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两岸校园

临毕业跳楼:有多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2004-07-03 10:27:27         华夏经纬网
  6月15日,东北林业大学工程技术学院学生付新彬跳楼自杀。这一天,距离他毕业离校仅剩17天。

  付新彬家境贫困,4年共拖欠学校上万元学费,临近毕业却没有找到工作,付新彬的老师和同学分析,是贫困和就业的双重压力使他走上了轻生之路。

  付新彬的自杀,在一些高校大学生中产生了很大的震动,付新彬生前面临的问题在当代大学生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很多学生也都向记者反思自己在大学生活中所要承受的各种压力。

  付新彬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

  几天来,付新彬的自杀在东北林业大学师生中产生的反响相当强烈。两位女同学告诉记者:“15日早晨我们就听说有个大四的学生跳楼了。17日7时左右,一阵阵揪心的哭喊声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我们看见一位农民模样的人跪在公寓前的球场上哭喊:‘我的儿,回来啊!’,一个女孩也边哭边喊:‘我什么都不要,只要我哥!’,这两个人就是付新彬的父亲和妹妹。听着死者亲人的哭喊,我们心里都不好受。”

  付新彬是黑龙江省嫩江县前进镇前进村人,父母都是不识字的农民,弟弟妹妹很早就辍学在家,全家把希望都寄托在他一个人身上。

  为了供付新彬上学,父母每个学期给他3000元生活费,这对一个农民家庭来说是相当不容易的。据他的老师介绍,付新彬4年仅向学校交了8000多元学费,还欠上万元。而他的父亲说,那8000多元很大一部分还是花3分利借来的。

  在父亲眼里,付新彬是个好孩子,也是他们家中最有出息的人。付新彬一直是父母的骄傲和希望,他们一直认为,大学毕业的付新彬一定能让家里过上好日子,他的自杀几乎让家人崩溃。

  记者在和付新彬的同学交谈中了解到,他在大一时还担任学院学生会干部,大二时主动辞职了,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内向,从不和同学主动交流,班干部找他谈话,他也刻意回避,学习成绩也滑到班级后几名。

  记者在采访中感到,付新彬4年大学中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也为自己寻找到了一个舒缓压力的办法,就是大量地看武侠和魔幻小说,但一时的解脱并没有真正使他轻松。

  付新彬的同学讲,他对学习专业课兴趣不是很大,虽然从不逃课,可节节课带武侠、魔幻小说进课堂,经常是看着看着笑出声来;晚上寝室熄灯后,他就带着小说到走廊看;有时甚至去网吧包宿上网看这类小说;每到周六、周日付新彬还会背个书包到校外去租书。老师在他死后发现他有几十本这样的小说。

  付新彬的同学陈淑新说:“付新彬作为贫困生,4年来他承受的压力可能更大一些,所以才看那么多武侠魔幻小说是来缓解这种压力。但这种方式却让他对现实越来越不关心,整日沉醉于武侠魔幻世界当中。”

陈淑新说,付新彬对找工作不是很主动,“他从不参加招聘会,连老师给他推荐工作他也拒绝了。”老师要求同学为毕业设计做一个幻灯片,还为此事专门找过他,可直到临死前,他都没有做这个幻灯片。

  压力下束手无策成了共性问题

  前不久,哈尔滨某高校一位先后得过两次国家奖学金、学校重点保送研究生的学习尖子因为替考,被学校处分,他承受不了这个打击,自杀身亡。黑龙江大学一位大四的同学跟记者谈起这件事情时说:“听说因为他成绩优秀,学校还对他网开一面,他就是想不开。虽然我们也知道做错事受处分是理所应当,但一落到自己身上,也想不开。面对挫折,我们有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该跟谁说,更多的是一个人郁闷。”

  记者在各高校采访中了解到,高校大学生不会处理人际关系已经成了共性问题。很多大学生跟别的寝室同学关系比较融洽,跟自己同寝室同学关系却很紧张。一位大学心理指导中心的教师说,每天他都会接待几位咨询如何与同寝处好关系的同学,有时矛盾和磨擦仅就是一点小事,例如,有的同学仅仅是因为争抢寝室电视遥控器而大打出手。不会处理日常生活的琐事导致同寝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僵,学生也听不进去老师的劝解,对此老师也感到很棘手。

  黑龙江大学的小于是一个贫困生,她所在的学院允许她缓交学费,老师也为她联系家教等勤工助学,小于本来成绩很好,在得到学校老师的格外关心后,她反而有了沉重的心理负担。“我真怕学习成绩下降,那样就对不起老师了,有时别人一个意外的眼神都让我多想好几天。期末考试前,我甚至都不敢主动和同学说话,连回答老师的提问都有些害怕。”

  东北林业大学一位老师告诉记者,他们学院每年给贫困生一些捐助时不敢公开张榜,只能私下里一对一地给贫困生,每年给贫困生捐助的棉衣也尽量不重样,以免给贫困生造成更大的思想压力。

  采访中,很多同学告诉记者,4年的大学生活会使很多压力沉积到他们心里,到大四时,这些压力会伴随毕业更突出地演化成一些过激行为,有的同学甚至采取从楼上寝室往下扔暖瓶、砸桌椅等行为进行宣泄。

  东北林业大学学生处处长黄靖强对这种现象表示忧虑,他说,当今大学生比较浮躁,抗挫折能力低下,尤其一些贫困学生心理更是脆弱,就以交学费来说,学校一触及这个话题,有些贫困生就极其反感,虽说毕业生欠款已经给学校造成了巨大压力,但学校和老师并没有不当的催款行为。去年毕业生离校前欠学校各种费用80多万元,今年已经欠到500多万元了。

  高校应建立疏导大学生心理压力的渠道

  对付新彬的死,东北林业大学的很多老师和同学都感到很惋惜,该校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王跃先教授认为,付新彬在即将回报家人和社会的时候自杀,这其中折射出来的一些深层次问题值得深思。

  他说,当今大学生绝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弱,经不起打击,“一碰就折”,由于找不到释放和解决压力的正确渠道,很有可能采取极端的办法来解脱。而贫困大学生更是普遍存在心理问题,他们往往更容易“自我加压”,对于学校和社会上提供的一些捐助,有些贫困生也会理解成是对自己的一种压力。这些学生骨子里要强,平时处事却躲躲闪闪,很是自卑。

  王教授说,伴随大学生分配制度的改革,从高校扩招到双向选择,找工作越来越困难,这对于贫困大学生就更有压力,他们急于回报父母,这时可能有一些过激的行为和表现。

  王教授认为,付新彬的死应该再一次敲响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警钟。学校可以通过对学生进行心理咨询来掌握学生的一些思想动态。针对现在一些学生不爱进心理咨询室的现象,他建议学校在学生入学之初就建立新生心理健康档案,跟踪4年,随时掌握学生的思想动态。

  付新彬自杀事件发生后,学校进行了反思,学生处处长黄靖强说,东北林业大学本科教育已决定引进导师制。高校扩招后,一个辅导员往往要管理四五百名学生,无法完全掌握学生的思想动态。现在学校决定从大三开始,安排一个老师带十多个学生,指导学生的学习、实习、找工作等,同时也包括做学生的思想教育工作,以便随时掌握学生的思想动向。 (新华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