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青春原创

一场可带走的盛宴


2004-09-02 09:23:27         华夏经纬网
  “如果你有幸在年轻时住过巴黎,它会一生跟着你,有如一场可带走的盛宴。” ——海明威

  转眼间,北京就已经进入了早春,天气热的很快。温煦的风一夜之间就吹开了枝桠上的叶苞与花蕾。我常常有个错觉,觉得今年北京的春天同往年相比,天气要热得快多了,而且天亮得似乎也比较早。常常是我早上刚一睁开眼,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又躺到床上闭眼睡觉了,往往一闭上眼睛就开始做恶梦,而一个梦还没有完就“死里逃生”,睁开眼又天亮了。

  每一个行星在美丽的太空都有自己的运行轨迹,即使那些天马行空的彗星亦不例外,只不过她们的回归在这个小小星球上面看来,似乎是过于漫长。我的生活也若一颗轨迹不明的彗星,远远看上去,让人觉得是在漫无目的的游荡。曾经一度因为我的过于不务正业和游手好闲,给别人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对比着我,他们仿佛是一刹那间才发现他们的生活其实也是过于的单调乏味、平淡无奇,尽管可能骨子里每总对鄙人不齿有加。

  高中的时候,班里一个同学的爸爸到北京公干,带回了一张北京市交通旅游地图。一大群孩子忽然就被这张地图给深深吸引住了,甚至有很多人发誓无论多么困难都要考到北京来。那时候的我们,面对着一张彩色的画满了抽象符号的地图,满怀着激动在上面一点点地找寻自己理想的归宿。那情形如同现代派艺术家,面对一幅抽象艺术品时心领神会而却又无法言传的激动和不能自持。那个远在我们视野之外的城市,如一个巨大的能量中心,远远地将辐射穿透地心,透射过来。那个庞大而沸腾的城市在不自觉间,就被远方的一群孩子在他身体的深处种下了炙热而真诚的火种。转眼间,我在北京就要度过三年的时光,可是曾经的火种,却在这个庞大混杂的城市中被无数的霓虹灯彻底淹没。这个城市的贵气仍然一如既往的渲染着我,让我享受着他的广阔和大度,却也同时承担着他所带来的拥挤和嘈杂,混乱和迷离。

  大三的日子最是尴尬,课不多也不少,人不新也不熟,岁数不老也不幼。对待学校那些“变态”的制度,比如早操、升旗等,不再象大一、大二那样老老实实服从,可是也不能像大四的师兄师姐们那样的熟视无睹、天马行空。还是要在学校里熬,忍受课堂的单调枯燥,食堂的寡淡无味!然而最悲哀的事情还是,能够跟自己并肩战斗的的同志,已经稀稀落落了。大家都在考G、考托、考研了,最差的也在冲刺六级和党员啊。来日苦短,大家赤膊上阵狭路相逢马上都变成了当初考进来时的勇敢善考了。本来也就是半兽人——牛人,大三一上就全都变成了牛魔王了。牛魔王每个班没有十来个,一两个还是有的,都是长袖善舞之辈,四六级全优,逢考必胜,逢奖必拿!想当年,大家一块儿考进来,一块儿聚在宿舍愤青样的骂天骂地,都不过是一群小鸡崽罢了。可是人家硬是鸡长大了变成了鹅,鹅长大了变成了羊,羊长大了变成了牛,牛长大就到直接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尽情地享受小康了。而我呢,小鸡崽长大了变成了大鸡崽,大鸡崽张大了就该杀着吃了。除了多几斤赘肉之外就一无所获了,每忆及此,总是惆怅不已!

  不过人到了这个时候,也被锻炼的差不多了,虽然没有多少成功经验,失败的教训也一大箩一大箩的。有了比较固定的朋友圈子,比较固定的生活起居习惯,比较固定的读书学习方式。同大一时的摸不着头脑,东西南北瞎撞相比,这时候至少是显得比较成熟了。哪儿超市的东西便宜,哪个景点的风景比较有味,图书馆架上的图书,学校周边的大学和餐馆,都能一五一十的给点评出个高低优劣,说出个三长两短。大一大二的时候没少吃亏受骗,有些受骗的经历完全是自愿的,别人其实也不是恶意,人家只不过说说,自己没考虑好就兴致勃勃地捋起袖子大干了起来,结果就留下了遗憾;而有些经历,则是别人设好圈套,自己没有辨识出来就硬生生地钻了进去。大三的时候,自以为变聪明多了,不过却让人觉得圆滑世故,少了厚道和真诚。多一份冷静和怀疑的代价,却是失去了热情和真诚!因为没有一个公式来对生活做试算平衡,所以也就无从知道自己是在向善恶的哪一个方向倾去。事实的好坏并不代表什么正义和真理,那些曾经追寻和梦想过的东西,在生活的剥蚀之下逐渐的沦落,现实带给我们的只有强烈而世俗的平庸和卑微,以及由此产生的生活压力。我们的成长受到了来自于过去和未来的双重压力,是他们使得我们的生活有了最低的底线和最高的现实追求,不至于过于堕落而痛不欲生,也不会心高气傲而满腹牢骚。

  今年春天来临的时候,我看到师兄师姐们都在忙忙碌碌地奔波着,为着未来的生活。大学生活所陶冶,所精心培养起来的理想主义迷人光环,在生活的表面逐渐地褪色,而退隐到了生活的深处,转而在灵魂的底层陈酿和积淀。现实社会和生活的需要,让他们不得不换上另一幅坚强得有些冷漠的外壳,如同就要离开了妈妈独立生活的苍耳,必须要靠自己的面孔和能力在广袤的大地生根发芽。就如田震所唱“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一切都在变,无意之间回首看看,就像一瞬间,曾甘心情愿,付出所有给明天,才忽然明白并非那么简单,就让一切顺其自然”那么我就想以这样一句送给我亲爱的学长学姐乃至所有年轻的朋友们,只有付出一切给明天,才会明白一切并非那么简单!

  而我们尚有这样一场丰美异常的可带走的盛宴!(张宝石)

  《大学生》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