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青春原创

开往春天的地铁


2004-09-02 09:27:32         华夏经纬网
  1990年第一次去北京,从火车站出来是坐地铁去五棵松的。“地铁”、“五棵松”——多么陌生奇妙的字眼,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吉光片羽。我是怀着激动兴奋并伴有一丝丝惊恐的心情走下地铁奔赴五棵松的。

  当我一阶一阶走下楼梯,穿过通道,到达地层深处的地铁站台时,我摸了一下额头,我的额头是温热的;我的脉搏均匀有致地跳动着,我还好好地活着,可我分明离开尘世间,进入深深的土地里面,到达十八层地狱,我就要在密不透风的土层下面穿行而过,投生到那不可知的未来——五棵松。

  一个多么焦灼仓促的人,忽然就安静沉默下来。清凉的地铁散发着月光般阴阴的白光,没有什么人会在地铁里怀有阳光照耀下的尘世间的妄想和俗念,人群默不作声地鱼贯而入,又默不作声地鱼贯而出,有的拾级而上,上到洒满阳光的尘世间,有的走出环线,风一样转到一线,继续着他们生死两茫茫的梦幻之旅。

  在车厢里面,人们决不大声喧哗,也不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在“生死”瞬息万变交替进行的列车上,人真正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大智若愚、大音稀声的境界。在地铁里谈情说爱、家长里短;谈公司里的苦恼、单位里的恩怨,简直让人感到奇怪和不可思议。在这里很少碰到熟人。即使碰到了也会有茫然陌生的感觉。大家或坐或站,都显得格外的安静、冷漠,不动神色,谁也不看谁一眼,各自怀有心思,又好像什么心思也没有;睁着眼睛看着某一处地方,却什么也没看见。不管是年轻的衰老的,时髦的传统的,化妆的素面的,在地铁里一律是阴戚和惨白的,而且统统是土气的。在我的老家,人去世了至今实行土葬——入土为安哪!人死了,还不算“安”,入了土,才算完完全全地安静下来。

  在地铁里,一个血肉丰盈、心跳脉搏的大活人也会切肤体会到什么是“入土为安”。有一部电影叫《开往春天的地铁》,我没有看片子,仅片名就让我有阴阳两界、生死两茫茫的强烈感觉,如果把它叫成“开往春天的汽车”或者“开往春天的火车”,相信没有人会对此感到异样和惊奇的。

  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会因地铁变成超人。你会脸不红心不跳地在几十米以下的地层深处呼啸而过却毛发未损;你一千次地死去,又一千次奇迹般地复活;你怀有一种心思从一个地铁口下去,你怀着另一种心思从另一个地铁口上来;乘坐一次地铁就会有一次迅速死去又迅速超生的奇妙感觉。一个一成不变的人,一个板结混沌的人,会因地铁一次次变成另外一个人,另一个鲜活簇新的生命。

  一个时尚作家会看见地铁方方面面的时尚元素。

  我一个写诗的,看见了地铁超现实主义的神奇和荒诞。

  我喜欢地铁的神奇和荒诞。

  (作者:刘亚丽)

  重庆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