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两岸校园

18岁读洋博士 成都女孩挑战铁板学制(图)


2004-09-03 08:40:51         华夏经纬网

  “张晶”现象提出:现行中小学学制是否过长?学生可否选择修学年限?

    8岁上初中,14岁读大学,18岁读博士,中小学成绩几起几落,高一时曾是全班倒数第一名-智力中上、绝非神童,老师和家长认为,现行学制过长,很多学生本可以像她一样早点成才

    今年18岁的成都女孩张晶,刚刚大学毕业的她即将赴英国诺丁汉大学攻读生物博士学位,她还获得了英国首相布莱尔于去年底宣布设立的多萝西·霍特金博士奖学金(DHPAs),包括在校期间每年1.37万英镑的学费、1.05万英磅的生活费以及每年一次中英往返机票。

    18岁,与张晶同龄的绝大多数人也才高中毕业。按通行的12年中小学、4年本科、3年硕士计算,一个孩子如果7岁入学,顺利的话,开始攻读博士学位的年龄应是26岁,张晶把这个日程表提前了整整8年!

    这是怎样一位传奇女孩?在其跨越式成功的背后,有着怎样的酸甜苦辣?昨日,在张晶家中,张晶和她的家人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张晶去年10月考完GRE和托福后,一口气向美国、英国、加拿大的20多所知名大学递交了博士生入学申请。今年3月,张晶收到了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该校提供的分子生物专业方向让她十分中意。

    5月,诺丁汉大学来函告知,将给予张晶多萝西·霍特金博士奖学金(DHPAs)全额奖学金。该奖学金是英国首相布莱尔去年11月17日宣布的一项总值达1000万英镑的计划,意在吸引优秀国际学生到英国攻读博士学位,将于2004年10月为首批学生提供全额奖学金。诺丁汉大学在来函中称,此项奖学金竞争颇为激烈,该校今年只有4位国际学生获此殊荣。

  成长故事 小学读两年跳级纯属巧合

    张晶在中小学阶段曾两次跳级,小学6年只读了两年。张晶之父、成都玉林中学数学教师张杨称:“张晶两次跳级纯属巧合!”

    第一次跳级在1992年,6岁的张晶要上小学了,张杨找到乐至师范附小。“那年报名上小学的孩子特别多,当时校长开了句玩笑说:‘一年级实在太挤了,读二年级还可以考虑。’我说:‘那就读二年级嘛!’就这样,张晶直接上了小学二年级。”刚入学时,张晶成绩不太好,但聪明的她进步很快。1993年父亲调往成都青白江大弯中学任教,张晶则转至大弯小学读三年级,这一年,她的成绩升至年级前茅。

    第二次跳级在1994年,那年张杨再次调动工作,到成都玉林中学任教。秋季开学时,张杨让年仅8岁的女儿直接升入玉林中学,在自己执教的班级读初一。这是一次惊险的“三级跳”,从小学三年级一步跨进初中,而且在跳级前,张晶从未系统学习过小学四、五、六年级的课程。

    2000年,读完6年中学后,14岁的张晶以596分考取川大生命科学院。

    爸爸爱“护短”学习无压力

    频频跳级的成绩背后,张晶压力大吗?她是否比同龄的孩子少了一些快乐?张晶表示:“与很多人的担忧恰恰相反,由于学习方法得当,父母的政策宽松,我学习一向比较轻松。”

    张杨坦言,女儿频频跳级招致不少人的质疑,“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张晶压力很大。其实,孩子真正的压力不在于学习本身,而在于家长和老师的期望值过高。”他回顾说,张晶刚上小学时成绩不佳,别的同学语文都在95分以上,她才考80分,老师让请家长。“我到学校后跟老师说:‘考80分证明她已掌握了基本知识,用不着要求那么高。’老师听了很生气。”

    考过倒数第一心理素质好

    张晶的心理与其智力发展是否相称呢?她的老师、家长和同学都说:“张晶的心理远比同龄人成熟。”张晶则认为,自己良好的心理素质得益于特殊的经历,“和那些一帆风顺的优生不同,我的学业几起几落,考过第一名,也考过倒数第一名。”

    上高一时,初中只有中等成绩的张晶作为本校教师子女,分班时被照顾进了理科实验班。在优生云集的实验班里,张晶学习相当吃力,上高一不久就考了个全班倒数第一。父母不但没有责怪,反而鼓励她:“你比其他同学的上升空间都大!”谈起这事,张杨说:“作为家长,要学会承受孩子处于低潮时自身的压力,不轻易责备和埋怨,帮助孩子沉着应对。”

    为锻炼女儿的自理能力,张杨夫妇总是放手让女儿做事。2001年暑假,16岁的张晶只身前往北京,到新东方学习英语,前后40多天,食宿都是自己张罗。不久前,张晶一人赴京办理留学签证,凌晨4∶00起床去领事馆外排队,一站就是大半天,从不让人陪同。

    记者调查 两大因素让学生选择跳级

    据了解,由于有张晶的“示范效应”,在张杨执教过的乐至及成都的多所中小学,教师子女跳级已成普遍现象。他们中,有的八九岁读初中,有的十二三岁读高中,不过,跳级生大都只“省略”了小学六年级或初中三年级。

    多数跳级生的家长把跳级的原因主要归结为两点:一是小学六年级和初中三年级的课大都是在“炒冷饭”,为对付升学考试而进行大量重复训练,浪费了很多时间,对于学习成绩较好、学习能力较强的学生更是如此;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就业压力的增大,追求高学历的倾向越来越突出,大学毕业后考研的学生越来越多,而按目前的学制,一个孩子如果六七岁入学,顺利的话,要到二十五六岁才能读完硕士,到二十八九岁才能读完博士,一些学生在获得高学历的同时,年龄的“危机感”随之而来。

    跳级有风险 不可盲目效仿

    “多年以来,教育部门对学生跳级并没有明文规定,既不倡导,也不反对。”成都一所重点中学连续两年有多名学生跳级,该校校长在接受采访时称,目前,跳级现象在中小学并不十分普遍,近年该校先后有数十位学生提出跳级申请,学校只批准了其中一小部分,这些跳级生多为教师子女,因为他们的父母身为中小学教师,能适时地为孩子提供帮助。

    这位校长认为,跳级生中既有成功者也有失败者,家长和学生不宜盲目效仿。张杨也谈到,自己周围的跳级生多数都发展较好,只有少数情况不理想,但他认为:“这并非跳级本身的问题,而是个别孩子自身的问题,这样的孩子即便不跳级,也很难有良好的发展,我们不能以此否定学生对学习年限进行选择的必要性。”

    新闻人物 张晶个人完全档案

    1986年3月生于乐至,5岁上幼儿园,6岁进入乐至师范附小读二年级,7岁在青白江大弯小学读三年级,8岁跨进成都玉林中学读初中、高中,14岁考入川大生命科学院,18岁被英国诺丁汉大学录取为生物博士生。

    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张晶与同学的年龄落差越来越大,她说:“年龄不是问题,年轻的感觉真好!”高中时,同学们给她起的绰号———“小娃儿”,至今仍让她喜欢并感动着。

    学习之余,张晶爱好颇多,她喜欢游泳、旅游、跳拉丁舞,近几年坚持每周跟声乐老师学唱歌。

    谈到未来,可爱的张晶两眼发亮。她说,将来想当教授,既能搞科研,又能像爸爸那样教书育人,还有长长的假期可以外出旅游。她还说,得诺贝尔奖太难了,现在还没有一个中国人拿到,不过,总有一天,中国人的梦想会实现。

  反思声音 现行中小学学制是否过长?

    “张晶并非智力超群的孩子,更不是所谓的神童。她的事例说明,小学6年完全可以缩短!”张晶高中时的班主任、成都玉林中学退休教师傅良才语出惊人。傅老师说,尽管张晶的成长轨迹非同一般,但是在他看来,张晶并非特殊个案,事实上,如果小学六年学制在现有基础上适当缩短,大多数孩子都能适应。

    张杨介绍,女儿两次跳级都非刻意为之,张晶的智力只有中上水平,她的经历更进一步促使他思考:中小学到底有没有必要读那么多年?学制是不是可以进行改革?

    中学生也可选择修学年限?

    “现行学制是否合理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不能简单地予以评价。”成都一位教育专家在接受采访时称,现在高学历者完成学业后,年龄偏大确是一个现实问题,但这并不能成为质疑中小学学制的理由。他认为,不能简单地讨论学制有无缩短的必要,而是要让学生有选择修学年限的自由,学习能力强的学生可少花一些时间完成学业,学习有困难的学生可多花一些时间完成学业,这就需要从学分制入手。近一两年,国内不少重点高校都纷纷改革研究生学制,把硕士生基本学习年限从3年调短为两年。

    “中学实行学分制也是教育改革的一个思路。”这位专家透露,在今年的全省基础教育工作会上,有关领导提到了中学实行学分制的设想。此前,尽管成都石室中学等学校已经开展了学分制的试点,但它们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学分制,学生没有选择修学年限的自由。真正意义上的学分制应该是:学生什么时候学、学多长时间,都可在规定的限度内自由选择。那样的话,像张晶这样把读大学、读研读博提前若干年,将不会再是极个别现象。

  华西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