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两岸校园

离愁别绪渐渐变淡 毕业文化逐步变迁


2004-07-01 10:24:28         华夏经纬网
  6月的大学校园,毕业生对同学的惜别,对母校的“离愁别绪”在渐渐变淡。这是天津几所高校部分老师的共同感受。

  抱一把吉他,几个好友草地围坐轻轻弹唱的少了;约三五知己,或水或酒叙叙旧情的少了;借酒浇愁,感情难控,豪言抒情的少了。除了偶尔的喧嚣,校园还是平日的校园。“‘毕业气氛’这几年在逐年减弱。”一位做学生工作的老师说。每年一到六七月份,大学毕业生的惜别之情会随着离校时间的临近而越来越热烈,拍照留念、互写赠言、集体吃饭、通宵聊天、纵情唱跳……大家评价其不管是干扰校园宁静的环境也好,还是同学间情感交流的最高形式也好,但一直延续下来,已经形成了一种校园的毕业文化。一位毕业已经5年的工程师说,他怀念当年毕业时校园的“疯狂”。

  一上大学就感到就业压力,同学平时各忙各

  “疯狂”的“毕业气氛”今年少见,甚至表现得有些冷。南开大学英语系的一位毕业生说,还有几天就离校了,同学们非常平静,该干什么干什么,不像大家就要分开了。

  回想当初,这位同学刚上大一,看到师兄师姐们那么依依不舍,甚至通宵唱歌,他曾想像等自己毕业时,也会唱着白发的先生、可爱的女孩、睡在上铺的兄弟这些校园民谣与同学们共话4年的情谊。可是现在好像没有这种气氛。

  问起为什么,他说:“现在不像过去了,我们一上大学就感到压力,包括就业、出国、考研。同学们平时简直没有空闲,大家各忙各的,交往不多,很疏远。”他说自己的许多同学从大一起就兼职,当翻译、做文员、做家教,或是搞保险代理,很忙。

  对于毕业气氛的减弱,天津工业大学的冯霞老师认为,这与现在就业的多元化有关,过去无论毕业生自己是否满意,毕业前都会落实一个就业单位,而现在住在校园里准备重新考研、等待签证出国、自主创业的学生多起来了。这些学生的未来还不明确,而且有的暂时不离开学校,所以离别的心情淡一些。另外,现在的学生对于自己的人生设计很现实,他们可能会随时辞去工作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同学毕业时虽然天南地北,但好像很容易见面。

  天津大学管理学院的一位毕业生说,我们班已经在网上设计了自己的主页,同学们毕业后随时可以在网上见面。

  遭遇就业难,提前感受未来生活压力

  南开英语系的朱丹平直言不讳地说,这是“悲壮的平静,压力之下的沉重”。他说,作为班长,最初也非常奇怪离校前同学们的平静,后来想明白了,这是一种面临巨大生活压力时的表现。

  他说,我们都遭遇了就业难,每个人在求职时都失败了几次,大家一致的感触是:生活是如此现实。而目前已经落实工作单位的同学,普遍对自己未来的收入不太满意。可是我们今后都要面临立业、面临成家,都是需要金钱支撑的。这种经济上的压力,是以前的毕业生体会不到的。那些考研的同学面临的是还不能自立,出国的同学面临更大的困难,经济上的、感情上的……

  朱丹平说,压力促使我们思考,思考后不会简单地发泄诉说,因为我们知道那是没有用的。我们能够做的就是面对压力,积极找到应对办法。因此现在许多人已经开始行动,或是利用各种社会关系,或是去找兼职,或者寻觅一份更好的工作。

  学生群体出现分层,难以深入交往

  当今毕业生平静离校的另一个原因是“校园分层”。

  一位大学4年从未向家里伸手要过一分钱,完全靠奖学金、助学贷款完成学业的优秀毕业生说,“我能没有压力吗?还要偿还上万元的助学贷款。我的压力和痛苦,谁能理解?在学校里,其实已经有一种群体的划分,那些来自富裕家庭的同学,他们永远不可能真正理解我所承受的压力。因为他们从没有经历过口袋里只剩一块钱还要过一天的日子。毕业了,我也不可能向他们倾诉。我也不需要发泄,要做的只是积攒力量,去改变现状。”

  一位从四川山区出来读书的学生则说,目前学校为贫困生提供了许多帮助,包括食堂也有不同档次。但是总在最便宜的食堂就餐的同学是不会与那些每顿都吃小炒,还总骂难吃的同学有太深入的交往。

  南开大学团委的王凤老师说,80年代出生人的表达方式好像与以前的学生有所不同,表面看起来热情开朗,但往往自我封闭,不喜欢向别人敞开心扉。交流沟通的方式不太直接。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的学生有现代人的通病,过度依赖电脑,平时有了电脑就像有了一切,最好的朋友很可能是一个网友。

  城建学院团委书记胡志刚说,这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学生的功利倾向严重,关注自己胜过关注集体,关注个人情感胜过关注集体情感。在大学4年中,过多地关心自己的命运前途,使有些同学并不能很好地融入集体生活中。这并不只是表现在毕业的时候,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这一现象也越来越突出。

  武汉大学一位女生并不认可这种说法。她说,我们中间崇尚自我的同学是有,但并不是都这样。但她承认,我们每人都有各自的交往圈子,分别在即,关系好的朋友也难舍难分,但对整个群体似乎并没有太深的感情。(记者 李新玲)

  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