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青春原创

毕业了我到哪里找你


2004-09-06 09:45:18         华夏经纬网
  作者/水漂

  二十年前,我高考499分。填报了中国政法,没有录到,结果打入十八层地狱,我录到了一所师专。

  学校在湖南省中部的E市,从学校到市里乘公交要花四毛多钱。

  记得我报完到,把东西般进了宿舍。我就随着一群学生,乘公交进了城,独自一人,逛了一天,当感觉累了,想回学校的时候,却忘记了从哪里搭车回去,于是,看到学生模样的人,就跟着他们搭车跑,有两次坐车到了其它学校。一问,才知道,到师专的四路公交在桥北,便返回桥北,这里只有一个女孩,看样子,也是师专的学生。她对我笑笑,我也点点头。一会,车到了,我上车,在前排靠窗的位置坐下,她跟着上来,犹豫了会,便坐到了我的身边。

  哪个系的?她问我。声音甜润,娓娓而来。

  历史。我回答得很简洁。

  我也是历史系的。今年考取的。

  这时,我才转过头,向着她:我也是新生。

  也许都是新生,我们感到了一种亲切。刚才的那种距离,渐渐没有。

  女孩家在E市,她叫欣。她告诉我:她今年高考500分,志愿报得太高,最后录到师专。我说,我也是,我比你少一分,报的是中国政法。

  也许是相同的命运,在以后的日子,我们总是自然地走在一起。一起去上课,一起去图书馆,晚会后一起去散步,学校放电影坐在一起看。

  同室的同学笑我:你们是什么速度?

  我说:什么什么速度?

  全班同学我都还没有认识过来,你和欣就开始了。

  他们是深圳速度。那时候,深圳一个月建一栋楼,深圳速度成为了一个专用名词。

  我明白了,大家是认为我和欣在谈恋爱。

  我没有解释什么,我知道这样的事情,越描越黑,用一位名人俗不可耐的话是:走自己的路,上旁人去说吧。

  那时候,高中阶段,我爱过的那个女孩,她录在省会。虽然,她的学校和我的学校是同一档次,但是,也许是我高考录取的失利,也许是相同心情的影响,也许是环境的改变,也许还有其它的也许,我一连给她去几封信,她一封都没有回。我隐隐地感觉到,高中阶段紧张的时间里,没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滋润的恋情,渐渐脆弱。

  应该说新生的日子是兴奋和充满激情的,隔两天一场电影,几乎天天晚上学生会自办的歌舞晚会,我和欣都会参加,那时,我们最热门的舞是《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最流行校园的歌是《幸福在哪里》。我不会跳舞,欣就教我,从三步到四步,再到迪斯科。星期天有老乡的聚会,不上课的时候,我们早晨睡到九点,下午睡到三点,被校长骂我们是九三学社。所有的这些,它使我很快从高考录取的低沉和女友不知深浅的感情困惑中解脱。

  时移如飞,天气渐凉。秋天过后是冬天,我们学校地处平原地带,平原地带的风是额外的冰凉。

  一天晚上,静约我到校外的山头,她塞给我一个包袱,里面是一件崭新的毛衣和一床床单。

  我说:不,我不要。那时候,同学都垫上了绒毯,穿上了毛衣,我因为没有钱,穿 的是一件黄军装,床上垫的是席子。虽然很冷,我不愿也不会随便接受别人的恩赐,这,很伤我的自尊。

  她说:你没有了父母,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

  我说:谢谢你,但我不会接受。

  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她说:如果你不接受,那以后,我们就不要再在一起了。

  这句话灼伤了我。从开学到现在,这些日子,是她给了我温暖,是她使我从情绪的低谷走出,从失落的困惑中找回自己。如果失去她,我会感到伤痛。

  也许就在这一个晚上,我们的感情发生了质的变化。

  不久,学校发生了一件大事。我们系的一位师兄因为和学校附近一所学校的有夫之妇谈恋爱,被人告发,学校将他除名。而一场灾难性的阴谋,也在朝我渐渐合围,因为我和欣的事被人告发。

  大约因为我档案中记录的高中阶段的辉煌,加上我高分取到师专,进校后,就当上了班上的宣传 委员。班长年纪比我们大很多,听说有过当生产队长的经历。特殊的经历,让我对他产生一种自然的距离感。因此,我虽为班干,对班上的活动却不热衷,特别是对班长安排的东西,总 感觉到一个土农民的意识。

  终于,班主任找我谈话了。谈话的内容只有一个:要我承认和欣在谈恋爱。他说欣已经承认了,如果我不承认就只开除我。如果我们只是谈谈爱,没有发生什么事,最多就是处分。我至今记得,那天晚上,班主任房间的灯光,特别的暗淡,灯光下,班主任的脸一片阴黑——

  我和欣最终都是记过处分。这处分一直记录在我的档案中。不知多少次,我填表,在“何时何地因何事受过何处分”一栏,我都要伤痛地填下那一段伤痛的往事。

  我和欣受了处分,同时被警告,如果再继续发展,就开除。那时,我们真胆小,害怕开除。许多的日子,即使在一起,也只是默默注视着对方,说话也是简单的几句,没有半点感情色彩。刚开始的那种强烈的克制和思念的痛苦,在周围随时存在的监视中,渐渐地冷却。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弄清,我们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对方的世界中走出。以后的两年,我们之间有的是相见的点头,或浅浅的微笑,或简单的交流。而把那份曾经深深地埋藏,或者真的淡忘。因为我和她,在以后的日子,都有过一次另外的恋爱。

  直到毕业,我离开师专的时候。她不顾一切地冲上车,紧紧地抱着我,嚎啕大哭。那时候,我真的感觉到,一颗曾经的心,其实一直在我的周围跳动。

  记得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班主任和系主任找过我,说当年对我们的处分太重了,要我不要记恨。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在我的心里,在我人生之途,根本就不会存在着他们,何谈记恨?也不值得和不配我记恨。包括这所学校,毕业二十年,我再没有回到过这里。虽然,我曾经好几次开车从这里经过,我也只是遥远地望望它;我曾经接到过开同学集会的邀请,我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推了。

  但是,她,我却常常会记起。也许是应了那句老话:只要爱过,就不会忘却。随着时光的推移,我常常产生一种想再度重逢的渴望。尽管我知道,即使重逢,也已经改变。即使重逢,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然而,那曾经的铭刻,在历经二十年的分别里,思念与日俱增。不知多少次我问过多少同学,想知道她的消息,想听听她的声音,想问问她:你过得还好吗?都不可得。很久就想写下这篇文章,仅仅是问一句:毕业了,我到哪里找去你?

  中青在线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