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难忘记忆

寻找冰雪梦园的台湾人 --第二届台胞冬令营随行录


2004-06-09 13:24:13         华夏经纬网

    一场飘飘洒洒的瑞雪覆盖了北国大地,它迎来了九十年代第一个新春佳节,也迎来了一批来自台湾岛上的乡亲。

    五十一位年龄、身份各不相同的台湾人,刚欢度完春节,便风尘仆仆地赶往北京,和十位来自大陆的台胞一同参加由全国台联主办的冬令营活动。他们的目的也许很简单——探寻一个冰雪梦园。

    在自一月三十一日至二月十三日历时两周的时间里,冬令营的营员们在哈尔滨、大庆、吉林、长春、北京,在北国的冰雪世界里、留下了一串串欢快的笑声……。

寻找一个渴望已久的梦

    谁都会有自己美丽的梦。自幼生长在台湾岛上的人们,也许都曾编织过无数个祖国北疆冰雪世界的梦园。当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景色映入岛内营员们的眼帘时,他们惊奇地发现自己找到了一个渴望已久的梦。于是他们当然不会放过机会,他们要尽情地去体验那冰天雪地的韵味。

    在覆盖着厚厚冰层的松花江上,哈尔滨人在这里建起了一个冰上活动中心,营员们便是在这里开始他们快乐的探秘。

    坐上冰橇,他们从十多米高的江边快速滑向江面,这虽说有惊无险,却够吓人,没有足够的勇气和胆量是无法体验那高速度所带来的快乐。我们的营员大多个个好样,一次又一次,兴奋地喊着,从江边一溜烟便顺着陡坡滑向江面。到了江面,他们坐上冰帆或是冰上摩托或是马拉冰橇,在宽阔的松花江上尽情地感受一种特别的趣味。乐于助兴的哈尔滨业余冬泳运动员也在这个时候,特地为营员们作了精彩冬泳表演。看到那些不惧严寒在水中自由嬉戏的人们时,一位来自台北的小伙说:“我已经感觉到我好像也有这种能力。”他还真的想去试试,也许他真的能行。

    说起滑冰,在台湾是少有的事。那些穿着各式各样胖乎乎的防寒服的营员,样子本来就笨,当他们好奇地穿上冰鞋,小心翼翼地走上冰场的时候,那样子着实笨的可爱。然而谁也没在意,他们只是一味地想潇洒地滑起来,于是摔跟斗便是避免不了的事,或仰面朝天或府伏在地,姿态各异,而这也是最有趣的事——摔得心甘情愿。一两个小时下来,再看那些小姐太太和先生们,累得浑身出汗,脚脖子又酸又疼,却还是乐哈哈的,极不情愿地离开了冰场。

    到了晚上,坐落在哈尔滨市中心的兆麟公园,热闹非凡,这儿正举办着一年一度的冰灯展览。园内千姿百态、五彩缤纷的冰灯巧夺天工,美不胜收。其中十五个大型冰灯如“腾王阁”“古坊生辉”等,形态逼真,却又玲珑剔透。当营员们置身在这犹如水晶的世界里时,似乎忘却了那零下二十来度的寒冷,带着惊慕的神情,仔细地品味着这天然与人工相结合的美的世界。而他们手中的相机也在不停地拍下一张张永远值得回味的照片。岛内营员林先生是个沉默寡言的中年人,这时也不禁说道:“这里的冰雪文化是台湾所想象不及的,如果我没有在这里亲眼看见,我也很难相信眼前这些艺术品是真实的。那些能工巧匠真是令人敬佩。”

    的确,北国的冰雪文化是丰富多彩的,在哈尔滨的太阳岛上,营员们看到了粗放的雪塑;在松花江上,在整个哈尔滨,他们随时可以欣赏精美的冰雕。而在吉林市的松花江边,另一种奇特的天然艺术品更是令营员们陶醉,那就是著名的“寒江雪柳”——树挂。当松花江的雾气被冻结在江边的树枝上时,一眼望去,全是天然冰饰,置身树下,竟令人诗意勃发。岛内营员方璧成老先生当时便赋诗一首,写道:“吉林树挂万千条,风弄杨枝着雪飘,不愧中华称胜景,升平今日是唐尧。”在大青山,营员们踏上滑雪板,像模像样地滑起雪来,样子依旧好笑,那又何妨。“要是能再呆上一个星期就好了。”带着几分对雪的眷恋,年轻文静的刘小姐说出了这么一句几分兴奋几分无奈的话。这大概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愿望。

他们,得到的不仅是欢乐的回忆

    如果说,冰雪世界留给营员们的是那从未有过的欢乐回忆,那么,他们在整个冬令营活动中所看到的和所接触到的一切,大庆油田、长春汽车制造厂、北京燕山石化总公司,以及侵华日军七三一细菌部队遗址、东北烈士纪念馆、北京庙会等等,则不再只是留给他们回忆,而是让他们感受到了许多别的什么,那些感受也许从未有过。

    “冬令营中十多天的活动,澄清了我一些偏见。往日从台湾许多报道中得知大陆青年思想苦闷,物质匮乏。以为大陆青年在共产制度思想的教育下,必定是非常‘八股’。到了这儿,和一些大陆年轻的营员相处后发现,他们虽然物质上真的不是很富裕,但是精神生活却不贫乏,总觉他们个个对祖国有满腔的热血和理想。”善于观察的郑小姐在她的观感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岛内营员总领队刘乔木先生也对笔者深有感触地说:“这些天的旅行生活,我看到了大陆的希望。有些人只看到大陆物质生活的低下,没有看到大陆人民那种辛勤为国家奉献的精神,而这种精神在美国也是看不到的。有这样的精神,加上大陆的人力、资源,中国的经济一定会欣欣向荣。”

    当营员们乘车来到大庆市时,他们发现这原是一块人烟稀薄的盐碱地今日已是井架遍地,成了一块聚宝盆。营员们在这里看到了钻井,喷油,也听到了讲解员给他们叙述当年工人们如何在国际环境极其困难之下,凭着一股自强不息的劲头开发大庆油田的经历。当他们神情专注倾听那些故事的时候他们感受到的已经不仅仅是中国人敢于抗争的精神。“今天,中国已是世界石油出口国之一,这不论是谁的功劳,永远都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一个营员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在观看侵华日军七三一细菌部队遗址和东北烈士纪念馆后,还是那位情感丰实的郑小姐在她的观感中写道:“那些为了摆脱日本人的奴役,挺身反抗,即使牺牲也在所不惜的当年抗日英雄,令人敬佩。而他们这种置个人生死于度外、一切以国家利益为前提的牺牲奉献精神,或许是环境的关系,在台湾现今的年轻一代中已不多见,反倒在海峡的这一边依旧保有这种精神。”

    年近不惑之年的林先生,这回是第一次来大陆,他告诉笔者,说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在短短的旅行中,他觉得他已被融进了大陆的一切,如此的愉快,几乎乐不思台了。这样的感觉在其他营员中也同样存在,在他们要离开北京的前一天,许多营员都掉了泪。

幸运插曲

    旅行是愉快的,在旅行中交结朋友更是一件称心的事。当岛内营员们为这次旅行交结了许多朋友而感到高兴时,他们发现最幸运的却是他们的总联络员方先生。这位既洒脱又略显腼腆的年轻小伙,在去年的冬令营活动中结交了一位哈尔滨姑娘,那姑娘端庄文静,心地纯洁,巧合的命运把他们俩连在一起,他们凭着一个信念,不顾空间的阻隔,在海峡两岸搭起了一座爱的桥梁。在哈尔滨友谊宫那个令人兴奋的台胞联欢晚会上,这对略带羞色的情侣向朋友们宣布了他们订婚的喜讯。

    与幸运的方先生相比,年过花甲的郑添枝先生虽说没有方先生那样浪漫的经历,但他有幸在这次冬令营活动中找到了失散了四十多年的表弟邓清启,这带有悲剧色彩的喜剧,更是令人难忘。

    两周的北国之行,对于岛内营员来说,是那么的短暂。他们还没学会滑冰,也没学会滑雪,他们还看不够那漫天飞雪。他们更舍不得新交结的大陆朋友,而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什么都体验到了。他们荡过朝鲜族的秋千,喝过老舍茶馆的茶,也听过北京庙会的相声;他们登过长城作过好汉,上过天安门城楼当过“皇帝”。带着几分遗憾,几分流连、还有许许多多快乐的记忆,他们在又一场飞扬的大雪中告别了北国。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