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罗公亭

 

2006-07-26 10:14:38
华夏经纬网

在祖国宝岛台湾台南市体育公园有座造型独特的罗公亭。亭体八角八柱,亭盖翘角隆檐,朱柱紫瓦,富丽堂皇。每当明曦初启,旭日腾辉之时,罗公亭沐晨露,浴曙光,滋红润紫,熠熠生辉。亭盖上那颗顶珠欲圆又尖,就像是一颗搏动的红心。晨风习习,风铃清脆。公园里四时缤纷的花儿,似乎是把这风铃声也香透了。

 

登阶临亭,亭中立有一块石碑,碑石上是时任台南市市长苏南成亲撰的《罗公亭记》,亭记前立有一尊罗公铜像。记辞情真意切,字含珠矶,刻进了台南民众对罗公的深情厚谊;铜像慈颜善目,衣冠楚楚,栩栩如生地再现了100多年前一代清官的形象。

 

罗公,名大佑,号谷臣,清代江西省德化(今江西九江县)人,一个积劳成疾,英年早逝,死在任所的台南知府。览物思人,肃然起敬,顿悟造亭设计者良苦用心:这亭体八角有方,寓示着台南同胞对罗公的敬仰和缅怀是民心所向,八方归朝;那亭盖顶珠洁如玉、赤如心,表明罗公署政台南,恪尽职守,鞠躬尽瘁,他把那颗赤子忠心献给了台南人民,台南人民也将世世代代把罗公留在心中。

 

史志有载,罗公大佑清同治(1867年)六年中举,辛未科进士。历任福建省建安、惠安、永安、晋江、闽县等知县。光绪十年(1884年)法军入侵福建,闽江口、马尾塞频频告急。省城自巡抚大员到杂役小吏都畏首惧尾,惶惶不可终日。时任闽县令罗大佑置生死于度外,衣不解带,马不卸鞍,日夜奋战在抗敌一线。十一年初,以战功显赫升任福建海防同知,并摄理沙县。

 

光绪十四年春,台湾建省,首任巡抚刘铭传召罗大佑出任台南知府。当时,罗大佑痛失爱妻,正值七期悲恸之中。然而,仍以国事为重,奉召赴台。赴任之初,台南吏治不整,廪库空虚,学馆荒废,社会动乱不安,连府衙堂外也时常有恶棍滋事扰民。新任伊始,罗大佑从整饬吏治着手,理积案,白冤屈,伸张正义,除恶扬善。接着又狠抓社会秩序治理,访巷里、问疾苦,扶弱安民。不到半年时间,悍吏恶霸消声匿迹。台南政通人和,百废俱兴。从市井商贩到荒村山民都知道台南知府“罗青天”,市民还自发为府衙挂上“青天白日”匾。这年,罗大佑也因政绩卓著,进升道衔。

 

光绪十五年,这位江西德化籍知府,又在台南大兴道德教化之举,拨专银、办学馆,教育兴邦。这年正值府考,为端正考风,他亲自主考。文童试,他坐镇督察,亲审批卷;武童试,他也是亲临考场,校阅步箭技勇。一批文才武艺拔尖人才得以脱颖而出。这年四月,正值罗大佑大展鸿图之时,却积劳成疾,猝死任所,享年仅43岁。

 

        “携筇散步南山阳,

          真意有在忘矜躁。

          终须采啜制颓龄,

          屏弃衰老还壮少。”

         

这是收集在《栗园诗钞》里,罗大佑主政台南时留下的诗句。可见,多少个日日夜夜,罗大佑是带着疾病和丧妻的双重痛苦在坚持工作。在他的心中,台南还有许许多多的事要等着他去做!

 

罗大佑,这位台南知府,他丢不下台南,台南百姓也忘记不了他。罗大佑逝世不久,台南百姓为他修建了罗公祠,日本侵台时被毁。1982年,台南百姓又新建了罗公亭。亭记中写道:罗公性情刚直,处事果毅,体察民情,秉公理政。一生嗜书画,乐咏吟,琴鹤相随。宦游二十余年,处膏腴之地而不自阔,家无寸土寸椽之增,囊无一文私积。这是对罗公一生的评价。他是位清官,也是一位孺雅洁士!

 

    罗公亭,是大陆籍一位清官在台的政绩见证,也是两岸同胞一脉相连的历史见证。(九江市台办)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九江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