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口母亲千里赴浙捐肾救女[组图]

 

2007-02-02 14:31:58
华夏经纬网

    欧阳先娥是湖口县大垅乡周通村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如今在浙江温州和江西湖口,却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今年1月5日,欧阳先娥的左肾在温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已成功移植给自己的女儿周红英,使女儿重获新生。欧阳先娥以她无私的母爱、似水的柔情,拯救了女儿,也感动了温州和湖口的万千百姓。
    跨省采访换肾母女
    元月下旬,笔者与湖口电视台记者一行驱车千里赶赴浙东南沿海的温州,探访捐肾救女的湖口母亲欧阳先娥和她的女儿周红英。在温州,我们还对这为对母女进行肾脏移植手术的主治大夫郑少玲和最先报道这一新闻事件的温州当地媒体记者,及在温州当地务工、发展的部分湖口同乡、爱心人士进行了近距离的接触。
    最初,笔者只知道母亲欧阳先娥是湖口县大垅乡人,女儿周红英10年前已远嫁浙江。作为大垅同乡的我,为这位母亲的博大情怀和无私母爱所折服。经多方打听,得知欧阳先娥是湖口县大垅乡大垅村周通自然村一位51岁的普通的农家妇女,丈夫周爱祖是大垅中心小学数学教师。女儿周红英10年前在浙江青田县温溪镇一家鞋厂打工,与同在该厂打工的青田县小舟山乡西平村青年小伙唐崇蔡相爱,后结婚并育有两个小孩。

 周红英与丈夫、小儿子在一起


 
湖口在温州创业的周女士给周红英的丈夫唐崇蔡捐款


 
周爱祖搀扶着从温州返乡的妻子欧阳先娥


 
湖口县大垅乡政府机关干部和中心小学教师捐款

    湖口县讯:隆冬的温州,虽然比九江的气温要高一些,但由于连日阴雨,亦显得寒气逼人。我们急切想要见到的当然是这位伟大的母亲。到达温州的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从温州摆渡过瓯江,经瓯北到永嘉县城,见到了出院后住在女婿姐姐家的欧阳先娥。瘦弱且显疲惫的欧阳先娥看到家乡媒体记者来访,感到非常惊喜。她告诉我们,刀口愈合拆线后,因医院住院费太贵,暂时住在亲戚家。因为刀口隐隐作痛,加上是第一次来温州,有些水土不服,不日将返回湖口家中静养。
    在与欧阳先娥告别后,我们又折返温州。在温州医学院一附院住院部九楼移植中心,听说家乡来人探望,周红英身穿隔离服面带口罩站在走廊与我们招手。经院方同意,术后恢复良好的周红英在医师办公室与我们进行了交谈。尽管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且已经历病痛的折磨,因为有母亲的肾在自己的体内“工作”着,周红英脸上不时露出了甜蜜、灿烂的笑容。
    周红英的主治大夫郑少玲是一位主任医师,同时还是移植中心的副主任,她告诉我们,周红英肾脏移植手术非常成功,但为了避免术后感染等并发症,必须在无菌病房隔离治疗一个月左右方可出院,出院后还要终生服用免疫制剂并定期到医院复查。
    在温州电视台,我们采访了率先报道欧阳先娥、周红英换肾手术的《温州零距离》栏目记者陈一凡和金向挺。温州电视台《温州零距离》栏目与温洲晚报社会部联合在温州闹市区的温洲电脑市场正门口设立了一个新闻服务站,每周一至周五上午9:00至11:00接受市民的投诉和求助,为读者和观众服务。欧阳先娥母女因无钱动手术便到这里向媒体求助。温州电视台当晚就播送了欧阳先娥母女的遭遇,并连续几天进行追踪报道,温州当地许多好心人看了报纸和电视的报道后,自发前往医院给欧阳先娥母女捐款,短短三天就收到爱心捐款三万三千余元。
    无私母亲拯救女儿  
    周红英10年前认识了同在浙江青田温溪鞋厂打工的西平村青年唐崇蔡,不久便结婚生子,不幸的是,周红英于2005年4月份发现身体浮肿,几度昏迷。当时经温州市及青田县当地医院检查,确诊为肾病综合症,部分肾小球坏死,住院治疗二个多月,花去医药费二万余元,仍不见好转。后转至九江市中医院肾病专科住院治疗近一年之久,用去医药费四万多元。 
    去年9月20日,周红英在田里干活时突然晕倒,到青田医院检查后,得知已是尿毒症后期,两个肾几乎完全萎缩。9月26日,唐崇蔡向亲戚朋友借了5000多元钱,带妻子到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做透析。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经济困难的唐崇蔡向亲戚朋友借了2万多元用于血液透析。当初听到这个治疗方案时,周红英曾一度想放弃治疗。但是,不告诉亲人的话,今后再也没有机会向亲人诉说了。于是,她打了个电话,给在深圳打工的弟弟,把自己的不幸向他诉说,希望他今后要多孝敬父母。弟弟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打电话给父母,希望父母想办法救救姐姐。
    去年12月19日,周红英的母亲欧阳先娥听到这个消息后与丈夫周爱祖从江西赶到温州,院方告诉他们最根本的办法就是肾脏移植。眼看女儿的病情日益加重,欧阳先娥毅然提出将自己的肾脏捐献给女儿。当时周爱祖听她这么一说,坚决不肯。周爱祖说要捐就捐他的肾吧。妻子含着眼泪对丈夫说:你不能去,你是国家的人,学校里还有几十个孩子等着你,耽误不得;你还是家里的顶梁柱,只有我去一搏,现在不救女儿我会遗憾一辈子,就让我割自己身上的肉来救我们的女儿吧。当时谁也阻挡不了她的决心,于是她义无反顾地住进了温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移植科,进行配型检测。欧阳先娥说,她以前没有好好照顾女儿,使她吃了不少苦。作为母亲,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孩子能好好地活着。
     医生被欧阳先娥的爱女之心感动,快速为母女俩进行血型配对,结果一切吻合。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主治医师郑少玲说,现在肾脏移植的手术成功率是非常高的,而周红英母女进行亲属活体移植的条件已经成熟。
    尽管如此,面对7万多元的治疗费用,阳先娥却再一次陷入了困境。这次听到女儿患病的消息后,欧阳先娥把家里的猪、牛等所有家产全部卖掉,东扯西借,还借了高利贷,凑足了3万多元钱来到温州。虽然做好了捐肾的一切准备,手术费没着落,还是让她日夜不安。无奈之下,欧阳先娥只好向社会求助。
    欧阳先娥这份无私无畏、感天动地的母爱,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不少温州的热心人纷纷为他们捐助手术费。尽管还有部分缺口,但医院方面还是决定破例给她们施行换肾手术。
    2007年1月5日下午2点20分,经过医护人员的精心准备,母亲欧阳先娥先被送进肾内科手术室,女儿周红英则静静等待手术。经过4个多小时的手术,医生成功取下母亲阳先娥的左肾,并马上植入女儿周红英的体内。
    浙赣两地爱心接力
    光肾脏移植手术一项就要十多万元的医疗费用,这个天文数字对于一个一贫如洗的家庭真是雪上加霜。欧阳先娥的女婿唐崇蔡家有老父84岁、老母78岁,一个姐姐在9岁时患小儿麻痹症,至今瘫痪在床达25年。全家靠唐崇蔡一人维持生计,为给周红英治病,能卖的卖光了,能借的都借遍了,就是下跪叩头再也筹不到一分钱。欧阳先娥为了动手术在医院整整等了一个多月,因为无钱医院始终不肯做手术。周红英靠三天做一次透析来维持生命。
    虽然欧阳先娥的左肾已成功移植给女儿周红英,但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女儿保肾排斥问题。医生说移植后三年内每年至少需要四万多元的药费,如果用药间断,移植手术就等于白做。到目前为止,女儿治病共花去医药费二十多万元(绝大多数为借贷)。
    还在周红英动手术前,许多温州市民看到当地媒体的报道,主动到温州医学院一附院捐款。一位刚从澳大利亚留学放假回家的市民小詹,给欧阳先娥、周红英母女送上了5000元爱心款,这笔钱是他从生活费中省下来的,他要尽一份力帮助这对贫困而坚强的母女。在病房里,一些病人家属也纷纷为这对母女捐款,你一百,我两百,让欧阳先娥母女感动得热泪盈盈。一位叫胡亮的江西老表,刚刚被温州“莱波特便当”快餐店聘为店长,也赶到了医院,把准备请同事们吃一顿的500元钱捐给了江西老乡,他认为以这种方式庆贺升职更有意义。
    今年54岁的周爱祖老师,从事教育事业30多年。1996年,周爱祖经过考试从民办教师转编为国家正式教师。10多年前,周老师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脑部受伤,被急送到九江171医院施行手术,其妻欧阳先娥患坐骨神经多年,夫妇俩为此花去了不少医药费。如今女儿身患重病,周老师不仅倾其所有,还到处借贷,债台高筑。
    即便如此,周老师也从没有向学校、向县教育局领导哼一声。湖口县教育局局长周颖华闻讯后,马上从自己身上掏出500元人民币,以个人名义委托大垅中心小学校长吴华捐给周爱祖老师。
    近几天,湖口电视台《湖口母亲千里捐肾救女》系列报道播出后,在湖口各界产生了巨大反响。共青团湖口县委、县妇联等单位还向全县发出倡议,号召全县广大团员青年和妇女为捐肾救女的母亲欧阳先娥一家献出爱心。一时间,湖口各界人士纷纷伸出援手奉献爱心。中国移动湖口分公司员工已捐出2000元,大垅乡政府机关干部已捐出510元,大垅中心小学教职工捐出2370元,凰村中心小学教职工捐出1200元,张青中心小学教师捐出500元……
    笔者在温州采访期间,在温州务工、发展的湖口老乡,闻讯后也纷纷赶到医院献爱心。湖口县流泗镇聂义军先生在温州打拼了10多年,他通过笔者捐出了1200元。在温州市从事运输、在青田县温溪镇鞋厂务工的湖口同乡听说后,也捐出了近2000元爱心款。湖口县民政局在年终岁末还设法筹措经费来接济欧阳先娥一家。
    爱心象一股暖流,在寒冷的冬天正不断向欧阳先娥一家汇聚!
    母爱是伟大的,它使女儿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真情是浓烈的,它使浙赣两地演绎了一场爱心接力!(湖口县台办陈小红)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九江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