工业经济中心城,让工业经济在“重要的经济中心城市”中担纲。
    三、将来的九江,做不了“太阳”也要争当个“月亮”
    九江能不能成为一个经济中心城市,陈安众书记客观地指出,中心城市是具有经济首位度和辐射带动力的区域中心,而目前的九江要成为长江沿岸和中部地区的重要经济中心,任务艰巨,压力很大。九江要成为一个重要经济中心,我们认为必备以下条件:一是对内要改变我市“小马拉大车”的被动局面,做强做大本市经济,在全市能形成较强的号召力;二要有较丰富的综合资源,让行政区域外的周边城市能享用我们的综合资源,从中受益,利益均沾;三要有几大主导产业,依托产业链、产业群体来提升带动和辐射周边的能力。按照这样的标准来衡量九江能在多大范围内在多大层次上成为一个中心城市,我们很快就能得出一个结论:九江应该是在方圆三百公里左右范围内的经济中心城市,具体来说包括湖北的黄梅、武穴,安徽的安庆及下属宿松等县,以及我省的景德镇和环鄱阳湖周边数县。
    当前经济区域一体化,打破行政区域樊篱,实现城市间合纵连横已是一大趋势,建立区域经济一体化已获得了广泛的行政共识,建立与周边各县市的紧密型经济协作组织不仅有必要而且是可行的。九江要放下身段,实现与以上城市间的“弱弱联合”。做不了“太阳”也要争当个“月亮”。(九江市台办)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九江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