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青年连线 > 青春原创

野蛮MM:我的"三八"男友


2004-09-06 09:50:55         华夏经纬网
  “三八”这词好象一直跟“长舌妇”这类人亲亲密密地搭着边儿,若是有男人“三八”到令我一日N次狂呼此词出口,那么那厮无论如何也算得上是“三八”中的极品了。

  男友小我两岁,今年21,属狗。

  那天我用“羽飞漫天”的名字上了线,忽然一个叫“逮着尾巴就抡”的人揪住了我的脖领子就侃。

  “羽飞漫天?什么意思咧?”

  “一只鸟站在枝头,等过了春,等过了夏,又等过了秋……终于在隆冬的傍晚,在轰鸣的爆竹声里跌落……刹那间,羽飞漫天……”我为自己的名字拟了一个悲壮到天地惊鬼神泣的画面,正在得意的当口,不料那厮回了这么一番话。

  “嘿嘿……我以为是我妈杀鸡呢#%¥#%¥#我妈杀鸡的时候就是鸡毛乱飞,羽飞漫天啊~哈哈……像啊”

  狂吐N次热血,上网这么多次,名字的由来也不厌其烦地解释了不下十几二十几遍,还是头一次给人这么大煞风景大灭威风。

  接着,我开始反攻:“你抡什么抡?有尾巴吗你就抡?”

  “这不正逮着一只鸟的尾巴抡开了吗?%¥…………”

  于是,又吐一次。

  后来,熟悉了,知道他也有一个好听得不配他的儒雅得不得了的名字—一滴翰墨飘香远。

  书生、翰墨,注定我要像拿大葱沾酱一般抹他几把。

  我开始调戏他。本以为这么一个小破孩也就是嘴皮子厉害点,内功深不到哪去,可是,就在那个该死的麦当劳里,我给他狠狠地电了一把。

  我以为他只是扯了一点,谁料想他还有更三八的毛病。

  结了秦晋之后,每日下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接他的短信。说什么今天公司来了一个小美女,身材皮肤都好得没法比喻了,就是脚丫子太臭;要么就说经理今天带个小秘出去PARTY了,啥时候我也骑我那老坦克带你去疯魔一把……最气人的是有一次费了半天话才说出他今天穿了一身晃眼的衣服站在滨江道上,问我要不要陪他逛街。

  两军会师时,我差点断气,什么跟什么呀:一身黑色贴身西装配着一只黄色的帆布包,还松垮垮的斜吊在胸前,跟文革挨批斗时给谁挂了个二尺八的大牌子似的木愣愣站那儿,就一个字——晕!

  更要命的是那包里装的都是零七八星的物件:围巾、钥匙扣、薯片、矿泉水……

  “什么跟什么呀?”我头大了,“你就这德行跟我上街,搞不明白的还以为我带个弱智呢。”

  “切~这包是给你背的……来,我给你挂上!”

  倒啊,我恨不得杀了他。

  包袱丢给我,他倒好了,猴子似的东钻西钻,哪人多往哪扎,嘴里还一直磨叨“没劲、没劲”。

  终于,碰着有劲的事了,他俩眼一亮就冲着前面围着的一大团人蹿了过去。等我屁颠屁颠地追到位的时候那厮已经屁颠屁颠地从里面钻了出来,看他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我笑着问:“咋地啦,给狗啃了?”

  “屁,就一耍猴的,也值得这么围着看?浪费感情!”

  三八~!简直三八,见热闹就上,没比他更三八的了。

  毕竟小我两岁,我当他的这些只是调皮,爱玩。谁曾想他还爱当个媒婆!

  我怪他多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兴你这中间撮合的媒婆来鼓捣人家两情相悦?

  他说,咋了?为国家扫除俩大龄光棍儿,大了不说,单他们的老爸老妈就会对我感激涕零。再说了,要是他们外一不小心生出个当总统的料儿的儿子来把美国给平了,得省我们国家多少闲心多少炸弹多少金钱啊,省下来的金钱若是用在希望工程上,得挽救多少未来的总统啊……

  得得得,我受不了了,一巴掌用馒头封了他的嘴,看你还扯!

  我堵我的,他还是义无返顾地干他的理想。结果是扯得自己浪费了500元的大钞之后,落了两句——我们俩不合适。

  八婆!真是八婆,没他这么爱替人家的婚姻操心的媒婆了。

  这家伙不单爱看热闹、好管闲事,还有个更要命的毛病:自恋。

  我已经受不了他了,从大清早一起床就开始穷得瑟:看俺这身段,啧啧,咋就没导演派星探追踪我拉着我去拍个内衣广告呢……看俺这胡茬,多性感,要不是有梁朝伟跟前边盖着俺,无间道1、2、3非找我拍不可……看俺这……哎,你人呢?

  我在厕所里偷着笑,这变态,这八婆,存心想呕死人。

  喂,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他扯着脖子在外面吼。

  没,一句都没听清,等,我要放屁了。

  靠,还得重说一遍……

  天,他有完没完啊。

  终于,过元旦了,我盼着他能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以后能成熟起来,变得不再三八。

  忽然一日,他俩眼痴痴地望着阳台下的老干巴树杈子发呆。我以为他受什么外界打击了,上前问:“怎么了?谁惹你了?”

  “没……马上就22岁了……一年又过去了,真快,转眼我也要人老珠黄……”天,这猪脑居然也会感慨?

  看他那副可怜相,我把他的头扳过来对他说:“老就老了呗,老了我还是爱你的呀。”

  他忽然转过头,大笑:“哈哈,这是我元旦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我呸~杂碎人~

  我跟他说,上次手机摔坏了的时候我简直急死了,我在脑袋里一遍又一遍背着你的电话号,惟恐一下子忘了就再也联系不上你了……亏我这么对你,可能你现在都背不下我的电话号!

  “怎么可能,不就是133……”他忽然咬住了舌头,我知道他看到了我的惨然。他这个猪头,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我会突然消失,而他再也联系不上我,找不到我。

  他低下头:“对不起,我想想……”

  “不用想了……”我开始不开心。

  “……啊,我记得了,是1311616****”他孩子似的抬起头,看我的颓然,“怎么了宝宝,对不起,我真的没想过哪一天你会狠心地丢下我远走高飞,我信任你,才这么放心啊……”

  把头埋在我的胸前,他一直念叨着“1311616****”。

  忽然,我的肚皮开始痒……

  我知道,他在跟我撒娇了。

  我的男友比我小两岁,属狗,我常因他的神扯、爱凑热闹、爱管闲事、喜欢耍赖皮耍宝而骂他三八、八婆,他也一直都乐于被我这么笑骂着。其实我们都知道,我爱的正是他的这份开朗,这份天真,这份热心,这份对我的依赖。而且,我也开始在他的日常熏陶下跟着学会了“三八”:开朗、关心朋友……

  哦,忘了告诉你们,我其实一直是他的——老婆。

  中青在线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