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青春原创

跨越年代的狼嚎


2004-09-02 09:33:42         华夏经纬网
  一脸疲惫的青铜提着旅行包清冷地站在我面前时,凝睇时的那份空灵,让我夜晚时的梦魇变成了白天点点滴滴的现实,一抹凄惨的微笑亮了我的脸:想操纵时空的恩恩怨怨,可到头来我们得到的是什么啊?在青铜那压抑的长嚎中,那块伤疤被血淋淋的撕开。寂寞。如血的夕阳抹在天边,伯慵懒地靠在梧桐树下,满脸风霜的脸上套一副破旧的老花镜,泛黄的中医药书翻的飞快。时而,伯深深地吸几口自的卷烟,湮没在袅袅烟圈中,梧桐。几株苍劲挺拔的,杆粗叶茂的梧桐危对着那栅横卧半空,根须繁深的葡萄,其披风沐雨、历尽沧桑的历史直冲云霄。深院。苍墙还是那样高,夹出一线苍灰的天,巷道还是那样窄,让人憋得吐不出一口气。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刚立秋,我那沸腾的心情如被高校录取的喜悦,如了却一桩心愿的轻松,如失掉什么的锥心之痛,都随秋意一点点转淡。伯转过身来,掐灭手中的烟,一声悠长的叹息随余音袅袅:“蒙,都过去了,还提它干什么?命里注定的何必强求?” 说罢,他进屋去。不经意间,他从眉至额间那道突兀的刀痕狠狠地扎我的眼。我眉峰陡锁,一行清泪挂面。

  何时起,刚猛骁勇、敢上天入地的伯居然相信命运,居然成为一个颓废的老人?——我知道,他又将一碟花生米,一壶自酿的米酒去咀嚼那份斑驳的往事,时而,来一声旷远的长啸。再望一眼庭院,松伯苍翠。男松站远些,刚劲孔武,看家护院,女松倚近些,端茶递水,红袖添香。这回,锁死的不仅是我额上的眉,还有心里的结。盏灯时分,我照旧走进伯的小阁楼,在风呼和叶啸中,翻阅着那泛黄的拳谱和中医药书,继续着祖祖辈辈曾经延伸的轨迹。也只有在这时,在征服了黑色高考后,父亲才允许我跟伯去学那些他认为是不务正业的行当。深山、古木、南蛮的字眼,让我满足而心痛。当父亲奔过来叫我去接电话时,我回头望望还在独酌的伯,像即将赴刑场之士,悲壮地走出去,不置一言。几天后,站在车水马龙的小县城地大街上,过客飘忽的行色,叫卖者嘹呖的叫声,充塞着周围的空气。我捂住胸口,青铜,我昔日的同桌一脸干净地站在我面前:“人人认定了我上定了那所著名的军校,可我咬咬牙放弃了,抄了你的志愿书,到最后,你拿一张其他高校的录取通知书站在我面前,告诉我,为什么?字字句句,如一窗玻璃,我擦着凛冽的碎片,一扇扇的走下去,看一地的流质,一地的碎片,艰难吐言:“能让我见见你外公和你妈妈吗?当然,没有你爸爸。” 怔,青铜小心翼翼地望着我。疲惫,像涨潮一样,一涨再涨,一点点淹没我的意识。最终,疲惫的青铜带着疲惫的我穿梭在疲惫的大街上,走进他疲惫的亲人。

  当我从那家名为“水木年华”的咖啡店冲出来时,泪水倾泻如瀑。昏暗的咖啡馆里,那祖孙三代正对着那张泛黄的照片泪水淋漓如烛。照片上,重伤的伯躺在一大群民警中,旁边是泪水涟涟的玉婶:青铜妈。狂奔中,我耳边清晰地响起一老年男子撕心裂肺的长嚎。山山相连,岭岭环绕的小山村里,我跪在阁楼前的梧桐树下,跪在萧萧秋风,凄凄冷雨里。伯—— 影动,棒起,气喘;影止,棒落,咳嗽。山、树为看客,风、雨为听客。可这又如何诠释得了那段锈迹斑斑的往事?二十年前,在水库旁守夜的伯和崂山老汉血溅四野。一颗正义的子弹结束了那追玉婶不得而移恨伯的官吏弟弟,然而,崂山老汉死了,伯也奄奄一息。身居高位的青铜外公即便平日里极其喜欢伯,此时却怕伯活不成或留下严重的后遗症而强逼玉婶远嫁他人。知青返城后,玉婶彻彻底底消失在伯面前。伯大难不死却无后福,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他独自一人住在山下的小阁楼里,耍棒,采草药,读医书,喝酒,潦倒而颓丧。而今,我却自认为像跨父一般,朝那个注定涂满梵高画作般惨烈妖冶的色泽的结果,自作聪明、步履蹒跚地走下去。

  伯啊,为什么你不再理你最疼爱的木蒙?为什么你把所有拳谱藏起来,不让我近身?一脸干净的青铜忧伤地站在男松和女松间,男松站远些,刚劲孔武,看家护院,女松倚近些,端茶递水,红袖添香。青铜啊,为什么在一年前的同学聚会上让我知道了你那温文尔婉的妈妈就是玉婶?青铜啊,你为什么落落大笔,要和我上同一所大学?青铜啊,为什么在我残忍地伤害了你后,你仍一脸怜惜的看着我?泪眼迷离中,我只见两条七尺男儿抱在一块,然后两条影动,两根棒起—— 那天,火车的呜咽声中,父亲,伯,玉婶,青铜外公默默地送我和青铜朝两个不同的方向奔赴我们的现代大学生活。而今,青铜终于逃离了我为他“选择”的大学,一脸干净,一眼忧伤的站在我面前,梦魇支离,现实破碎,他轻声说,我要回去重新拥抱我心爱的军校,只是,你还会为我系上一枚你家的狼像铜刻吗?我闭上眼睛,想起医书上的一段话:醋龟板,龙骨,茯神各30克,莲子心15克,麦冬12克,炒枣仁12克,川15克,熟地24克,水煎服或制成丸药,每天按量服用,一年三付,可疗心伤养心智。我把方子和伯给我的家中最古老的狼像铜刻放在青铜手心——

  榕树下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