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难忘记忆

千树万树梨花开 --记第一届青年台胞冬令营


2004-06-09 13:11:17         华夏经纬网

    白雪把大地披上婚纱,粗犷的北国展现着一片无垠洁白的魅力。十几位来自台湾的青年会聚东北“冰城”哈尔滨,参加了全国台联主办的第一届青年台胞冬令营活动,真正地走进了曾经想象中的“冰天雪地”。

    他们在游玩中领略了北国风情,在北国风情中了解了大陆,考察了大陆。而且,也许他们并不满足于对大陆的了解,挑开台湾与大陆隔离的面纱,希望着更多的人也能了解着台湾。

    从下飞机时对北国茫茫雪野发出惊喜的呼声开始,我们也就来随着他们好奇的足迹,走进那人和自然,台湾和东北的交流之中。

松花江冰冻的历史与耀眼的冰灯

    古老的松花江是中华民族史上一首凝重的歌,“九·一八”的枪声曾激起它愤怒的漩涡。冬令营的首项活动,即在冰冻的松花江面展开,于是各种各样的冰上游戏伴随着阵阵欢声笑语。对于来自南方的营员们来说,冰和雪都是他们所好奇的,所以当挂着五颜六色风帆的冰船出现时,他们会为着新奇而抢着一试为快;而从高高的冰坡上坐冰溜子高速下滑,则是一项富有刺激的游戏,北国的孩童玩起来轻盈自如,可对于营员们来说,则需要一定的勇气,他们在一片鼓励的喝彩声中,磕磕碰碰地往下滑冲,游戏的成功往往使他们发出舒心的欢笑。

    营员们对松花江并不陌生,在历史上台湾与东北都曾经同时首先遭受外强的侵略,松花江与淡水河都曾代表着一段不屈的抗争,虽然这已经是成为历史,但有如冰上嬉戏的欢乐一样,一个和睦安宁的世界中的喜悦,不仅仅只有松花江才体会得到的,遭受过被强制从母亲怀中分离的痛苦,是更懂得爱惜现在、未来。

    如果说松花江深含着东北过去的痛苦,取材于松花江的冰灯则是现在东北的荣耀,人们说:冬天没看上冰灯,就等于没去过哈尔滨。夜幕里黑压压的游客,更烘托出冰灯艳丽夺目的骄傲。这些冰灯造型或辉煌,或小巧,不仅让游客观赏,而且作为一种艺术品进行着评选竞争,据说,泰国、澳大利亚等国家都有作品参赛,台湾会来赶这个时髦吗?但不管怎么样,这些营员们早已抢先大饱眼福了。

笑声跌落,里进了雪里

    冬令营在第三天的活动里,驱车前往哈尔滨近郊的一个滑雪场。在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坡地上,绵厚的白雪在阳光下闪烁着纯洁的光芒,湿绒绒可爱得足以引诱你想一头扎进去。队伍到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滑雪爱好者在活动。漂亮的身姿结合着惊险的动作,流畅飞速的俯冲与急刹车时滑雪板激起点点雪花,这些一下就吸引住营员们。于是他们选择了一段较为平缓的雪坡地,从学着踏上滑雪板开始,连滑带摔,全心投入在冰雪的怀抱里,营员们眼看着你也摔,他也摔,那些笨拙的滑雪模样,不禁都互相逗乐了起来,台湾大学学生陈小姐鼓足勇气连连几次滑出,每次都摔个“酣畅淋漓”,最后干脆坐在雪地上,说:“我就呆在这儿好了!”说完引来大家一阵欢笑,笑声跌落,里进了雪里,这雪地也就含笑了。

    雪的向往是陈小姐此趟活动的最主要心愿。在临飞大陆之前不久她正参加学校的最后一门考试,能赶上参加冬令营,她说这是她的运气,而全班四十多个同学中,只有她有这个运气,其它的同学都没来过大陆。东北的冰雪和爽朗的性格,只能在画册和小说的描写之上见到,她说她替他们表示遗憾,所以也代他们多滑几下雪,多摔几跤的了。 

大庆油田证明之

    摆脱白雪的诱惑,又受到黑油的吸引。冬令营前往中国最大的石油基地——大庆市参观游览。

    这是一个新兴的城市,散布在旷野上的钻井架标立着石油城的骄傲。当听说国家每年所需的石油当中,大庆油田就提供了一半时,营员们更是肃然起敬。年轻的商人林先生认真地对记者说:“国家有一半石油依赖它,想不到这片严寒的旷野,是国家工业的命脉。”在台湾,他们只知道有一个大庆油田,但并不知它有如此重大的意义,他表示有必要把大庆宣传出去。我告诉他,对于大庆,大陆上的男女老少几乎都曾耳闻的,人们熟悉的是它艰苦创业的精神,这种精神曾经极大地影响过一代人。

    营员们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参观了野外钻井作业和采油工房,然后在大庆科技展览馆全面地听取了大庆石油工业的概况讲解,触景而生情,最后他们在结束参观时留下了这么一些题字:

    ——洋人在台湾开了中国第一口油井,中国人在大庆开了日本人无法开采的油井——这是二十世纪中国人的骄傲,科技立国万岁!

    ——“有志者事竟成”,大庆油田证明我们中国人是有志气的。

    ——庆大庆,年年庆。

    ——中国要强大,只需要我们自己的双手与智慧,完全不需假手外人,大庆油田证明之。

    ……

    也许对大庆只是些初步印象,但第一眼无疑他们就被吸引住了。台湾还有多少人不认识大庆的呢?

营员小记

    十几位来自台湾的客人来到这冰天雪地,于是他们的一笑一靥都将被织在那纯洁的雪纱上。

    冬令营旅行团团长黄溪南先生年约四十多岁,穿一件火红的毛衣再套一身牛仔服,立刻显得潇洒干练。作为台湾夏潮联谊会会长,大陆的东北之行,是他考察了解大陆的最好机会。他认为两岸从事促进统一的事业,就像解一团乱缠一气的线团,需要细心地打开一个结又一个结,他愿意来干这么一项事业。

    夏潮联谊会执行委员刘国基先生,自称是台湾“火大”十年制毕业生,十年火烧岛监禁生活使他遍览群书,宽大的脸庞上架一副眼镜,看上去睿智、敏捷,富于胆识。他觉得参加东北的冬令营活动,是他在台湾工作的一部份,促进两岸的交往、统一,是他为此而奋斗的。

    吴添财先生是夏潮联谊会的主任秘书,也是位经济师,看上去深沉,审慎。对于大陆播放的电视系列片《河殇》他很有自己的见解,认为中国人不应该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卑和对西方资本主义莫名其妙的憧憬。

    此外,还有热情坦诚,血气方刚的中学英语教师方先生,这位在台湾从事党外运动的年轻人,宁愿放弃冰雪游玩的乐趣而去走街串巷,实地体验大陆的生活气息,他说这次他是来学习的。营队中还有二朵醒目的台大姊妹花,姐姐上四年级,热心于台湾的环保运动,妹妹上三年级,抱怨整天陷在功课之中,当然,她也有应付考试的法门,而开浙江风味餐馆的李先生则为人坦诚、风趣,他说他虽然是个小商人,但也不能对全台湾人的事不闻不问的。张老先生则是位坎坷、坚强的老人,二十年监狱生活不意也练出一手围棋功夫。还有冯女士、金先生、魏先生、魏太太……他们都曾走在了这“白山黑水”的大地。

    轻轻擦开玻璃窗上的冰结,眼前亮晃晃的仍是一片茫茫的雪野。汽车颠颠颤颤驰往机场,十几天的冬令营活动悄悄地走进尾声。满车厢的营员们一片欢声笑语,朝夕相处的日子令人留恋。无意间瞥一眼窗外满身挂白的柳树,记起一位营员曾引用古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来形容它。现在这“冰雪梨花”早已盛开,而海峡两岸的关系进展,却何时是“一夜春风来”?我曾和大家相约着再见面,这一夜忽来的春风当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期待。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